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0

在海上的日子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贈黑蜜

香吉士右手解下圍裙,左手把荷包蛋培根和半條全麥麵包擱在索隆面前。他沒有嫌天氣這麼熱卻還得為眼前人弄早茶。他太累了,說不出話。

索隆沒拿刀叉,直接用手捏起發燙的培根放進嘴裡,沒嚼幾下吞下去。

廚房內燈是關著的,光源是窗戶和一旁的抽風機,抽風機沒開,微風撥弄下以約三分之一圓周長的弧度擺動,切出一段段光,曳上兩人身體。





香吉士坐在餐桌上,手提著衣領抖出一絲沒啥實質助益的風,汗水沿著頷骨滑下,在前襟開出一朵新的鹽花。他停下動作,看了眼窗外的花白,開始解開襯衫扣子。

索隆吃完蛋後才拿起麵包,期間喝了口水。

太陽位在仰角八十二度的地方,從艙內是看不到的。氣流曾掀起船帆尾角過,勉強弄出一點難以聽聞的聲響。在廚房正上方。



香吉士脫去身上唯一的襯衫,未摺而直接置於圍裙上。汗濕的襯衫透明,可以透見其下的圍裙樣式;如同香吉士光照下的上身,彷彿光只穿透一團懸置的空氣,些許反折但大多不偏不倚落到索隆的空盤內──副帶一只腰修得過細的人形剪影。

索隆吃完麵包,用手指在餐盤上抹著,黏起一些可食的碎屑。



海上的日子是這樣的,除了晝夜週期外沒有時間的軌跡,即使湊近鏡子也找不到線索,關於時序。而氣候──即便有──也只能做為穿衣的依據。好像你是住在時鐘的齒輪上,你知道時鐘在轉,卻不知道轉到哪,隔離了外界的鐘殼同時隔離了你的松果腺與腦皮質。在海上,船比孤島更孤絕,同時移動著的船隻比將沉的島嶼更難找到聊天的對象。可海流如時間,它們推動本身以外的物體並不會消耗多少自己的能量,於是你就一直前進著,或說以更快的速度繞著地軸轉。



索隆看著盤子,上頭的人形剪影微晃著因為海浪。

香吉士仍注視什麼也看不清楚的窗外。

太陽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發熱,但是它不懂得節約,光束以比大雨更密的方式打在船首正在打呼的魯夫身上。當然還有玻璃窗,幾乎要嘎嘎作響。猛然一陣強風鼓滿船帆,船速增加。



索隆起身收盤,摸摸還嫌扁的肚子,開口:「什麼時候…」

「你說新年?」香吉士回頭。

魯夫醒了,見日正當中,他伸個懶腰跳下羊頭。



「…現在吧。」索隆放下盤子,注視香吉士螺旋的脊背。

「還是午餐?」香吉士抓起襯衫,準備套上。

魯夫走進來,說他餓了。

完稿於 06/12/30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