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7

003 貓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稀薄的日影在晶瑩的冰塊上跳動,不時碰觸到放在上面的、肥美新鮮的漁獲。墨魚柔軟透明的身軀閃著點點的光;雕魚紅與白強烈的對比透露牠是今晨剛撈上岸的訊息;鮪魚龐大的頭佔去大塊綠色帆布鋪就的版面,鰓蓋下鮮紅的鰓片彷彿仍進行著呼吸的動作;鮭魚切片暴露在空氣中展示著柿色;鸚歌斑闌著花紋和晶澈著魚眼,像是仍活在海中一般。

魚店老闆精心佈置好這些,退後一步再檢視一回,然後他發現畫面右下角一個半大不小的長形空缺,考慮了一會,他走進店門,出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條滑亮的秋刀魚,謹慎地放下並補足空缺後,他拍拍手走回店內。

這一切都看在對街屋頂上一隻白貓藍色的眼裡。而牠的視線更是專注在那條黑白分明的秋刀魚上,對著魚店動動鬍鬚後,牠優雅地順著微傾的屋頂下行,跳至遮雨用的波浪板,再躍上水泥質的矮牆,最後一個縱身,牠落到被撒上一層薄薄金光的石版路上,然後偏偏頭,壓低身形溜至支撐青綠帆布和上面漁獲的矮木檯前,不懷好意的打量著離自己頗近的秋刀魚看。

似乎是經驗老到,白貓沒有在事前略估一下木檯高度就弓起身子,拉直後腿,準備一躍叼走那尾閃著一鱗一鱗光的魚。可就在牠正要使勁一蹬的當兒,目標上卻出現一隻手,牠不得不停下動作,略為憤怒的抬臉調查誰是那隻手的主人。

藍瞳裡映著這麼一幅情景:墨色的頭髮紮成飽滿的一束,黑眸垂視自己注意已久的魚,臉上顏色較淺的疤襯著不甚濃的笑意顯得友善。因此牠放棄了跳上前抓他一把的想法,只是換了個蹲坐的姿勢,自在的清理前腳。

那人眼角的餘光無意間落到白貓和牠所表現出來的悠哉上,於是興致盎然的看牠梳洗著前肢。他看牠順著指隙舔到腳背,細心地用舌梳順白毛,使在他看來原本就顯得耀眼的淺白色更加明亮。心細如他,自然也沒有遺漏掉牠眼裡那一抹似在計算著某事的小心機,還有牠在秋刀魚上游移的視線。

然後他輕輕地牽動一下嘴角,指尖最後一次的滑過灰黑的魚身,朝店門走去。

叮噹的鈴聲響起後接著老闆洪亮的歡迎光臨招呼。白貓感覺到從店內飄出的一絲絲冷氣,放下清理乾淨的前爪,牠探頭到玻璃門前,看到老闆正包裝著魚,臉上堆滿笑意地和男人談天。

時機正好,白貓返回剛剛所站的定點,再次弓身一跳,協調性十足的在著陸於綠帆布的瞬間張嘴咬起冰涼的魚體,然後看了一眼老闆憤怒地指著自己的表情,挑釁似地昂起頭,咪嗚了一聲,接著牠擺了擺長長的尾巴,躍下木檯,小跑步著轉進最近的一條防火巷內。

店內的男人看完這場由牠主演、光明正大的搶劫戲,問正氣紅了臉卻在過程中未曾出面制止的老闆:「你不去追牠嗎?」

「要是追的到的話我早追了,那隻貓逃跑的速度可快了,又很會鑽巷子,像條鰻魚。」老闆咬咬牙,回答。

「那為什麼剛剛不在牠還站在台上的時候逮牠?」

「我之前是這麼做過啦!」他捲起右手的袖子,亮出上面三道明顯的疤:「這是牠幾年前抓的,我連碰都還沒碰到牠就掛了彩。」

「聽起來牠是個慣犯……」

「就是這樣我才生氣呀!每年秋刀魚盛產的季節牠都會出現。前幾天我都不敢把魚擺在外面,本來以為牠大概不會再出現了,所以今天才放心的放了一尾,沒想到才剛放就被叼走了,真是……」

「牠只偷秋刀魚?」

「是呀!還好牠只偷秋刀魚,要是牠喜歡吃像鮪魚一類的魚,我們就不用做生意了。」老闆手倚著櫃檯說。

男人聽了,從錢包裡掏出一張鈔票,遞給老闆:「這些錢就當作牠從你這叼走魚的代價吧!」

「嗄?」老闆愣愣地看著他:「你要幫那隻貓付錢?」

「是啊!」

「這…為什麼呀?」

「因為我家也有人喜歡吃秋刀魚呀!算是愛屋及烏吧!」他晃晃之前從老闆手中接過的塑膠袋,裡頭安穩地躺著四條同種的魚。

「可是…這應該只能算是我們店裡的損失呀!怎麼好意思讓你負擔……」

「沒關係啦!」他堅持地推過鈔票:「你就收下吧!」

「這…好吧!」老闆不好意思的接過鈔票,正要找錢,卻被男人出聲阻攔:「不必找了,剩下的錢就當作以後牠再來偷魚的代價吧!」

「那可不行,這些錢至少夠買十條秋刀,一定要找給你。」

「就當我在養那隻貓吧!請你務必收下。」他笑著把老闆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推回去。

「這……」

「就這樣了,老闆。」他轉身離開。

「何必對那隻野貓那麼好呢?」在他走至店門口時,老闆問。

「或許是因為牠挺討人喜歡的吧!」他回頭笑笑,然後推門出去。

「討人喜歡?怎麼可能……」老闆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晨光中,邊搔頭邊嘀咕道。

對家住家的屋頂上有一抹與陽光同樣耀眼的白影,正悠閒地品嚐鮮魚。



完稿於2004/09/27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