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3

TEDxBiopolis

一時找不到好的分類,哈。

昨天是 TED 和 Biopolis @ Singapore 聯合主辦 Idea worth spreading 活動的日子。大名鼎鼎的 TED (http://www.ted.com/) 應該多數人都聽過,第一次接觸到 TED 是看到 MIT 的攜帶式投影 database (忘記名稱了,哈)。這次 TED 來 Biopolis,卻不只講生物科技相關的東西,老實說,生物的東西只占一半而已,參加以後,才知道原來新加坡有這麼多世界知名的想法,而且不只是科技方面的。

第一個講者是李光耀政策學院的教授 Kishore Mahbubani,他的演講我非常傾心,因為他直接指出現代西方霸權對崛起中的亞洲國家,是抱著多麼"眼紅"的心態。他先以三個好消息(全世界的人正在以1000倍於以往的速度脫離貧窮、英美無法戰勝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個中亞蕞爾小國,證明戰爭不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開頭,再以三個壞消息(美國不願釋放、分享他們目前擁有的權立予亞洲國家、西方國家對伊斯蘭國家的偏見、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西方國家代表佔80%,但是他們只代表全球12%的人口等)延續,最後以三個待解決的問題做結尾。詳細內容不太記得,但是他直指出西方國家的心態和目前亞洲國家力有未逮的局勢。未來將不是一國獨大,甚至可能是許多 NGO 一起領導世界發展的時代。

第二個講者,Oliver Dreesen 研究非洲昏睡病病原體的染色體結構與致病力之間的關係,也是非常有趣,相當多結果發表在 Nature 上,但是因為是比較 technical 的東西,有興趣的可以用關鍵字 telomere 和 African Sleeping Disease 搜尋。

第三個講者,Jack Sim,是 WTO 的發起人。這個 WTO 不是世界貿易組織,而是 World Toilet Organisation。全世界有 26 億人口沒有乾淨的廁所可以用,而每年有1300萬個兒童,因為腸胃道疾病而死亡。在菲律賓馬尼拉地區,人的排泄物是直接排放到河川裡的,也就是當你在菲律賓馬尼拉欣賞夜景時,你面前的河流漂著的,是人的排泄物。最令人心痛的,是這些沒有乾淨廁所可以用的人,可能有手機、電視,但是購物的 priority 完全顛倒過來了。一個數據是,印度還是菲律賓,擁有乾淨廁所的人數,比當地手機數量少!當廣告不斷宣傳勸人購物,卻少有人真的去買生活所需要的東西。Jack 用非常詼諧幽默的手法,把這些議題端到檯面,他甚至說,那個一兆的"廁所商機"是他亂估的,不過大家都在用XD。是不是亂估已經不是重點了,種點是這世界上真的就是有這麼多人連廁所都沒得用。最後附上網址:http://www.worldtoilet.org/,對世界廁所高峰會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第四個講者是今天為一的女生 Isabelle Desjeux,講題是 Failomics。她是分子生物博士,現在在修習藝術學位,學習如何把科學"視覺化"。這講題是環繞科學實驗上所遇到的失敗,她如何分類並預測。不過內容有點鬆散而且一直到最後我都不明白她到底想表達啥就是。

第五個講者是設計與建築學院的 Tay Kheng Soon 教授,他提出的 idea 是 Rubanisation,不是都市化,而是把城市和鄉村結合在一起,創造出可以自給自足的小城市單位。他設計的城市,是直徑1公里的圓形程式,可以容納小至15萬到大至150萬的人口。這都市有自己的醫療和教育體系,而且建造成本不會太高,目前在印尼有實驗場地,未來可能是解決大陸嚴重都市化和發展不均的狀況。另外他和他的學生還設計了一個能夠自給自足的房子,從能源到廢物處裡,這個兩人住的房子都可以自己解決。他另外提供一個數據,一個以人的排泄物養殖的藍藻塘,一年可以產生100噸的生質柴油,是一個油井一年產油量(5噸)的近20倍。這些未來都市的模型,非常吸引人。

第六個講者是 Frederic Bard 講的事 post-human-genomic era,拿到訂續的基因組以後,醫療並沒有進步的像是預期一般,這是因為雖然有了序列,但我們沒有字典或是所謂的"玫瑰石",告訴我們這些序列代表的意義。有興趣可以 google:genome annotation 和 microarray。

第七個講者 Dale Purves 講的是人的視覺認知,其實是嚴重偏差的。你所看到的世界,完全不是真實的世界。從明暗、顏色到動作,所有你看到的,都是錯覺(這一切都是錯覺,嚇不倒我的,科科)。最令我驚訝的,是當他 show 出一個帶有明暗條紋的立體方塊,陰影處的白色的顏色其實和亮處的黑色是一樣的顏色,但是我們的腦子還是會把暗處的白色看成白色,而不是"亮一點的黑色",除非拿一塊遮罩把其他部分遮起來。所以人類其實看到的,都是相對的東西,甚至連移動中的物體,我們也是會"無意識"的找一個基準點,才看得出他在移動、往哪邊移動。其中一個關於顏色感知的錯覺,可以參考這網址下方彩色魔術方塊和打光的部分 http://www.jacketflap.com/megablog/index.asp?tagid=2500&tag=color

最後一個講者是講鑑識科學的 Michael Tay Ming Kiong,不知道為啥鑑識科學在新加坡很紅,連敝系都有開相關學程。聽他演講唯一的收穫是,新加坡其實也是有箱屍案和虐嬰的 XDDDD。那個箱屍還是被放在烏節路的捷運站喔!所以來新加坡觀光,看到行李箱請不要亂開,科科。

有一個視訊講者最後無法出席,是比較可惜的地方。總體來說,這個涵括多面向的演講,著實令我這小菸酒生開了眼界,讓我得以藉著這次機會,管窺人類的未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