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9

011 暉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早晨的陽光自這條林道兩旁高大樹木的葉片所組成的龐大濾網篩落,滴在地面上形成一圓圓、如蜂蜜般金黃的硬幣。有時微風吹過林蔭道的樹間,便使得這些錯落的斑塊輕微顫動。而若是風再大些,路面上的斑點就會像流星拖著尾巴在泥土地上滑行很長的一段,然後在風止的同時返回。

說返回倒也不太真切,滑走的光片是不是會回到原處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確定的事。


至少卡卡西是這麼覺得。

站在樹蔭下的他此時抬起久低著的頭,同時撫了撫自己的後頸,藉此減輕一點肌肉的疲勞。接著,手順著下頷來到臉部,兩手抹抹臉,彷彿是想抹去那些燦亮的斑塊。

但其實是抹不去的。一等他垂下手,光影又若無其事地映回他較平時更蒼白的臉上。

他眨眨眼,再望向道路的某一端。這本應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動作,可此時看來竟透著一絲疲憊。

至於他所凝視的那個方向,再陽光恣意地照射下,遠處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層金光,所有的事物都無法被他看得真切。

或許是因為如此的場景太刺眼,卡卡西轉回頭,閉上眼,以兩指揉揉眉心,嘴裡不自覺得喃唸著:「真不是個好天氣。」然後往身後的樹倚去。

靜靜地,一片葉子脫離孕育它的母樹,飄落在卡卡西上仰的臉上。由於那感覺是這般的輕柔而且不真實,他遲疑了好一會才將葉子取下,放在手心中檢視。

掌上的那張葉子仍十分翠綠,在濾過的陽光下看來有些透明。本是該稱讚這片葉子的美麗的,但在這麼一個情境下,這葉子得凋落只能說是突兀的令人難做評論。再怎麼說,一葉在初夏落下的鮮綠著實是不合常理的,而且帶著些悲哀。就像悲劇裡的丑角,悲劇色彩濃過劇內任何角色──即便是主角也不例外。

此時舞台上的主角再次望了望林道一端的遠處,那光裡沒有人影。

於是他移回視線,無聊地看著手將葉片揉碎,然後鬆開。

一股清涼芳甜的氣味撲鼻。

他認出這是樟樹的味道。

其實他不必透過這道手續也應該知道這條林蔭道兩旁所栽植的是樟樹。因他來過,而且那不過是不久前的一個秋天的事。

情景雖不是太清晰,但印象多少是有的,畢竟當時整條道路都鋪上一層艷橘深紅鉻黃的落葉。更別提那幾陣不時揚起的秋風了。每當風起,原本就鬆鬆地垂掛在枝條上的葉片便會隨風亂舞於空中。這樣的景象並不容易將其自腦海中抹滅。何況當時的他正好能愜意地觀賞,不若他身邊的男人。

卡卡西依舊記得當風止息後,那男人長長的黑髮間夾雜了不少秋葉,或黃或紅,彷彿帶了一頭鮮豔的野花。而滑稽的是他那無奈的表情。因為他一如往常的抱了一大疊作業打算回家批改,如此一來,沒有空閒著的手的他也就只能莫可奈何的容許這些繽紛的樹葉駐留。

那時卡卡西笑了,而那人則如他所預料的紅了整張臉,色澤更勝於秋葉。但也僅僅是臉紅,黑髮的主人沒有反駁,只是等卡卡西的笑淡去。

那當兒四下寂靜,整條道路只有他們的剪影在以夕照織成的金色薄紗後佇立。僅有的動態是飄落的葉──並非來自林道的樟,而是來自卡卡西正替身旁的人自髮間取下的紅艷。

再起的氣流捲走卡卡西攤平的手掌上的葉碎。葉碎迅即被帶到遠方,出了他的視線範圍。

他怔怔的看著碎片消失處的一區空白明亮,懷疑自己為何會突然想起去年秋天這樣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呆滯不了多久他便察覺到有人正拍著他的肩膀。

於是他回了神,朝感覺的來源看。圓形的光斑在那人臉上曳動,使得來人看來似做了偽裝。但卡卡西一眼就認出那是他等待已久的人。

「怎麼發起呆來了?」阿斯瑪問。

卡卡西笑笑,光點準確的落在他那隻瞇起的眼上:「想起一些事。」

阿斯瑪看著那抹笑,輕易地讀出了一些無以名狀的感情,因此他不再追問,只努力地轉換話題,想沖淡這有些膠著的氣氛:「話說回來,能看見你等人也真難得。」

沒有一絲猶豫,卡卡西很快回答:「因為想出來曬曬太陽,所以我提早出門。」

可是阿斯瑪知道這絕不是真正的理由,否則卡卡西不會站在樹蔭下。但他仍禮貌地避過這個問題,只說了句:「走吧。」尾音上揚,彷若問句。

「嗯。走。」

然後他倆離開樹蔭,走入光中,一直前進至另一端光亮的令人無法看清一切的光帶內。

但在林蔭道這樣一個彷如隧道的空間中,仍能聽見細微的、兩人身著的黑色粗麻喪服衣襬相互摩擦所產生的響聲。

完稿於2004/12/19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