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8

010 謊

他早就透徹了解到世界上沒有人值得相信,卻不能理解為什麼當他好不容易願意嘗試去相信某些人時卻又被狠狠地背叛彷彿那些積怨在他倆初接觸時便已存在。

他不明白。
無處低窪何來沉積。

可如今回想起來他才發現對方在心裡其實對他的某些舉動和決定一直抱著訕笑的態度,只是不說,而他也蠢笨地不願意承認這些不屑的存在。反正不干他的事,他人的想法對他的決定之影響一向不深遠。「我只為自己活著。」他看著對方墨黑的眼瞳這麼告訴自己。

卻少了「希望能」。

現在,他想,只有愚蠢如他才會找對方做嘗試的對象,而不再只是默默地,在對方輕拍他的後腦時仰面回笑,而是變成當對方向他請求幫忙時不吝給予那些超出他能力範圍的協助卻又不求回報這樣令人尷尬的關係。甚或自大地誤以為對方能開懷大笑是因為自己的關係。
至少是滿足了他那輕而易舉即可盈滿的虛榮心。

雖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幸好他還記得是誰讓他變得可以微笑對人,發自內心,所以他也知道該如何改過這惡習。他也告訴自己未來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為他人出生入死不求回報。
「再也不做這樣的蠢事。」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會把這句話銘刻在心,卻又不令他人察知。包括他自己。

「我不是有意要騙你。我是為你好,不想讓你難過。」他望著他的眼神像鼠籠裡驚恐的鼠,角膜前泛漾著悔意可骨子裡卻是一絲悔改的意思都沒有他知道。
所以他能說什麼呢?短刀的柄握在他手裡發燙可他卻沒有想殺他的意思。
「你知道嗎?我為了這件事煞費苦心,我一直想告訴你……」
是的,他一字一句聽得真切。眼裡盡是那傢伙臉上『我知道你會聽我的話照做。』的表情。

久思,他釋懷了。他對對方燦然一笑,說:「好。」而那人也恬不知恥地開懷起來。

他知道謊言只會引出更多的謊言,所以他這麼回答。
他從不相信任何人。
以後也不會。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