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8

017 止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他站在水畔,低頭,額上的汗混著細雨在他臉上滾出的水珠落入河中,擊出的漣漪以同心圓擴散,和其他在水面上的圓交織、相抵,然後逝去。

他輕輕喘氣,單手捧著胸口,眉間被擠出一絲細紋,並且有越來越深的跡象。

那是心痛。


這一切得自上次兩國間的衝突說起。就在衝突發生前不久,鄰國的暗殺部隊以開礦作藉口,扮成老百姓炸山,開出了一條礦道,準備做為戰爭的秘密引道。他奉命去探探虛實,喬裝成迷途的旅者,無意間經過工作的地點。對方在看到他的當兒立刻使出手裡劍,而且不只一個人,劍來自四面八方。

他本能的閃躲,同時注意自己的身段不要太過靈活,所以他仍掛了綵,只是致命傷都躲過了。他對聚攏過來的部隊求饒,說明他只是個在山中迷路的旅人,想到有人煙的地方棲居一晚。

對方起初並不相信他的說詞,硬是扒光他的身體,裡裡外外徹底檢查一遍以後才幫他處理傷口,監送他回城。他在鄰國城中住了三天,假意離開前往下一個城市,然後悄悄回到本國。他向城主報告他的猜測,關於那條礦道,極可能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城主聽聞後煞是震驚,於是又派了幾個親信前去打探,卻沒有什麼成果。

他也知道那些人去了不會有成果,因為城主身邊的親信大多是間諜,特別是受寵的那幾位。光看他們毫髮無傷的回到城中,就知道他們必然與鄰國有些糾葛。可他沒把他的猜疑告知城主,他早就放棄拯救城主和這座城了,他只想著兩個月後的退休典禮,還有他在城東一座小山上買下的房子該如何裝潢。

他覺得他已經為這扶不起的阿斗付出太多,該是休息的時後了。

可偏偏戰爭來的不是時候。

就在他的退休典禮前一星期,鄰國派大軍穿越假礦道以半天不到的時間迅速抵達國門。

時間正是凌晨,本國人民還在酣睡中,完全不知道城外已是大軍壓境。

他猛地緊抓胸口,雙眼緊閉,兩膝一軟,便跪在河岸旁。河水趁著雨勢轉大,變得波濤洶湧、暗潮起伏,即便是河的兩岸,也時不時會出現一些小型的漩渦。他的另一隻手嵌在泥濘中,被雨水越打越深,使得肩頭朝一邊傾斜。接著他微啟雙眼,失神地往左側躺下。

鄰國暗殺部隊在本國安插的間諜比他想得還多,不出兩個時辰,那些長於暗殺的士兵便已抵達城主的寢宮。當天本來不是他值班的日子,他只是替另一個禁衛軍送來他忘在他家的銀鎧。誰知卻剛好瞧見一名當初他在假礦道工地見到的兵。

他知道事情不妙,見四周毫無動靜,心裡也有譜了。這是場毫無勝算的仗,目前他能做的,是告知那位值班的禁衛軍,要他趕快逃命。於是他悄聲在屋瓦上飛行,火速來到那位禁衛軍的身側,告訴他他所看到的人。

豈知那傻驢卻立刻敲響警鐘,通知全城已有敵軍滲透,並迅速衝入城主寢室,喚醒城主。只見慌忙的城主衣不蔽體地衝出房間,並在他還來不及拔刀相救時便人頭落地。

他看那名菜鳥禁衛軍先是一愣,然後憤而拔刀衝向敵軍。當時他看著他的動作沒有說話,抱著一絲欣賞的態度,他看著他與敵軍纏鬥時,每一個空翻、下腰、迴身與出擊。因為是他的老師,他把這場打鬥當作驗收。一切都完美,直到那把從暗處射出的苦無出現在他的背上。

光是用想的,就讓他心痛不已。

血從他的背汩汩流出,然而讓他驚懼的,不是湧出的鮮血,而是那苦無上輕泛螢光的綠膜。那是鄰國盛產的一種毒草的濃縮汁液,當地人習慣以之塗在箭簇上,獵殺山豬。要是射對地方,只要幾微克,一隻重達三百公斤的山豬也會應聲倒地,何況是塗滿整隻苦無。

他很快從驚惶中回過神,順著暗器射出的方向過去,想從那人身上奪過解毒劑。然而正是那股慌亂使他忘了注意自身的安危。他沒發現朝他背後襲來的敵人,直到一陣劇痛直錐其心。他沒有看到那把刀或劍的前端自他的胸口穿出,可他已經猜到原因了。所以他不願也不敢回頭,他怕他會因為看到那個場面而死去。他倒下,一方面是因為血壓驟降。

爭戰結束,該城只損失城主還有國家的尊嚴,其餘的倒是都被保留下來了,不過木葉村還是和那個城解除契約,因為他們的暗部軍損失慘重,下葬的人比送葬的人數還多。所有在那場戰爭中犧牲的忍者,都以最隆重的儀典忌祀或下葬,而受傷的人則被授予勳章。

他在病床上收到他此生最後一枚勳章,然後在醫院裡度過退休後頭兩個月。傷勢近心臟,醫生說後遺症是無預警的心痛,但是不會致命。

他現在臥在大雨中的泥濘裡,一側的臉已嵌入泥水中。他想這雨下的跟前幾個月他的喪禮上的雨一般,既猛且急,觀禮的人即便撐傘也是渾身溼透。但那場雨一下便結束了,雨後的太陽肆無忌憚地染了無雲的天空診片漾藍。他憶起當時他仰頭直視,只覺得雙眼無法聚焦,胸口莫名的泛起疼痛。

所以很快雨就會停了吧。他想。他再次緊抓胸口,將臉轉向泥濘中,讓自己幾乎窒息。在那短暫無法呼吸的時間裡,他清楚聽到自己的心音,如此有力而毫無停止的跡象。

他告訴自己,山坡上那間房子要賣掉,因為對一個人來說,太大了。

完稿於 2008/7/19 00:40 舒米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