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1

台大戲劇系學期公演血如噴泉心得是也XD

說推也還好, 畢竟那音樂吵的讓我整場戲都摀著耳朵XD||| 超怕吵Orz
以下心得純為個人偏見, 對戲劇表現手法及"拼湊出的"劇情還有意義均屬猜測, 因為一整個不喜歡在看戲前先搜集劇作的資料等等, 這樣會被牽著走XD 當然如果作者夠厲害 不管如何都能讓觀眾被牽著走, 意念之傳動輸出有達到, 另當別論XD

以下雷有。

剝離。

那個辭彙在戲劇進行到一半時從我腦中閃現。

但剝離的不只是現實與奇幻。服裝舞台設計。表現手法。還有心靈與外在。

亞陶把那些隱諱的包裝都拆解下來。他要我們看到的。是純粹的內心。情緒張力。就好像抽象畫。把具體的成分自事物中抽離。但不同的是。抽象畫只把具體的成分自其中抽離。血如噴泉把抽象的部份以實物展現。儘管抽象的本質不變。

小說劇本作品若依照這個標準分。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作者很隱密地將他要傳達的觀念包裝成一個有劇情結構的完美小說。一種是作者直接將人物的情感和內心的想法以文字表現。後者要加上另一個附加條件。片段之不連續。

血如噴泉是後者。最佳的典範。(要把小說寫成一副意識流的樣子一點都不難。反正別人看不懂就叫他意識流。雖然這個用法和他原本的定義略有出入。)他用戲劇手法明示暗示出依個故事的輪廓。或說。是故事的渣滓。他只演出了故事人物的內心。一些掙扎著的。糢糊的。卻是關鍵的句子。

說實在我常覺得。這一類的故事綱本。只有做為里程碑之功能性。劇情呀。也許有。但好像不是那麼重要。

它要的。是直接以衝擊的方式把作者要傳達給觀眾的感覺打入腦中。

雖然不一定會比用故事傳達的方式讓人想吟詠再三。反覆咀嚼。但它的力度卻能重得讓人一看過。就像身處鳴響著的鐘室裡。嗡嗡然地。那些感覺被刻畫在腦裡。

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劇碼。是故它顯得特別。

這是一齣沒有裝飾面具服裝的戲。它就在那。負責攪亂心智。



再來說劇情。好吧。其實根本沒劇情這東西。雖然有原始劇本啦。(但老實說。我覺得原始劇本還不如改編過的劇本來的有衝擊力。它還是太多裝飾。)

兩兩成對出現的。以木偶的方式移動的。人物。我以為它們是單一主角內心的兩種性格。它們在水池中。隨音樂擺動。變換情緒。肢體動作。容我解釋為一些環境的影響因素。透過水的傳導和困圄。它們不得不做出反應。做出幾乎是相同的反應。不管它們沒有在舞台上表現出的外在是不是也是這樣的情感狀態。口是心非不存在。於舞臺上。它們被剝開。像百香果。肉呀湯湯水水的滿地。一如情感。

音樂。混音成像磁帶壞掉的感覺。是腐敗的關係。它們越來越低。越來越詭異的動作。也許演的是。某些生活的重複性事務。漸漸習以為常的關係。會腐壞。像凋萎的花。或更糟的意象。

上帝。身體的部位。心靈或者肉慾。你以為祂跟你同在嗎。不。祂只存在最喜樂的狀態。什麼時候?God knows.

第一幕背景。現實。第二幕場景。群眾內心。第三幕舞台。個人內心。

眾人喧鬧爭吵。兩/四個人是主角。女人最後先離去。武士說我要我的妻子。我要吃。但他們走了。糧食或。糧食。管它滿足肉體。肉體。還是精神。

醫護人員。沒有醫生就沒有病人。他們旁觀。他們不在那個社群中。但他們存在。他們把它們的表現作為戲碼。他們負責誇飾放大聚焦。他們是它們的意識。「選擇哪一個被表現出來。」

聲音的處理。多重。確認驗證。驗證確認。說出話前先考慮。說完話後還要再確認自己說的話對不對。

頭髮被綁住。像童話故事裡的公主但是她離不開。也接引不上任何王子。嘿。她最後死了。她在舞台上奔跑來回。她逃不掉。她知道武士在那呀。還有她的愛人。她聽到他們的要求。但她已經死了。

「我愛你。這世界如此美好。」「我愛你!我偉大!我發亮!我豐滿!我紮實!」「我們彼此相愛。」「我們多熱情,這世界多麼有秩序!」這幾句話的echo音效回盪在劇場。什麼東西需要一再重覆以勸服?謊言可以是。

紅色的球。血?不那是流動的真的受作家意識撞擊的。最後你只需要留下那個。

2 comments :

  1. 我找不到留言版,所以就在這裡回了。如果有什麼不行的話,希望您能告知。嗯,我以前有偷偷的來這裡回過,並且在DA轉載過大人您的文章,那邊用的名字是o0c02001

    因為網站終於弄好了(啊真是太遲了...)希望能牽走雜碎的連結這樣,故來告知。
    http://galimes.myweb.hinet.net/

    ReplyDelete
  2. XD 其實有ˇ
    不過沒差 是說ㄧ個擺廢的站子還有人要牽連結真是令敝人受寵若驚呀(炸)
    你家好漂亮@@
    我過幾天會把連結擺上的XD
    感謝通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