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5

簡體中文

來新加坡一年以後,我對簡體中文的忍受度終於低到爆發了。上網搜尋了關於簡體中文的評論,因為覺得不可能只有我(或是少部分華人)認為簡體中文是沒有資格取代繁體中文的。倒不是族群意識作祟,而是簡體中文完全捨棄了中文最有邏輯的部分。
中文中,我認為「文」是最難記憶的,因為雖說象形、指事、會意,要是沒有一點想像力,還真不知道文想說的是什麼。可一旦能掌握這些基本的「文」,由其衍生出來的「字」,就不難記誦了。而中文最美的部分,是可以望文生義,由文字的組成,就可以猜出他所代表的意思。這是使用拼音的語言所無法達到的。

然而天才共產黨在頭腦發熱的文革時期(甚至現在)居然認為繁體中文太難學,對掃盲和文化進步是一大阻力,因此有必要簡化中文的寫法,尤有甚者,甚至要推行拼音(就像現在的馬來西亞)。先談改成拼音的優缺點,優點是以音記文,對會講「官話」的中國人是非常有利的,因為他們發音標準,學起中文變快許多,不用記難記的筆順;但是缺點可是一大籮筐:(1)對非官話區的廣大中國地區,如華南、華中、大西部,這些地方的人不講北京話,總不能用方言學拼音吧?(2)中文的四聲,如果沒有額外標記,就會更加難讀;(3)之後學英文會遇到很大的障礙,看到英文可能會用中文發音,或是中文發音變得不標準,畢竟連用微軟的簡體拼音輸入法,我都覺得英文的字母根本不能完整表達中文的音韻。(可以參考注音-簡體輸入法對照表的音符)所以簡而言之,拼音是弊遠遠大於利的一種取代方式。

那麼簡化的中文字呢?以下的觀點多取自《漢字簡化得不償失》,由旅居德國的中國人,彭小明先生所著。

老實說,簡化的中文字對初學者來說,確實是比較容易的,因為筆順少,相對記憶就簡單。但是如果想完整學習中文,而不是略知一二,往後的學習會遇上更大的困難。一是捨棄中國文字五千年來演化出的六書精髓,讓往後學新字不能舉一反三,許多簡體中文的形聲字偏旁都改了,甚至不同偏旁用同一個符號代替,像是難(难)、歡(欢)、雞(鸡)裡,一個又可以代表三種不同的聲符,真是偉哉!共產黨。簡化是簡化了沒錯,但是聲符失準加上毫無邏輯,反而更需要硬背。

第二點不能怪共產黨,因為他們大概料想不到,50年後電腦普及,打繁體中文和簡體中文速度根本沒差。(事實上我認為以注音符號來輸入、加上四聲反而比單純拼音,無法輸入四聲的簡體中文更快而準。不過對貫用簡中的人,也許有更好的,例如類似倉頡輸入的輸入法。)彭小明先生的著作裡,也提到,掃除文盲主要是讓不能讀的人會讀,中國社會裡真的需要大量寫作,或是真的能受惠於簡化漢字、節省時間的人,寥寥無幾。而人類閱讀、認字,不是像電腦一樣,一筆一順去認,而是將中文字視為整體去認知。有點像是最近很紅的 QR code。我倒是很好奇有誰可以看到一個字就說得出來裡面有幾畫的(數字除外),還記得小時候查字典常常查不到字,因為筆畫都算錯(誤)。

第三點是通同字,簡化字用了大量假借字,這在彭小明先生的著作裡,特別提出來,是一種文字的退化。中文字演化是越來越專一,一字一義,而非一字多義,像我們讀文言文,就是因為古早時字少,大量的轉注假借字讓後世解讀不易。共產黨的用許多同音字取代較難寫的中文字,反而造成閱讀困難。有用過 word 的繁簡轉換功能就知道,后後和乾幹干,每次被亂改得囧感有多麼大。

缺點不勝枚舉,而好的地方是,中國開始有學者意識到這問題,有人主張復繁,但是也有人說全面復繁(不是全面啟動)社會成本太高(雖然我覺得大部分的年輕人其實是看得懂繁體中文的?),因此彭先生主張「識繁用簡」,寫字還是可以用簡體,不過官方語言一定要全面復繁,這樣才不會造成語意上的誤會。至於私下書寫,老實說台灣人也用很多俗體字,像是「臺台」、「體体」、「雲云」等等,行草俗體取代楷書正體,在私人通信裡無傷大雅,就像美國口語或是香港口語,可以用,但是還是要有統一的文字。

在彭先生的著作裡還有其他理由,有興趣的人可以點閱連結。這是一本非常值得一讀的、客觀寫就的書。

另外提供拒絕識正書簡串連貼紙連結,歡迎取用。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