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30

《電影》 梅蘭芳、大紅燈籠高高掛、檸檬樹

這幾天看了幾部電影,有爛片如《聽說》之流(這根本是偶像劇加長版);有不朽經典如《海上鋼琴師》(他的配樂真的是好聽到會讓人毛骨悚然)和《四百擊》(講一個生活奇幻地糟糕的男孩子的故事);另外還有 title 裡所提到的三部電影。

不打算寫太長的心得文,只是這三個故事,都有一些地方觸動到我。

《海上鋼琴師》是很浪漫,但是鋼琴師1990最後那段怯弱的自白卻顛覆我對他的印象。他說城市有太多他看不到的東西,所以他害怕,但是他任性活了一輩子,最後卻沒有同樣的膽量踏上大陸。

《梅蘭芳》裡,邱如白說:「是那種孤獨,讓梅蘭芳成為梅蘭芳。」戲子的孤獨,不是只在舞台上才有的,他必須一生一世和這種孤獨共生,才能在戲裡,演出角色的靈魂。

《大紅燈籠高高掛》裡的心機,是我目前看過有印象的電影裡最重的。二太太完全讓我想到另一個現實生活中的人,哈。如果我沒有遇到過他,我現在大概還是跟四太太一樣愛強出頭、不服輸吧。

《檸檬樹》是講以巴邊境一片祖傳檸檬園,因為某國防部長貪生怕死所以希望把樹砍掉,以免有刺客躲在裡面的故事。巴勒斯坦寡婦自丈夫死後苦守那片檸檬園,為了打官司,還被小舅懷疑他跟律師有一腿(雖然她是真的喜歡那個律師)。最後也沒有完美結局,半片檸檬樹還是被砍到只剩 50 公分,基本上也就是被砍了,一點葉子都不剩。巴勒斯坦是不夠開放,對女性還是有不平等的貞節要求,但是以色列(或是該國背後該死的、自以為正義的美國)難道就有權利強加所謂民主到這些國家上嗎?

也許我該多看一點無腦片,以免我覺得這世界真得是糟糕得跟坨屎一樣。

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