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7

018 行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牛車咿呀咿呀地行過積雪的路面,一壓一起之間在雪道上留下兩道混泥冰軌;車體的皮帳也因昨夜的風雪浸潤而顯得斑駁。車廂內承載著昨晚被困在相同旅店的客人,坐在右側車尾的是一名正閉著眼打盹的銀髮男子,緊鄰他的右側的,是一位黑髮、圍著長圍巾的男子,墨黑的眼直盯著車伕的背影。


車左側則坐著一對中年夫婦及他們顯然是年過不惑才得到的女孩,白胖的臉蛋上透出暖紅,身體以皮裘細心包裹,手上抓著一袋糖,兩旁的父母時不時替她剝糖果紙或噓寒問暖。

最前面,是車伕約莫十歲的小孩,赤著的腳已凍成紅色,只見他將兩足來回摩擦,試圖驅除腳底的寒意;眼睛則直盯著女孩手中的糖果看。

牛車徐徐前進,有時會有一兩片雪自前方飄進,落在男孩凍紅、抱著父子倆行囊的手上。他看起來坐立難安,不知是否是因為寒風不斷刮上他單薄脊背的關係。他不時看看他父親的背影,再回望車廂,兩只骨碌碌的大眼轉呀轉,手指輕輕玩弄行李上的繩索。

黑髮男子望著車外的那雙眼,隱約看到村裡的鐘塔,正想叫醒銀髮男子時,卻聽到男孩稚嫩的聲音:「爸爸,那是什麼?」他指著被雪氣淡化的鐘塔,問。

車伕沒有回答,只是把頭稍稍上仰。

「吶,爸爸?」男孩望著車伕,引得車內那對夫婦也望過去。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車伕淡淡地回答。

「就是那個很高的,屋頂尖尖的房屋呀!」男孩指向鐘塔,自坐姿轉成跪姿,身體前半已探出車棚,只以單手扶著車的前緣。

車伕還是沒有回答,只自顧自用皮鞭輕抽了一下緩步的牛。牛稍稍加快腳步,車子穩穩地加速,自前方飄入的雪片更多了。男孩改用雙手支撐體重,黑髮男子看著他的手越凍越紅,想叫那男孩坐回車內。

左側突然響起那女孩的甜細聲音,一樣指著車外漸漸清晰的鐘塔,大聲問:「爸爸,那是什麼?」

她的父親輕柔的回答:「妹妹,那是鐘塔喔!」看粉紅的臉蛋透著疑惑,又補充道:「就是有時鐘的高房子喔!」邊說,還邊比劃。

黑髮男子不自覺地望向男孩子,發現他已經默默地坐下,重新抱起他的行李,怯怯地看著那個小家庭。

黑髮男子再看了一眼車棚外,村門已近在眼前,他翻尋口袋,找不到他想要的東西,於是自銀髮男子身後抽出他的行李箱,這動作讓銀髮男一傾身,差點掉出車外。

「喂,很危險耶。」銀髮男慵懶地對黑髮男抱怨。

黑髮男自顧自地翻找他的行李,只說了句:「反正你也不會真掉下去。」

男孩好奇地看著他們。

「在找什麼?通行證在我這呀。」銀髮男拍拍胸前的口袋,說。然後他發現黑髮男背後那雙怯懦的眼睛。「唔。可是你不是要給鳴人?」

黑髮男手中握著一盒花式巧克力,看著他說:「反正還有一盒。」

下車後,他們接過車伕硬塞給他們的一袋山藥,微笑說了謝謝然後看著馬車駛離。

坐在車後頭的男孩緊緊抓著兩盒巧克力,對他們怯怯地笑。

「這下鳴人真的沒有了。」銀髮男扛起行李,轉身朝村門走去。

「他不會知道…」黑髮男子耳邊還迴盪著那男孩稚氣的聲音:

我要把這個給爸爸吃,他從來沒吃過。

完稿於 2008/7/27 p.m. 3:54 舒米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