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9

給被歸罪的夏天

有風捲過如此,輕柔

從陽台上翠綠透光的縫隙
裡看不見外景也
尋找不到那叮鈴鈴聲音的
來源在街上


光從街谷滿溢出來淹壞了微笑
還值多少?手一秤便碎滿地
滿地晶瑩像冰晶融化在光裡
一毛錢不到。


圓形光斑叮在腿上的地方起了水泡
看著它蒸發會在誰臉上凝固
變成


什麼?搬不動葉子可是風在外面
抽屜裡的老霉味頑固,住在裡頭不舒服
又,離不開是因為還有多少頭髮斷在書頁裡
等待救援


有風捲過如此輕柔,以致於帶不走
兩釐米的炎熱


和憂鬱


完稿於2007/05/09
後記:即使我多想說那不是你的錯。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