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4

004 犬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卡卡西,聽說你很喜歡狗?」他因聽見紅豆甜甜的聲音而從書中抬起頭,幾乎要點頭,卻及時注意到紅豆眼裡微微的不懷好意。

「不討厭。」取而代之的是這個回答。

「那我就自動把這個回答解釋成喜歡囉!」頑皮的笑了笑,她從身後遞出一隻小狗。

他覺得牠挺可愛的。像沒有星星的夜空般墨黑至不反光的細毛覆滿全身,只在兩頰和鼻頭很技巧性的留白,肚子的毛則是乳黃色的,看起來很香的那種。但這一切都不及牠的眼神來得吸引他,小黑狗深棕近黑的眼瞳明澈而純真,令他不禁想到他。

於是他伸出手,用食指和中指的指腹溫柔地搓了搓牠小小的額頭。狗狗似乎很享受的迎近他,在他收回手時,他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舔了一下他的指頭。他在面罩下輕而溫柔的笑了。

「很可愛吧!」紅豆很是得意地說。

「嗯,」他應了聲,依舊看著小黑狗:「你應該不是只是為了炫燿才把牠帶來給我看的吧!」

紅豆單手扥起小狗,用空出的手豪邁地拍拍卡卡西的肩:「唉呀!不愧是卡卡西。其實,我是來請你收留牠的,我知道你照顧過很多忍犬,對這種事應該很在行吧!」

「可是我已經養很多隻了……」

「可是牠好可憐吶!」紅豆改變戰略,打算動之以情:「我昨天發現牠的時候,牠全身都是泥巴和草屑,肚子癟得幾乎貼上脊椎骨了,你看,」她拉起牠的前腳,他清楚地看到小狗的肋骨撐住皮毛的痕跡,「牠真的好可憐喔~~」邊說,還邊搖著頭。

卡卡西看了覺得好笑,「你不會自己收留牠呀!」

「我對小動物不在行嘛!」

「我倒覺得你照顧得挺周到的。」他無害的笑笑。

「在過幾天你就知道了。」紅豆瞇起眼,不耐煩地說:「你到底養不養?要是不養的話,我就把牠燉成狗肉湯!」撂下狠話。

「你才不捨得殺牠咧!」老實說,聽到這句話,他是有些焦急的。

「哼哼!我可是說到做到的。而且燉好後,還會給你送上一碗的。」她把話講得有禮,但又帶著邪氣。他看著她,想到大蛇丸,他相信她會這麼做的。再看看黑的像夜空的那團小毛球,於是無可奈何的妥協了:「好吧!」

紅豆露出詭計得逞的笑:「謝謝你呀!」捧著小黑狗,遞到他面前。

他伸手接過,牠比自己想像中的輕了許多。

「牠有名字嗎?」他問。

「沒有。反正我也不會養牠,取了也沒用啊!」她笑笑,是難得的溫和:「你自己幫牠取一個吧!順道一提,牠是公的。沒事的話我先走啦!」

「等一下!」他出聲叫住她:「你都知道自己不會養了幹麻還帶牠回家?」

紅豆像是認真的想了一會,搖搖頭:「不知道啊!或許是因為牠的眼神吧!」然後打開休息室的門,她走出去。

都是一樣的原因呢!他將小狗放到身旁的椅子上,低頭看著牠。

小狗也仰面,滴溜溜的眼睛認真的討人喜歡。牠擺著細瘦尾巴,如出一轍的友善模樣,引得他再次伸出手,揉揉牠圓巧的頭顱和稍嫌嶙峋的後頸,狗狗側過頭,試圖舔他。

「那麼,要叫你什麼名字呢?」他輕聲自語道。如果直接用他的名諱裡任何一個字,他覺得,那都是一種褻瀆。邊順著牠的軟毛,他邊苦思著該替牠取什麼名字。突然想到他的名字的同音字,於是笑了:「叫你小豬吧!」豚不是和豬同意嗎?就某種意義上而言,這也算是對狗狗開的小玩笑吧?明明是狗,卻叫豬。而他明明只是個普通的老師,卻像春陽。

然後寵溺的把小豬攬進懷裡,小心翼翼的起身,並且決定就把牠當作寵物,非執行任務的忍犬。他也走出房門。在門完全闔上前,從門縫中傳來「帶你去看他。」這句話,聲調近似對某人的耳語。

或許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待在休息室也沒意思,夕陽決定開始收斂它的紅光。

2 comments :

  1. @chihhusn : 噗, 謝謝 >///<
    這是少數比較甜的文章XDDD<喂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