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9

024 擔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照往例,娜美還是把索隆指派給香吉士差遣。說是差遣,香吉士倒寧可自己扛回一船海賊所需的食糧,而不是一邊物色糧貨一邊還要注意路癡綠藻頭的行蹤。可他今天卻沒有抱怨什麼,默默的背起隨身的棕色帆布包,連喚索隆都不喚就下了船。索隆一時還在整理船纜,多虧佛朗基提醒他才知道香吉士走遠了。騙人布看著香吉士離開萬里陽光號,沒有過往必定會有的爭執和懇求娜美把索隆換成羅賓的鬧劇,覺得不太自在,卻不能也不敢在這時候開玩笑。

魯夫倒是在兩人離開後第一個開口的:「香吉士真的沒問題嗎?」

眾人皆向聲音來源望過來,卻只有羅賓應了一句:「大悲無淚。」

索隆這回沒有一下了船就開始迷路,他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緊跟在香吉士身後。然而逛了大半天,該買的食材幾乎都買齊了,自己手上仍然空無一物,倒是香吉士肩上的布包,已經滿地快闔不上了;幾次要掏錢,也得把手中的袋子先擱在地上。

索隆是知道香吉士的力氣的,不下百次他曾看他在半夜翻甩沉重鐵鍋為他炒下酒小菜;當然這想法的根源絕大部份是來自香吉士交手時,得盡全力才能擋住對方攻擊的體悟。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香吉士的力量來源,他不若自己充滿肌肉,卻每每能和他打成平手──自然他是不可能讓步的,就算對方是那個圈圈眉。現在看他神色自若的扛著那些至少一個月份的糧食,似乎有點參透香吉士訓練的方式。

索隆看香吉士清算了找回的零錢,微笑道過謝,伸手要拿起暫擱在地上紙袋:身體微向左傾,旁分的瀏海遮住他的左眼。他記得剛見到闊別兩年的香吉士時,有點不習慣他改了分法的髮線,還半嘲笑地跟他說圈圈還是在眉尾好看一點。而香吉士當時正在整理久未使用的廚房,似乎因此沒有生氣,只淡淡地說:「總得要有一個人注意左翼攻擊。」想到這,索隆下意識地動了下左頰,左眼上的疤牽動髮際。

香吉士終於抱起地上的紙袋,要往下一個攤位前進。索隆半瞇的右眼裡,香吉士的身影完全被大包小包的雜貨給遮掩。索隆記得東海有一種職業叫腳伕,專門給人擔東西掙錢;小時看他們把超出自己體重好幾倍的貨物扛上身,都會想到螞蟻,那麼卑微,可是當雇主喚他們,卻又會回以彷彿可以抵銷承載重量的笑容。

就像現在香吉士對攤販詢價的那種笑。在索隆看來,那個笑容之重足以把心拉沉到底。

香吉士又把手中的紙袋放了下來,自口袋裡掏出錢包的同時,一個小布袋一起掉了出來,香吉士彎身拾起、放回褲袋裡,繼續算錢。那布袋是昨天送到陽光號上的,為了它,巴拉蒂餐廳的一名夥計輾轉花了一年的時間。索隆覺得自己再難忘記香吉士聽到袋裡裝的東西時,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當時所有船員都看著香吉士不知如何反應,喬巴的眼裡甚至已經有淚珠打轉,香吉士卻只是維持他那個表情,以一種像咳嗽糖漿那樣虛假的甜蜜語調說:「你大老遠跑來,應該也餓了,要吃什麼嗎?」

香吉士付完錢,手中又多了個提袋,但是他仍然沒有開口要索隆幫忙,就像昨夜魯夫問香吉士是否要為哲普降陽光號的旗幟,香吉士只無言搖頭,手裡緊攢著裝著哲普食指、中指與姆指骨頭的布袋。海上不流行火葬,通常屍體是隨著海流餵魚去的,哲普的右手三指卻被留下來,餵水族箱裡的小魚。小魚吃不下骨頭,所以那三隻香吉士也習慣用來抓調料、嘗味道的手指骨便被保留下來。而裝指骨的布袋,是當年哲普和香吉士流落荒島時,裝著僅存食物的袋子改製的。

『是生病,他太老了。』夥計邊吃著哲普教給香吉士的私房菜,邊這麼回答香吉士。說回答香吉士也不真切,香吉士幾乎沒有問任何一句話,只是在手裡摩搓著布袋,聽其他人詢問細節。大悟無言。

『至少帶著他去ALL BLUE。』臨走前,夥計這麼說,然後朝港口另一艘海賊船離去。

香吉士窘迫地站在原地,手中的魚鮮不適合和紙袋裡的麵包放在一起,也不適合擱在地上,但無空閒的雙手也不允許他抱起地上的紙袋。原地佇立像石頭,默默承擔也像石頭,連他總是封閉的心,都像石頭。 索隆向前一把撈起紙袋,趁著香吉士還半彎著腰,連他背上的包也想順手撈起,但背帶卻還緊箍香吉士的肩頭。

「你幹嘛?」

索隆往香吉士的藍眼直瞧,原本就是水色的眸子上,再漾了一層水霧。他見著,更加重手的力道:「太重了,我拿。」

「我又不是女人,我可以拿。」香吉士直起腰,沒有讓步的意思。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女人,可是你顯然不知道你不是一個人。」邊說,邊熟練地像幫他脫下西裝外套般,自香吉士肩頭褪下背帶。

香吉士聽任索隆把東西自自己身上轉移到他身上,回道:「我不是一個人。我還有老頭陪我。」

索隆調整了一下背帶的鬆緊,以適應自己壯碩的前胸:「我看是你背他而不是他陪你吧。你別忘了你還得負責大家的伙食、陽光號的安全、幫紅腳的見識ALL BLUE,還有當我的左眼。事情有夠多的你,這點東西就我搬吧。」稀哩呼嚕說了一大串,最後那句還是為了掩飾前一句而加上。

香吉士拎著魚,一時反應不過來,而索隆似乎也為著自己的多言感到不好意思,沒認方向就直著亂走。看索隆要朝剛剛兩人走來的方向過去,香吉士還真哭笑不得。他以手順了下瀏海,手背抹了下臉,對索隆喊道:「綠藻球,是這邊。」

「不是這邊嗎?」索隆一臉認真地問。

回到陽光號,香吉士默默走回倉庫安頓食品,索隆把東西擱在倉庫門口後,便嚷著說要釣魚。魯夫自然又是第一個應和的人,卻被騙人布叨念說該先去幫香吉士把那些食物整理好。喬巴早就抱起一包馬鈴薯問香吉士該放哪裡,佛朗基看著香吉士搬了那麼多東西回來,嘖嘖說下次應該要換他去幫忙搬。布魯克拎起一個放乾貨香料的袋子說他不能拿太重,怕閃到腰。羅賓不留情面地笑說:你哪裡有腰呀。而娜美則在接過香吉士給他的找零後,指著他身後的一團混亂對他說:看,大家都愛你。

香吉士回頭看過去。大笑無聲。

完稿於2011/2/19

某舒曰:
大悲無淚,大悟無言,大笑無聲,是佛家偈語。
而大愛是包容,是承擔。

6 comments :

  1. 寫的好棒哦~我最後看到哭...那麼多人關心著香吉士愛著香吉士的感覺真好!!真幸福!!

    ReplyDelete
  2. 噗~感謝誇獎 T^T
    害你哭真不好意思<自重
    我本來想寫甜文的 orz

    草帽團是個人情味濃的地方 :)
    香吉廚這麼好的船媽<何?
    當然要好好愛囉~

    看文的大家也要幸福喔~

    ReplyDelete
  3. 妳好,看完之後忍不住想要留個言,
    這是我第一次看妳的作品,
    有種好恨自己現在才看到的感覺,
    真的好感動好感動,最後也忍不住落淚,
    但絕對不是那種難過的眼淚。

    淡淡的文章,包含著一股暖流,
    既清新又不會無味,後勁也相當的強烈。

    我很喜歡那句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女人,可是你顯然不知道你不是一個人。」
    一語道盡香吉士不是一個人,在他身旁還有草帽海賊團的大家,
    守護著彼此。

    對話不多,
    但每字每句、一舉一動都是大家對香吉士的愛與關心,
    短短的文章帶出了草帽海賊團對彼此的感情,
    我真的好感動。

    真的好喜歡這篇文章。

    ReplyDelete
  4. @MIYABI:

    承蒙不嫌棄。

    我喜歡寫索香夫妻檔,因為他們雖然彼此看不順眼,但是戰鬥時卻是很好的夥伴。整個草帽團也是呢!平時雖然愛互相吐槽,可是如果有誰受了委屈,船長一定帶頭討公道。

    搞笑幽默中又有情深義重,所以喜歡這部漫畫。而私心偏愛夢想在眾人中顯得幼稚的廚子。喜歡寫他,所以喜歡寫跟他總是背對背把脆弱的一部分交給對方的索隆。

    我會繼續努力寫下去的<講得好像很多人期待一樣<毆

    ReplyDelete
  5. 我覺得妳寫的很棒啊!!
    這對我來說已經是甜文了:)
    會哭是因為覺得很感動...
    在不知不覺中香吉士的一舉一動或笑或哭或生氣什麼都好,我好像也會跟著同樣的心情~
    而看到眾夥伴們這麼對他,我真的很開心呀~

    希望可以看到更多妳的作品,我很喜歡啊啊啊~~~(擈抱)←欸

    ReplyDelete
  6. 噗 被你說的我都羞了
    大家都是廚子魂呀 XDDD
    大家都希望小香吉幸福吧 :)

    我會努力的!!撲抱歡迎<喂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