Wednesday, August 4

005 酒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嗯哼……

木板搭成的外牆上重疊著一層層凌亂的塗鴨,低俗的字眼暗示著此區的次文化―貧民、不成氣候的幫派、吸毒者、妓女戶。牆內的世界也是昏暗粗糙的,只擺著一張以木箱拼湊成的床,還有於上糾纏得鬆散的兩人。


嗯……

伊魯卡的手攀在卡卡西的背上,頭微仰,任憑卡卡西或吻或輕囓他的項頸。卡卡西的氣息瀰漫在微光的房間裡,稍被濾過的陽光透過白色的窗簾照到柔軟潔白的雙人床上。偶爾,卡卡西會從伊魯卡溫暖的頸間抬起頭,微笑著問:「舒服嗎?」然後伊魯卡會用些許迷濛的眼神望著卡卡西,微笑著順理他的銀髮。

身下的女人嬌喘著,反應激烈,像是曲意迎合,虛假。他只不過以齒輕咬了一下她的鎖骨,她就拔高音調,浪叫得刺耳。他抬起頭,蹙著眉。女人沒垂眼,似乎很享受的仰著臉,紅朝氾濫至胸。他的眉鎖得更緊了些,但仍低下頭,任唇在女體上無意識地遊走。

嗯哼…啊……

他幾乎不發出一絲聲音,只是迎合卡卡西的動作,當卡卡西吻上他平滑的腹部,並在上面留下粉紅色的痕跡時,他也只是稍許加快呼吸,而聲音依舊弱不可聞。常常卡卡西懷疑他是否昏了過去,只能藉由他埋在他髮絲裡的手感覺到他逐漸紊亂的理智。可是那感覺仍微妙的必須仔細感受才抓得住。往往在此時,室內的空氣開始蒸騰,絲絹般細緻的薄被會順著卡卡西的背滑下,滑到床沿,再無聲地襲落地面。

手游移至女人渾圓的臀部和豐腴的大腿,動作變得更加不確定,甚而停了下來。女人感覺不到他的下一步動作,於是擺動腰枝引誘他。但這個他所不習慣的動作卻使他益發遲疑。愣愣地,她看著女人白皙的腹部。

律動,在他體內,而兩人的舌也片段地交纏著。有時卡卡西會捨不得地移開唇,牽出一縷在微明中透著幽光的銀絲,為的是讓缺氧的伊魯卡得以喘息。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能見到伊魯卡身體染上薄薄一層粉紅,看到他微啟著口,小聲地喘氣。每當此刻,他總會慢下動作,替伊魯卡抹去凝在髮際的微滴汗粒。而他會對他笑著,偶爾輕吻他拂過他面龐的手。「我愛你。」接著,卡卡西會這麼說,而伊魯卡也會軟聲回應:「嗯。」簡短,不拖餘韻。

想到這,他完全停止動作,自女人身邊離開,穿起唯一被脫下的上衣。女人不解地坐起,沒有拉起破被的一角遮掩她不著寸縷的身體。「怎麼啦?」妖嬈的嗓音問。他沒有回答,只掏出一疊紙幣,慎重地放在枕邊。女人抓住他的手,再問一次:「怎麼啦?我做得還不夠好嗎?」他笑了笑,搖搖頭,趁著女人仍不明瞭時抽回手,走出薄木片充做的門板。

天滲著一絲光。

卡卡西會在伊魯卡洗完澡後到一小杯酒,加水沖淡杯裡的琥珀色,然後用嘴餵伊魯卡喝下,順便品嚐伊魯卡的甜,多嗅幾口伊魯卡身上的香氣。之後也許會再一次地,他被他騙回柔軟潔白的床上。

待他走到街口時,天空已白了一半,微光照在身旁跟他差不多高的圍籬上,明亮了塗在上面的最後一塊不易辨識的文字。他回頭看了一眼巷裡還未照到光的陰暗,然後踏出這貧困落後的一區。

果然這裡也找不到他的影子,卡卡西想,如果能把他的影子封在酒瓶裡,該有多好。那瓶酒好像還沒喝完,好像還放在木架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