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6

022 樾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真他媽的見鬼。』香吉士手抱胸,以比平常更頻繁的頻率晃動手中的菸。他是不曾迷路的,所以他也不願承認他走到徑外的林地裡;而他更不想承認的,是他之所以會落到這田地,都是因為索隆。


『路癡至少還知道路長什麼樣子,無腦綠藻是因為整天漂在水上所以不知道什麼叫做路嗎?』兩人原本走在密林的獸跡上,一前一後隔著剛好可以看見對方的距離。也許因為沒啥互動,當香吉士最後一次回頭確認索隆是否跟上時,索隆早就不在身後。

香吉士以菸就口,卻沒有吸,他腦中有著大概的方位,但對於要怎麼走回原本的路上,卻沒有把握。令他心煩意亂的原因,除了要在這片叢林裡找回有保護色的某無腦生物外,還有那不時竄出的蚊蟲。一直以來,他對六隻腳的生物都有恐懼,或許是因為以前在餐廳廚房裡的蟑螂大軍讓他留下恐怖的印象,在萬里陽光號的廚房內,別說蟑螂,連一隻螞蟻都別想看到。

然而現在不是在他的領域內,樾下晦如,蚊蚋四起。那些蚊蟲振翅時不發出一絲聲音,犀利精準地就朝他眼前飛,然後一個垂直拉升,再從他頭頂掠過。起初他還會被這些小蟲驚擾,拿著薄荷菸在臉前揮舞驅蟲,之後索性把菸舉在臉側,把菸權充蚊香。廚師是不能抽菸的,然而整艘船上只有他和索隆知道香菸會鈍化味覺。

除了飛竄的蠛蠓,從褲管口爬入的螞蟻和從皮鞋上一躍而過的螽螟也讓他神經緊繃。原本在林間穿梭時還不覺得明顯,一旦停下來,好像所有六足生物都往他撲來。他再跺了跺腳,無意間壓斷一根樹枝,清脆的劈啪聲挑動他的聽骨,在耳旋內擴大回音。香吉士愣了一下,仔細再聽,才意識到那聲音不是來自腳下,而是周遭。

他抬頭,映入眼內的只有淒綠的樾色,陽光透不進密林,而落葉枯枝熟果鳥躍猴跳鼱動地挪風穿水泌,都讓密林沙沙作響。時而東傳鵯喚,西以鼩噪相應;時南起鷯囀,而鼯越北枝。窸窸窣窣,每當他想看清一聲源,總有另一個地方傳出躁動。四面楚歌讓他下意識地捏緊了手中的菸。

一時,右方的灌叢輕晃了幾下,香吉士緊繃的神經馬上讓他做好踢腿的準備。自灌木後出現的,可能是一隻迷路的野兔,也可能是追逐獵物的巨獸。他在腦裡模擬好對方的要害,以及該如何下腳。

灌叢搖晃加劇,最終撥開枝椏的,也一手抓住香吉士的皮鞋。

「你這臭廚子,沒事不要亂走。」索隆挨了一記卻若無其事,倒是香吉士一閃神,掉了手中的菸。

「我糙。」他輕盈迴身,順腳把菸踩熄:「搞清楚是誰迷路先吧。」

兩人互望一眼,一如往常地指向反方向對對方說:「路在那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