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4

012 園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風吹過這片收割過後的農田的態度很是瀟灑。

會這麼覺得也許是因為被農人遺留下來的短稻桿牢牢實實地扎在土裡,風拂過時也不擺動一分一毫,因此顯得那風像是帶著漫不經心的態度經過的。當然,從來就沒有人規定風吹草就得動,也未嘗有人因風掠過自己身邊卻看不到枝葉搖曳而停下腳步,但你不同。你真的就只因為有這麼道風掠過田野而停下腳步。太像他了,你笑著想。

還記得夏季稻花抽發,油綠的畴野閃動著白粉狀的花。那時卡卡西和你散步經過這片水田,你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好香。」他轉過頭,看著你,一臉認真的問:「你說我嗎?」你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回答:「才不是咧!我是說那些花。」然後他哧哧的笑了起來,你好奇的問:「有什麼好笑的?」「伊魯卡罵人的樣子好可愛。」你覺得你的臉像是燒起來了般,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你說:「笨蛋。」他伸手輕戳一下你的臉,不知好歹地接著說:「這樣更可愛了。」他笑得那麼高興,弄得你也不知該怎麼反應。

幸好這塊田的主人及時出現在你們身後,腳踏車的鈴鐺聲清脆地打斷了你們之間短暫的打情罵俏。

你回過頭,親切的跟面色黝黑、鬢角駁雜著些白絲但身體看來仍十分健朗的農人打個招呼。他也飽含著典型莊稼人的熱情,中氣十足的跟你們道早,他甚至認出來你是伊魯卡老師,「我兒子一天到晚跟我提到您,想不認出來都難呀!他常說您是個好老師呢!」聽他這麼說,你不好意思的搔著頭笑:「沒那麼好啦!」「伊魯卡一直都很好啊!」卡卡西插了這麼一句話,贏得農民的附和:「是呀!小孩子的話不會錯的。」你只好笑笑,轉移話題至豐足的田稼上:「今年看來會有不錯的收成呢!稻花開的麼盛。」「是啊!只要在稻穗成熟時沒被麻雀們吃掉太多榖粒,今年應該會是豐收的吧!」他爽朗地笑著,一提到自己種的作物,每個農人樸實的臉上都會綻出無比的自信。「那麼您今天要忙些什麼?除草?施肥?還是放鴨吃蟲?」「今天的工作比較輕鬆,我只是來搭稻草人的。」他指指田間的一幢磚造小屋:「我兒子幾天前替我紮的,要來看看嗎?」你說好,看看卡卡西,原本以為他會因嫌麻煩而跟你說他在原地等你,可他這次卻興致勃勃的笑著點頭,於是你們跟在農夫嘎嘰嘎嘰作響的腳踏車後,輕鬆的走著。

你們看著農夫從屋內搬出真人大小的稻草人,然後再看著他走到田中央,立好它後,像是替自己的孩子整理衣衫般細心的拉平它的衣服,綁緊它的褲角,最後再脫下自己的斗笠,替它戴上,然後對稻草人鞠了個九十度的躬。

「我還以為你不想來呢。」你看著農人的動作,對卡卡西說。

「我想看看稻草人。」他的眼神確是富饒興味的。

「你沒看過嗎?」你抬起頭問。

「沒有。」他低頭對你笑笑。

「還虧你叫『卡卡西』咧!居然沒看過稻草人。」

你看他愣了一會,然後放聲大笑。你從來沒見他笑得那麼開心過。

農夫穿過禾高及膝的稻田,踏上你們所站的田埂上,好奇的問:「什麼是讓你們笑的那麼開心?」

你指了指身旁的他回答:「他叫卡卡西。」
於是農人也笑了,而且開心的幾乎把臉給照亮了。
「對了,」你想到他方才對稻草人鞠的躬,問:「你剛剛為什麼要對它鞠躬呀?」

「那個呀,是要拜託他這兩個季節好好幫我看顧這片田呀!稻草人上的可是二十四小時的班吶,而且無論風雨都得站著,很辛苦的啊!」

你點點頭,頗贊成他的話。

然後農人望向他所耕種的農地的盡頭,語帶感激的說:「這一大片稻作都是靠它守護的啊!」

還記得當你和卡卡西目送農人騎著他那台不斷發出嘎嘰嘎嘰聲的腳踏車遠離時,卡卡西這麼對你說:「你想不想當盛夏的稻禾?」

你忘記當初是怎麼回答的,只覺得每次經過這片稻田,心總是脹滿喜悅。

「伊魯卡在看什麼呀?」從背後傳來你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在看卡卡西呀!」

「我剛剛又不在這。」他疑惑地看著你。

你伸手指向依舊站在田中的稻草人,肯定的說:「你在!」

他望了望它又看了看你,嘴角勾起微妙的弧:「走吧!要遲到了。」

「你剛剛等很久了嗎?」

「是呀!所以我才過來找你。」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因為我是卡卡西呀!」

「什麼跟什麼嘛……」

此時吹起一陣漫不經心的風,你突然說:「這就像卡卡西,老是吊兒郎當的。」

然後他對你笑笑:「我只有在該認真的時後認真嘛!」

「那什麼時候才該認真?」

「當稻草人的時候……」

又刮起風,風勢稍強,模糊了你們之後的對話。

如果我是稻草人的話,你想不想當盛夏的稻禾?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