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9

《電影》不能沒有你

事先聲明:

1. 以下雷有
2. 我不是共產憤青,我是台灣鄉民
3. 我不挺貪腐,但是也不推崇娘砲政治
4. 台灣人很可愛,台灣政府很靠背

在 PPS 上看完這部片,只能說可惜我不在台灣,不然我一定要為這部片貢獻一點微薄的票房收入。

關於拍攝手法,其實我很欣賞戴立忍導演用黑白片的手法拍攝,黑白膠卷一直以來都給我比彩色影像柔和的感覺。因為灰階的存在,聲音、影像都和緩下來,當沒有對白時,畫面變成照片,就像印象中,小時候坐在老家院子裡,看午後陽光怎麼把世界曬成沒有立體感那樣的安靜。這柔和的感覺配上導演隱含在片中,其實相當尖銳的諷刺,正好呼應李武雄溫柔但堅定的,對妹仔的愛;同時也呼應了行政體系與官僚那表面和藹可親但實際上根本不管人民苦衷的心態,或者直接了當點,就是河蟹主義(如果民主政治的下場是將利益集中在少數人手裡,那我寧可選擇大家都慘的共產社會)

在劇中看到一些點,讓我很痛心,這痛心除了因為戴導演直接點出了社會現實外,還有一種無力感。

首先,當兩位警察第一次來李武雄家,某位鴿子還說:「你住兩年都沒人檢舉喔?」就算警察知道了,也沒抓他,所以呢?他們已經邊緣化到搞不好到選舉的時候都不會有人想拿他們來炒新聞了。

再來,利委,除了收送紅包(收東家轉送西家),交代後事,喔,我是說交辦事情給助理(兼導遊),很強以外,老實說我也不太期待他能發揮什麼功用啦。

妓者,有逛過 ptt 的人大概都知道妓者在板上是「腦殘、抄襲、嗜血、小孬孬」的同位語。雖然在片中男記者還有點良心(的樣子),女妓者倒是將上述的名詞和形容詞詮釋的維肖維妙。警政署前別人托你拿個梨子進去推說自己是政治線,那之後怎麼改跑社會新聞了?難道忠孝西路天橋明年要出來參選嗎?

社工局的官腔,嗯,沒看的人去聽一下就知道了,完全是個推事人才。想必考績都甲等。梨子炸彈也許幾年前紅過,不過現在比較夯的是美牛。馬督導(莫名讓我想到區長),如果你關心那孩子,那早在李武雄剛出獄時你就該讓孩子跟爹見面了太太。

我覺得演李武雄的陳文彬演得非常好,妹仔在樓上洗衣服,他走上去說:「你踩不夠大力,衣服洗不乾淨啦!」的口氣,那種溫柔的苛責,讓我不用往下看,就已經深深相信這名「父親」是多麼愛他的女兒。騎摩托車從高雄到台北,在從台北回高雄(那種車,光騎一小時屁股就痛了,何況是在線道上騎兩天?);台北冬雨下只顧為小孩遮雨;出獄以後努力找工作存錢想有朝一日把小孩接回來,這些都是後話了。財哥這角色我也很喜歡,超有義氣的,也許是因為同是客家人,但是這種同鄉的情感,大概只會在市井間起作用吧。

之前看到一篇論文說人在面臨壓力時會變得冷漠,但是那壓力似乎是找不到根源或是惡性循環下的產物。總之說歸說,我還是個只會嘴砲不投票的社會邊緣小鄉民,能做什麼?還是乖乖去讀我的 paper 比較實際。



p.s.

這部片也讓我想到前幾天在八卦板討論得頗為熱烈的台灣生育率的問題。有人在板上說:「現代人不生,是因為現代人不肯為孩子吃苦。」這句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因為他真的是很難面對的事實。像李武雄這樣的低收入戶願意生孩子,就像早年台灣父母就算再苦也生,也許多少是因為就算多一口吃飯,「也只是多一雙碗筷而已」;可是過慣好日子的我們,會願意為下一代「犧牲」這麼多「也許也不是我們辛苦獲得的」物質享受嗎?10 除以 2 是 5,但 100 除以 2 是 50,少 5 和少 50,這大概才是赤裸裸的原因吧。
本站廣告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