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1

行善也需要勇氣

Or maybe I exaggerated it.
到底是什麼樣的邏輯,讓我在有人步步逼近時,放棄先前的想法。同情心這種東西,是不是只有在看不到受祝者的疾苦時,才能發揮功能。
已經不是第一次,在盤算中放棄先前想要花點小錢,給對方一點溫飽的可能的打算了。
今天在捷運站前,一位跛腳的先生,背著兩個看來很重的包包,手上拿著一籃口香糖,對我說,幫我買一下。
在他走近我之前,我已經注意到他了,也知道,我如果再繼續注視他,他就會朝我走過來。所以我把目光移開,但他還是走向我了。

對我來說,買一包30元的口香糖,也無傷大雅,反正我一天吃飯的錢都省下來了,換他一餐飯,是沒問題的,再說,也不是白白給錢,還是有買到東西,也是他辛苦掙來的。我看著他的時候,有想過要買一包,他看起來真的很可憐。可是當他向我走過來,對我說:幫忙買一下吧,以後,我卻退縮了,只漠然地盯著他,微微地搖頭。
一種可鄙的反射動作。
在台北車站前,一位失明的先生,也在賣口香糖,他默默站在一旁,不干擾路人行進,我曾經去問過他,可他當時睡著了。
在公館站出口,一位60歲上下的男子,兜著一大盆玉蘭花,每天在烈日下,逢人伸手兜售,但是他只站在一旁,微笑,而不勉強他人。
青島西路上,一對老夫婦,身上有著一些皮膚病,穿著有點髒,看起來有點嚇人,總是推著車,販賣不甜的水果、長得醜醜的蔬菜、樣子不討喜的盆栽在賣,他們會看著路人,吃著只有蔬菜的便當。

在我經過他們前,我會想說,跟他們買個東西好了,什麼都好。可是在經過他們時,又只是默默地經過,不聞不問。等到越過他們,才又後悔自己的狠心。
很佩服一些願意跟失明先生買口香糖的年輕小姐、願意跟玉蘭花老先生買花的中年婦女、願意買不甜的水果、醜醜的盆栽的大學姐。
行善也需要勇氣,可以這麼說吧?

每次狠心過後,總會回頭想,為什麼我可以花錢買公司、店鋪的產品,就算他只便宜一點點,卻不願意多花一點錢,去幫助有需要的人?為什麼我可以捐錢給慈濟之類的,卻不能在看到有需要的人的時候,及時伸出援手?
我想變得更勇敢,而不總是在錯失時機以後,感到內疚。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