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7

007 沼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振翅聲,是空氣分子受壓而互相擊打發出的響。持續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水鴨,棕色的羽根似滲入了夕陽的紅光而微微亮著,成群竄入紫紅的空中。由於聲音大且突然,伊魯卡猛然嚇了一跳。心跳暫停一拍後又加速補上之前遺漏的。並不是膽小的人,但在昏暗夜色所籠罩的沼澤旁,勉強算是乾燥堅實的土堤上,只有自己一個人,不自覺得因此緊繃了神經。


草叢裡有什麼,讓鳥兒們同時揚離水面,徒留一澤寂寞的水?

伊魯卡想,自己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一如自己永遠也不會知道,他為什麼走得那麼突然。像倏然振翅飛去的水鴨。

伊魯卡踏入長草中,因泥濘,腳很自然的微微下陷,體重則壓出部分原本被黏滑土壤吸入的水,褲角因此變的潮濕,沉重了腳步。

或,腳步在他無息離去後一直都是沉重的。

走近沼澤是為了什麼?那裡不是只剩下水和水上的漣漪?

是為了揀拾水鴨們曾經存在的證據──少許他們認為留下來也無傷大雅的绒羽。

平時不會有機會,也不會刻意的去收集關於他們的事物,因為覺得他們不會毫無預警的消失,因為覺得他們是根植於地面的,和自己靠近地幾近融合。

可是伊魯卡忘了水鴨是游在水上的,而且有能力使用他們強健的翅膀隨時騰空飛起。也忘了人的生命是脆弱的,卡卡西是不可能一直陪著自己的。

卡卡西?卡卡西……

水中的提袋裝著屬於他的,少少的遺物。就像伊魯卡在水面看到的,漂的那麼輕的淺棕色羽莖。雖然他們留下這些是因為這些對他們不重要,但伊魯卡還是想伸手去撿。因它們和他同病相憐,都是被遺留下來的。

突然覺得胃部抽搐絞痛而抱著肚子蹲下去,頭埋在雙臂間。然後發現不只是胃,全身能有感覺的地方都被疼痛侵襲了。曾經有過這種感覺,但那是在好久好久以前,自己失去至親的兩位的時候。伊魯卡早已忘記這種椎心刺骨,於是在重拾這種感覺的當下,他只覺得痛的好想哭。

當時的幸福實在太豐厚了,以致於伊魯卡忽略了支撐這份幸福的,只是人類脆弱不堪一擊的四足。

伊魯卡一直認為只要二人都不變(無論是心或是對彼此的專注),幸福就能持續。

卡卡西當然不會變(無論是心或是對彼此的專注),他這麼保證著。但他們都是忍者,泰半的時間裡,生命都不是自己掌控的。而且說變就變。

所以伊魯卡認為此種幸福會理所當然的持續下去是完完全全的的錯誤。縱使是美麗的,錯誤本質不會改變。

天色完全暗了下來,吞沒了整片沼澤和沼澤一岸一個小的極易令人忽略的黑點。

黑點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容顏在湖面逐漸隱去。沒有哭,不流淚,手裡緊握著微濕的羽。

對岸傳來嘎嘎的鴨鳴,伊魯卡只能聽到聲音,看不到鳥的身影。

而卡卡西卻是連聲音都聽不到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