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5

014 凝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像鬼。

卡卡西看著他淡青色略為透明的身影立在清晨的露上,如同飄動的幽靈。但山谷無風。

霧露濃重,帶著硫色。色澤的來源興許是那潭昨晚他們一起去泡的溫泉。或許也正因為附近有溫泉的蒸騰,山谷裡才有如此濃厚的靄。濃厚的就連僅離他一、二公尺遠的卡卡西也難清楚辨認他身上的細節。


只能看見淡青色略為透明的影子在那。

卡卡稍微移動一下倚在門框的身軀,像是打算要走下檐廊,卻又沒真的這麼做。他望向青影的方向一會,再仰抬視角看天,然後輕吐一口氣,盤腿坐下,坐在鋪成檐廊的、潮而冰涼的木板上,背靠紙門,像在欣賞電影那樣的悠閒。然而心情卻不是悠閒,甚至,可以說是忐忑。因為伊魯卡的飄邈。

雖說有點不安,卡卡西始終沒有走向伊魯卡,將他引回房間,只是看著,看著在清晨五點多鍾出現在旅社外草坪上的他。

因為有種美麗。

特別是漸昇的太陽所造成的光影變化。像戲,卻比人造的更精緻動人。當然,卡卡西無法否認,其實在某方面來說,他會喜歡這齣戲是由於伊魯卡是主角的關係。

獨自一人站在台上的主角穿著漂染的青色浴衣,手自然的垂落於腿側,長度恰好至手腕的袖子也平整的垂落。也許是平整的。其實卡卡西看不太清楚。不過隨著霧漸消散,他也能看到某些枝微末節。

例如自袖口延伸出的藏青色藤蔓。儘管不是太清晰,卡卡西還是可以看出藤蔓的走向。它往上攀爬至伊魯卡的手肘處,然後在那裡捲了個圈再往下生長一段才停止。斷去的地方有點突兀。

不知是繡線脫落還是霧將它洗淡了,藤蔓的某些地方看來並不清楚,甚至還褪成了很輕的蛋青色,那使的整件衣服看來有如被挑染過,或說是在某些地方被滴上了深色染料會更貼切些。

總之整面構圖很特別,像是細緻的野獸派畫風,有種獨特的矛盾。尤其是伊魯卡的黑髮與迷濛的白霧,彷彿交融在一起卻又是徹底的對比。

那種灰正在淡去。

留意到這變化的卡卡西再次看看天色,天已全變成淺藍。

未用手支撐,卡卡西便站了起來。害怕弄出一點聲響,他走的很輕,穿越草坪時,幾乎沒有任何兩跟草相互摩擦到。他一直走到伊魯卡身後,接著雙手穿過他的腰與袖襬間。過程中並未擾動這他所認為是幽靈的人身上的一絲一毫,很順利地兩手便來到腰前,緊扣、收緊,將伊魯卡摟近。

很冰,卡卡西不禁這麼覺得,並且不太習慣。那觸感與以往他抱住他的感覺相去甚遠。平時,他抱著他只有暖意,不若此刻的寒氣襲人。他再將他摟近些,可動作有些遲疑,因為怕最後他所抱著的,不過是玻璃幻影。

在他將他完全納至懷中前,伊魯卡便開口了,而似乎有部分的語音凝在自他口中吐出的白煙中,他的聲音聽來有些弱。幸好山谷中只有名為寧靜的聲音,卡卡西還能聽見伊魯卡說的每個字:「你醒了?」伊魯卡並偏頭回望,這動作令卡卡西不由得怔了一下。

很快地回過神,卡卡西回答:「嗯,醒了一段時間了。」

「不冷?」伊魯卡拉拉卡卡西所著的淺灰色浴衣的袖襬,問。

「那是我要問的。」他溫柔地笑。

「很美麗。」伊魯卡再次偏了偏頭,回笑。

「嗯?」不懂。

「我說山。」他指了指他剛才一直注視的方向。

卡卡西順著他的指稍看過去,在朦朧中的淺翠山影確實有著某種幽靜。

「還好。」卡卡西笑著評論,「你比較美。」

「唔。」臉紅的像旭日。

卡卡西輕輕地在他臉上啄了一下,依舊笑著說:「進去吧!外頭冷。」

伊魯卡搖搖頭,掙扎著要脫離卡卡西所圈的範圍:「你冷你先進去吧!我想看日出。」

所以他才這麼早起。

「那我陪你。」卡卡西摟得更緊,像是害怕伊魯卡會和日出後的霧一起消失一樣。

「那…那也不用抱著我吧。」越講越小聲,臉卻越紅。

「這樣才不會冷。」卡卡西刻意把臉湊近他的頸窩。

「冷的話……」還來不及說完,他的嘴便被封住,視線也被銀色的髮絲掩去大半。他先是掙扎了一會,最終還是宣告放棄。

太陽出現在兩座山的交界處,霧已散去,只剩些許凝露還停在油綠的草上,不知何時會滴落土裡。



完稿於2005/02/05
舒米廢言:

總之是怨念…靈感只有前面幾句而已…結局是在完全無規劃的狀態下寫出來的,就連篇名也改過(炸),這篇根本就是自動完成的啊…完全沒經過大腦…
看來我對卡伊的愛已經根深蒂固在潛意識裡了…(什麼爛理由…)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