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0

013 佐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依舊沒趕上,但為無心。

可惜不足以作為安慰自己的藉口。

一點鐘的陽光真烈,不僅止於一點。

像是替他的離去哀悼似的他居然來到帶土的墓前。

「我該怎麼做呢?帶土…」


連風也沒有回答。彷彿一切都凝固了般。就像冰塊。很透明的凝固。

而卡卡西正身處在這裡面,處在折射率不同的時空裡頭。

因此他看不清外面的世界。

全反射。外面的光全部反射,所以他看不見,只知道有光。

然後他出現在伊魯卡辦公室窗外的樹間,安靜的棲息著等待視覺恢復,像等著夜幕的夜行性動物。

就這麼任從樹間篩落的光把他佈置成一隻蒼白的梅花鹿。

伊魯卡像以前一樣安穩流暢地批改學生們的作業。

瞇起眼,卡卡西略能見到在玻璃窗內的伊魯卡和他手中的紅筆。還有他們的動作。

他身邊的一切都沒有褪色,像以前一樣鮮明。他不禁猜測起伊魯卡是不是不在乎那件事。佐助的事。

不像他。

儘管自己沒來由的著急也不像他所認定的自己。那麼自己該是怎樣?

風馳過,樹影曳動,稍稍改變了他身上的斑紋,彷若害怕躲藏地點被發現的逃獸一般,他沒有原因地縮了一下。

風同時也震了一下窗,玻璃喀喀的在窗框裡顫動一會,像是有人在偷笑。

然後他見伊魯卡抬頭望向自己所在的方位。不確定他是在看他,還是在看那些大片大片肆無忌憚地反射著光的玻璃窗。

動作太大了,他想起剛剛那個躲藏的動作,因為伊魯卡起身從桌邊走向他眼前的窗。

他又往樹枝間挪了挪,反射動作般。沒注意到自己的動作會不會太過明顯。

他看伊魯卡抬頭眼微瞇,似想藉這動作篩濾過烈一點的陽光以清晰視界。伊魯卡左顧右盼一會,戈登戈登地把窗往上推,探出頭來。

「卡卡西嗎?」

樹從來沒那麼靜過。

於是伊魯卡再朝四下望望,打算縮回室內卻又猛然打住。

卡卡西幾乎以為那是過度曝光的世界給他的錯覺。他仍看不太清楚除了伊魯卡以外的景物。

然而一會後他聽見清晰的如自幽深石窟的洞頂滴落般的,伊魯卡的語音。

「遲早會回來的,那孩子我了解。」

一句話震碎了冰,還原他所處的世界該有的折射率。他終於能看清楚一切。

但只看了一眼他便睡去。

臨睡前聽見戈登戈登,或是窗落的聲音。


完稿於2004/11/20

舒米廢言:
百年沒寫文後居然冒出一篇像卡佐一樣的東西…真是糟糕…
不過它真的是卡伊文啦!第一次嘗試用片段的寫法勾勒場景…結果是大失敗(爆)
本來是想寫他們的默契或之類的……不過成果好像…不太一樣(再爆)
題目嘛…是請Miya定的,因為不知道該寫什麼了…
既然題目是佐助的佐,再加上Miya定題目的那個禮拜剛好火影正連載到佐助離開的那一段,所以就生出這篇文了。
總之跟以前一樣,不負責任就是了…(逃)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