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4

009 響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屋外有蟲聲唧唧。
而屋內是昏黃卻溫暖的燈光。
他記得之前他們似乎有說好哪天要把燈泡換下,但最後誰也沒有付諸實現。

因此造就了今日的場景――淺鉻黃的光照在伊魯卡未綁起的黑色長髮和他所穿著的一件短袖T-恤上,光柔和的自他右肩上一處暈開,從肩頭明亮的米黃轉成衣擺的淺灰。

他不確定那是衣服本有的色彩,抑或是燈光賦予的色彩,為此他苦思許久,而直盯著同一件物體(且還挺耀眼的)讓他眼睛微微發酸。
本能地,他眨眨眼。

他以為這不過是面部的一個微小動作,再如何也引不起別人的注意,但出乎他的意料,伊魯卡發了聲:「誰叫你要躺著看書。」

卡卡西怔了怔,望了一眼自己手中那本絕非良識性的書刊,覺得好笑。因為自己從半個小時前就未曾翻過這本書的書頁。於是他放下書,望著伊魯卡的側臉說:「我才沒在看書呢!」

「是嗎?那你在看什麼?」他轉過頭問。
「你說呢?」卡卡西衝著他露出他一貫的無害笑容。

過了幾秒,伊魯卡才反應過來,臉很自然的紅至耳根,而那顏色在黃光的調混下變成了很深很深的橘紅,像是熟透了的南瓜。然後他什麼也沒說的又回過頭改他那疊彷彿永遠也沒有改完的一天的作業去了。

但笑容並未自卡卡西的臉上淡去,他自顧自的繼續盯著伊魯卡瞧,直到伊魯卡臉上的橘紅色褪去。

接著他閉起眼睛,滿足地聆聽這安詳夜晚裡的一切聲響。

他這才發現原來外頭的蟲聲如此多樣。一層一層的鳴聲穩妥的推疊出像千層派一般綴密而完美的樂音。紡織娘的音調譜成了最高音部,在低空中一點一點閃爍像在搖沙鈴,蟋蟀略低的鳴叫似乎無法中途停止,必定得拉完長長的一段喀茲喀啦才能歇息;還有彷如低音伴奏的蛙鳴如鼓聲,每一次沉響都在卡卡西腦海中清晰的描繪出一隻牛蛙鼓脹喉囊的模樣。

在他分析完這一切後,他又注意到一種窸窸窣窣,闇微的聲響,像是有某種生物正穿過屋外的草叢。

他原以為那是蛇,可是仔細一聽又不太像。那聲音太有節奏。

於是他睜眼,開口:「吶,伊魯卡?」
「嗯?」他仍專注於批改作業上。
「你有沒有聽到一種很奇怪的聲音?」
「什麼很奇怪的聲音?」
「好像有什麼在外面的草叢裡鑽來鑽去,沙沙沙地響。」

他停筆,仔細地聽了好一會,轉頭看著卡卡西說:「我沒聽到啊。」

卡卡西豎直耳朵,聲音果然停了,於是他說:「我剛剛真的有聽到。」

「哎…我作業快改不完了,別吵我。」他又開始動筆。
「你聽,又有了。」

動作倏停,伊魯卡再次側耳聆聽,但除了紡織娘,蟋蟀與牛蛙,他什麼也沒聽到。

他搖搖頭:「我還是沒聽見。」
卡卡西此時也沒聽聞那聲響。
「說不定那聲音不想被你聽到。」他坐起身。
「是喔……你快睡啦,不要吵我改作業。」話聲未落,他又執筆批改了起來。

卡卡西堅信他又聽見那個聲音了,但他不願再打擾伊魯卡,於是他自行尋找音源。

好像真的不在窗外。

不是天花板。

不是床底。

衣櫃、櫥櫃都沒有。

他一樣一樣的篩選,最後只剩下伊魯卡所在的那張書桌。他微皺眉頭,心想,如果聲音真就是從書桌那傳來,伊魯卡應該是聽的最清楚的人呀。

但他還是把耳朵湊近一點,細細地聽。
聲音真的來自那。
於是他開始尋找聲音的來源。

他視線四處逡巡的動作招來伊魯卡的疑問,他停筆:「你在找什麼?」
同一刻他的嘴角揚起,看著伊魯卡說:「沒什麼,你繼續改吧!快點改完,我們一起睡。」
說完他再度躺下,曲起手臂枕在腦後。
「你找到那個聲音了嗎?」伊魯卡低頭看著他問。
「沒有。不過他已經停了。」他微笑地閉起眼回答。
「喔…這樣啊…」伊魯卡看著窗外,猜想著關於音源的可能答案。他清楚卡卡西的個性,因此他知道卡卡西必定是找到了,否則他不會一臉輕鬆樣。
「你不改作業了嗎?」
他循聲望去,卡卡西是闔著眼問的。
「沒有呀。我還要改。」他又開始揮筆。

屋內再度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

卡卡西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完稿於2004/12/04

很明顯地,這篇的前半跟後半不是同時完成的…
更明顯的是我想湊字數(死)
而且兩人的個性好像完全混在一起←因為是夫妻嘛(炸)
唉唉,先不管那個,來說說後半段產生的由來吧!因為幾天前看了川端康成的《雪國》,所以萌出寫聲音的念頭。
不過靈感也僅來自一句他意圖藉著描繪蛙鳴嘓嘓來暗喻男女主角的曖昧的句子。
───放心吧,這篇絕對不是為了學寫曖昧而生的(爆)。
總之看了那本小說還挺感動的,除了因為他自己舉世聞名的開頭,也因為他在小說裡描繪夏、秋、冬景,每一幕都歷歷鮮明,彷如一幅眼前的畫。
而且是細緻的工筆描繪。
即使川端描繪的是非現實的世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