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9

社會企業 Social Enterprise (2)

接續上一篇的內容,根據演講者 Mr. Hans Reitz (Grameen Creative Lab founder and CEO) 的說法,北翁布里亞人在 14 世紀開始使用 bisignes 這個詞。Bisignes 這個古英文單字其實就是 busy+ness 產生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忙碌。但是,忙歸忙,到底再忙什麼?

在北翁布里亞,這種忙碌在於過冬的準備。當時的聚落必須在 9-11 月準備過冬,而 bisignes 就是描述聚落間各個家族互相幫忙彼此準備過冬的食物和房舍。所以就某方面來說,「商業」的語源來自互助,如同社會企業的概念,不過 Yunus 教授的社會企業有更嚴格的定義。

Yunus 教授在領諾貝爾獎的演講中,提到他所謂的社會企業,是 (1) 創業者在回收投入成本以後,就不能再從公司獲取更多利潤,而同時這個公司可以靠著自己的利潤永續經營。(2) 這個企業是為了解決社會問題而創立的。不過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哪天有人能創立一個公司,同時能幫助改善社會問題並且能為創辦者創造投資利潤,那更是美事一件。

第一個成立的社會企業,是在孟加拉的一個優格工廠。這個優格工廠在創辦前,Yunus 教授向投資人解說他的想法。首先他告訴這個金主,他想要生產一種優格,裡面添加有所有小朋友成長需要的營養素,發育中的小孩只要每星期吃兩杯,就可以獲得足夠的營養,同時這個價錢不能太高,必須是所有孟加拉貧戶可以支付的價位。

金主聽了,覺得這主意很好,於是說:That's do it!

Yunus 教授吸了一口氣然後接著說,但是你投資這個工廠只能把你的投資金額賺回來,不能多賺一毛錢。也就是說,你的投資可能不會賠,但是一定不會賺。

金主聽完,還是同一句話:That's do it!

Yunus 教授見到他的反應,只說:I don't think you under stand me. I'll send you the details. (我覺得你不懂我的意思,我再把細節寄給你。)說完,頒獎典禮現場一陣笑聲。

值得慶幸的是,那位金主確實知道自己在幹嘛。他回覆 Yunus 教授的 email 裡說他完全明白教授的意思,他覺得這麼做很有意義,於是有了 Grameen Danone Foods Ltd. 這間公司。

然而解決孩童營養不良並不是這家公司唯一的優點,兜售優格的工人中,許多是原本沒有工作,必須靠乞討維生的遊民。Grameen Danone Foods 知道這些遊民常常挨家挨戶乞討,所以對每個村落中的家族都相當了解,而村落裡大部分的人也都認識這些遊民,讓他們去賣優格,不但給了他們工作和溫飽,也讓他們活得更有尊嚴,尤其後者是很多社會福利政策無法辦到的。
因此,和一般企業捐款做慈善非常不同的一點就是,社會企業能賦予受助者尊嚴,而尊嚴,是讓這些受助者願意更加努力向上的動力。

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聽起來像是很多人想要的生活,但是無法自食其力對大部份人來說,是沒有成就感的事。藉由灌注成就感到受助者身上,此一微妙的心理激勵讓社會企業起了鞏固社會安定的重要作用。許多社會福利完善的國家,如北歐國家,目前正受到許多人不工作,就只想靠社會救濟過好生活,而讓老實工作的人們納稅負擔他們的生活費用。美國在柯林頓總統時期亦取消無條件社會救助,受助者必須工作才能獲得報酬。受助者有工作,同時也能安撫平衡那些幫助他們/未受幫助的人的情緒。

這種「付出-收獲」關係在另一個社會實驗 (social experiment) 中也得到證明。在 2010年二月的一場題名《Social experiments to fight poverty》的 TED 演講中,Esther Duflo 教授舉了一個在非洲發放蚊帳以減少虐疾傳播的實驗。實驗中有一組是獲得免費蚊帳,另一組是需要以非常少的錢購買試用,如果用了不滿意,可以退貨。對捐助者來說,免費贈送和低價販售兩者並沒有多大差別,可是對受助者來說,這兩個差別可大了。

免費獲贈蚊帳的那一組,蚊帳常常不是拿來「當蚊帳用」,它可能變成魚網,或是就被扔在一旁。可是需要用少許金額購買的那一組,蚊帳確實發揮了正常的功用,甚至還有「客戶」回購,乃至想幫家裡的牛也買一個。原因在於,當他們需要付錢購買時,他們會更仔細詢問這項「商品」的用途,也因為花了錢,所以不管怎樣都會使用。花錢的過程可以讓人有滿足感和尊嚴,而花錢買來的東西也比免費的珍貴。因為這種心理,讓低價出售蚊帳的村落,瘧疾傳播率下降不少。

聽起來,社會企業真的是落後國家的救星,不但給予那些人溫飽的機會,還提高了他們的自尊。

但是,社會企業還是有它的限制。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