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7

燕子巢【貳】兩界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屋子裡…好安靜。

(水槽旁那用來瀝乾碗碟的不鏽鋼網盆在陽光下歷歷地反著光,和著盤上的水珠,光的強度益增。刺目稱不上,但看久了還是會覺得累的。)

呃,應該是這麼說的吧!這種感覺。不過,呵,感覺這詞也很抽象吶。

(他望向倒放在茶盤裡的兩只在陽光色粉的撲飾下花樣色彩都有一點失真的空杯,並在看第一眼時便開始分析。)


這杯子缺了一小塊呢。是摔缺了的嗎?什麼時候摔著了?糟糕,記不太得了…唔,真的有發生過這麼一件事嗎?

(他偏了偏頭,換了個角度看陶杯,卻無法藉著歪頭的動作讓記憶重載。)

其實,也真有那麼久了吧!那時跟他說,我很快就會回來,沒想竟拖了這麼久,久的能發生這麼多事。但是,事情發生歸發生了,時間過去歸過去了,這屋子的擺設還是沒什麼變。也幸好沒什麼變,要不我這已經一年沒回家的人──

(突然他停了下來,黯了黯眼神,若有所思地盯著桌上的杯盤。是盯著,可有沒有看到眼裡又是另一回事了。安安靜靜地坐了一會後,他起身,並沒有發出椅子腳在地面摩擦所會有的嘈雜聲響,他走到流理檯旁,手撫過不鏽鋼檯面,期間他本就透著雪白的五指經過幾次陽光落地的範圍,在那幾處,手指的顏色更是顯出一種異界的透明,彷彿是什麼幽靈,乃至鬼魅。不知是否故意忽略了這分景象,他沒有對隱然可透見手所覆蓋的檯面這事感到一絲恐懼,只是一直讓手滑行,直到碰到障礙物。

小型垃圾桶裡躺了一只空茶罐和分開了的蓋子──紅底金花紋千代紙包皮、內裡是黑色厚紙板子搭出的一個八角形茶盒。他一眼便認出那盒子,伸手拾起。)

還是每天喝茶嗎?

(他輕笑。陽光下一個好看的弧度。)

不過,這麼一小盒能讓他喝上一年多也真神奇,八成又是那勤儉持家的壞毛病。

(幾乎是要笑出聲了,卻又嘎然收了笑意。)

不好,喝完了才是不好。這茶要喝完了,他怎麼還會記得我呢?

(他看著手中的紙盒,又看看垃圾桶,然後他把盒蓋撈起,轉過身朝櫥櫃走去,把空紙盒放回今早伊魯卡取下它的地方,關上玻璃櫥門。他再看了那罐子一眼,確認過它的易於被發現後才又走向他原本坐著的那木椅。坐定後,他就著那桌子趴下來,把臉埋到臂彎裡。)

就像盒子會被丟到垃圾桶一樣,他終究是會忘記的,畢竟是人吶,有那麼多事要煩心,不讓他忘了反而是在害他。可是誰願意被忘了,誰?就算有,我也絕不是那種人。難得只有他把我當成『旗木卡卡西』而不是老師或是什麼鬼拷貝忍者。雖然很自私…

(他在由手臂所圈出的暗處裡閉了眼。)

還說在轉生前讓我回來看看,讓我知道原來伊魯卡過的這麼安祥舒服我也會比較寬心,它們根本不懂,回來了反而更累。

好吧,也許對別人來說,那是值得寬慰的,但我從來就不是那麼的…好心……

(停了會。)

該死的好心。如果那時候我不去就好了,就算全木葉毀滅了又干我什麼事,只要跟著他一起活下去就好了,有沒有國有沒有家,那都是能生存下去以後才有能力要求的權利。而我連那基本都沒了,只剩個讓人看不見的…什麼來著?靈魂?

我看是私心吧,重到超過二十一克的該死的私心。

該死的都沒死。

(他從手臂裡探出半個頭,沒什麼目的性的看著那兩隻陶杯還有其上的陽光。那些光屑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整片密織的光片,把杯子地上半部都給遮去,讓他連杯上的缺角都見不著了。

驀然他想哭。但那難過只是積著,沒給宣洩出來,也沒管道可供他宣洩──因為沒有軀殼,所以沒有眼淚。是了,死了以後不是解脫,也不是什麼豁達開通,只是對情緒的,另一層像保鮮膜一樣不透風且密合的包覆。)

我幹麻回來呢?回來了也不能讓他知道。他看不到我……

(他想起陰司對他說的話。)

『你也知道轉世以後,你這輩子的記憶就沒了,讓你回去不是要你記住更多,是要你能安心。怎麼安心?當然是忘掉最能安心,什麼都不記得也就什麼都不能煩憂。所以我說,你還是回去看看吧!給你三天的時間,讓你做最後的確認,好把你之前所擔憂的做個了結──不過,要注意,你只能看,不能碰,真不得已也只能碰物品,不能碰生物,碰過的東西也要歸位──總之是不能讓任何一個人知道你回去看他們了,否則你將永遠也無法轉世。』

陰司說著,語氣嚴峻。

(他眼神又黯了下來。只是這次,他什麼也沒在想。

窗外的燕子剛剛飛出窩,現在回來了。黑紫色的羽毛飄飄地在陽光下動著,活力自是不在話下。牠停在窩上,看著巢裡沒牠之前的配偶,又開始鳴叫了起來。

他聞聲,感到一陣觳觫──那本是生人才有的感覺──來自靈魂深層的某處。)

是同一天嗎?這麼巧?

(他挺身回顧、面對那自窗外以千鈞萬馬之勢態奔入的光潮,意圖要見那隻鳥,想知道是不是同去年一樣的一隻。

可光太兇,他怎麼也望穿不了這光水。)

啊,唉。

(他又頹然地半趴回桌上,閉上了眼。)

可是魂魄卻是能見到一切的……

(廚房裡沒有暗處。)


完稿於2005/5/27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