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9

021 溺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索隆現在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還有腦袋裡,師父曾經問過他的一句話。

他眼睛是睜開著的,但是視線卻模糊不清。他已經無法思考,那究竟是因為鹽分,還是因為腦戴運作的速度變慢了。他的鼓膜上,盡是心跳的重擊,急促而狂躁。他也可以感覺到肺泡微血管的擴張,但是氧氣似乎無論如何都交換不進他紊流的血液。


一把槍從他頭頂落下,被壓縮的空氣聚集成泡泡,在他頭頂無聲破裂。他看槍從他身側以慢速落下,一閃神,些許海水進入他鼻腔。他趕忙回神,雙腿重新往下蹬,這才想起剛剛停下動作,正是因為小腿肌肉已然發痠。

如果那個臭廚子看到他現在這副窘迫樣,八成會笑斷他的腰吧。那細的、一把握不滿的腰。腰上裹著的,他永遠分不出有啥差別的襯衫,還有黑色西裝外套。外套口袋裡總可以找到一把瑞士刀,而索隆總嫌那娘氣。

『廚師總得帶刀。』他會手夾著隱形的菸,說明著他的習慣:『做飯時,這小刀比你那大刀有用多了。』

他吐了一口氣,像在嘔氣。然後他覺得腦袋昏沉,身體也漸漸無力。耳朵裡鼓噪的心跳聲,似乎也轉小聲了。他逐漸可以聽清楚海水流動的聲音,嗡嗡然,如同貝殼覆耳。隱約,還有物體掉落海中的聲音,還有一直在他腦海裡,師父曾經問過他的話。

『臨死前,你會想到誰?』

突然他感到一股拉力,像是初娩出的胎兒被助產士拉出母體那般,他一時間忘了怎麼呼吸,只知張口,直到他被摔到地面,來自背部的撞擊震出他氣管裡的積水。他像初生的嬰兒一般,努力想看清前面的景色,好不容易對好焦,卻讓他以為他還溺水。

金髮末梢滴著水的香吉士在他眼前說:「你果然還是一個只能生存在陸地上的臭劍士。」

『還是臭廚子…』他只能在心裡咕噥,兩人都沒注意到他的表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