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6

026 填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本篇為百字【】下篇。日文對話有。





惠子抬起頭,見是醫忍把伊魯卡的遺體推出病房時,床架碰到病房的門框。她目送他們離去,起身走向醫院的食堂,像她每次來探完病那樣。

忍者通常不長命,尤其是忍術不夠高深的忍者,因為長期使用大量查克拉又不知道如何蓄養,能活到耳順之年就堪稱高壽了。伊魯卡年輕時雖然也常出生入死,不過因為之後都在忍者學校教書,相對地也比較不會過勞。然他最後一年仍都是在醫院度過的。

惠子記得那天她剛出完任務,才到火影的辦公室報告完,就接到醫院的通知,說伊魯卡被送到醫院,是輕微中風。惠子顧不得跟家裡人說聲會晚回家,便直奔醫院,醫生說中風不嚴重,但是他還是不要出院比較好。

「どうしてしますが?」惠子問。

「脳へ動脈瘤はありますです。」醫生回答。

腦部動脈瘤的主要症狀是劇烈頭痛與無法預測的暈眩。另外還有無法預期的血管瘤破裂與隨之而來的死亡。醫生說伊魯卡留在醫院裡,一方面日常生活有人照顧,二方面他如果暈倒而受傷,在醫院也好就近處置。另外就是一旦血管瘤破掉,在醫院緊急處置下,或許可以增加一點存活的機率。

惠子看了一眼沉睡中的伊魯卡,接受醫生的建議。於是這一年來,伊魯卡就住在醫院裡,惠子沒有跟他說血管瘤的事,只說他住醫院,她比較放心。惠子如果沒有出任務,必定每星期固定來看一次伊魯卡,每次探視完,或者在疲憊的伊魯卡床邊看他入睡,或者和伊魯卡一起到食堂喝個下午茶。而他們總坐在她現在坐的這個、可以看到醫院外一大片草坪的位置。

「海野恵子さんですが?」

惠子聞聲回過神,一個白髮長者站在她對面,左眼有著一條長長的疤痕,因此而緊閉著。

「私は羽田樫です。」老者瞇眼笑著,回應了惠子不解的神色,報上自己的名字。「私は病院でイルカを知った。」

惠子愣了一下,才明白眼前這位老當益壯的忍者,是醫生口裡那位每天都用輪椅推著伊魯卡道草坪上透氣的人。



羽田樫,是旗木卡卡西在去年回到木葉村以後的新名字。少了中間的兩個音節,新名字似乎隱含著他不得記憶的三十年光陰。

四十年前,由火影特別指定的短暫婚姻替他留下了旗木家的血脈。但隨著孩子出世,他也得告別才剛培養出感情的妻子,接受一項超出他預期的長的任務。

卡卡西三十多年來從沒有看到自己的孩子長什麼樣子,只輾轉聽說是個跟他一樣有一頭白髮的女孩。因為妻子是火影特別挑選出來、血統純正的「素子」──無論是跟誰婚配,生出來的小孩一定會遺傳父親的所有天賦,因此凡有血繼限界的家族,無不希望能娶一房這樣的妻子。但為了防止有血繼限界的望族藉此滋事,有這樣特殊體質的家族被火影秘密的保護在村外,同時為了保持血統純正,這一氏族不得不近親通婚,也因此許多後代有特殊疾病。族長見如此下去不是辦法,於是不顧火影的規定,自行下令村內所有男女子也可以自由於外族人婚配。卡卡西的妻子「黛莉」於是成了僅存的幾位純素子。

卡卡西知道這是火影的安排,任務至上的他也只得接受。婚禮前幾天,內心五味雜陳的他約了伊魯卡到後山想聊天解悶,但又說不出他將結婚的事實。他在幾杯白酒之後,故做隨性地問伊魯卡如果他和一個女人結婚了,他會怎麼想。伊魯卡一臉傻樣的衝他一笑說: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雖然婚禮當天傍晚,他從伊魯卡的反應知道這事雖然天經地義卻非盡如人意,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他,還是懦弱地先逃離那令人尷尬的場面。之後他們鮮有交集,直到火影的任務令下來,他才發現始終他能託付的人只有伊魯卡。

旗木黛莉在卡卡西離開後,照卡卡西所說的「有什麼事就去找伊魯卡幫忙」。黛莉體弱,難以自己照顧孩子,於是惠子自出生後便常常住在伊魯卡家。伊魯卡喜歡小孩,對黛莉於焉有了愛屋及烏的情感,但是照顧小孩他很在行,對常常失神、自言自語的黛莉,他卻無法幫忙。黛莉似乎被施了咒,因此對於卡卡西出任務這件事情的記憶也有些模糊,伊魯卡沒有資格過問暗部的任務內容,只從黛莉的喃喃自語中,約略猜出這是個間諜任務,出任務的地點是北方,也是素子村落所在不遠處的一個波忍支部。

卡卡西對這些往事基本上是不復記憶的,三十年來只要有關於任務的記憶都被消除,但是他再次見到伊魯卡、明明也是任務一部分的那個晚上卻歷歷在目。

那是任務的最後一項工作,當他依指示來到伊魯卡家門前時,還以為伊魯卡也參與其中。他正要開門,卻聽到後方傳來極輕的腳步聲,回頭時順手丟了幾把手裡劍,卻被對方輕易躲過了。他瞇了眼,看清是另一個暗部上忍,對方對他比手勢,說是跟他一起執行任務的。

向來獨來獨往的卡卡西,直到開門看到任務指定要殺的人時,才知道火影之所以要多派一個人來,是因為怕他無法完成任務。

黛莉一看到來人,馬上像發瘋似的在屋裡亂轉,對著伊魯卡吼著騙子,又對卡卡西身後的人鬼叫,對卡卡西,她卻刻意忽略,彷彿要逃避這個事實。卡卡西的頭髮雖已染色,但黛莉的體質卻讓她能感應每個人的查克拉型態,她在卡卡西進門前,就知道他來了。滿心期待能和闊別六年的丈夫見面,卻是自己的死期。

素族,在卡卡西的臥底調查中被確認和波忍支部勾結,意欲脫離木葉的管轄。波忍因為創立的時間比較晚,在各個忍部雄霸一方後,波忍要立國也只能選擇國土貧嵴、多為峽灣的北海沿岸。這一族大多數後裔像游俠一樣,四處接任務,如果找到可以定居的地方就長住下來,於是整個大陸上四散著波忍支部,其中木葉北邊的支部是規模最大,也最有野心的。看準木葉村連年來受到曉和尾獸事件的波擊,好不容易平定下來,卻也元氣大傷,連素族這樣一個小氏族都不再像以前一樣能完全掌控,於是興起併吞木葉的念頭。

素族長期受到箝制,對木葉火影是又懼又恨,而波忍釋出的善意,加上大多數素族通婚對象來自他們,於是便對波忍入侵木葉的計畫表示支持,也願意在起兵時替波忍開路。

卡卡西在臥底期間得知這些消息,證實了火影的猜測,這也是為什麼在出此任務的期間,素族內所有血統純正的男女都被指婚給木葉的血繼限界族裔,畢竟比起尾獸之亂後,元氣大傷的各望族,北方波忍才是在背芒刺。

波忍的計謀被證實後,木葉也開始積極準備,在起事前一天晚上,就把亂事消弭了。為了不留後患,火影下令把剩餘所有素族的人也都殺光。卡卡西並不知道這件事,他在傳遞完進攻的時間消息後,就被火影留在木葉村,說是有其他任務要他執行。

於是卡卡西看著黛莉,多年來他第一次無法下手。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即便是他的結髮妻──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看著黛莉,再看向跪坐在一旁的伊魯卡。伊魯卡低頭不語,斷然是不想插手這件事。跟卡卡西一起執行任務的忍者,低聲對卡卡西說了一些話,卡卡西攔住他,想自己動手,黛莉對另外兩人的言語攻擊越來越犀利,另一名忍者見卡卡西遲遲沒有動作,便不顧卡卡西的交代,迅速完成了任務。

卡卡西的面具上濺滿血跡,順著面具留下來的血,模糊了他的視線。他只聽到伊魯卡有禮地請他們把房間收拾乾淨,還有另一名忍者要他到外面靜一靜。他茫茫然走出房子,擦了一下面具上的血,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一眼他過去常常盤距其上的路樹,忽然聽見屋裡傳來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他一飛身躲上樹。

出來的人是伊魯卡,他掃視一下四周,像刻意不看向卡卡西這邊一般,將視線停留在天空。這時,卡卡西才發覺當天是滿月。

黛莉死後,卡卡西便跟火影要求回到暗部,到其他國家出長期臥底任務,多少年都沒關係。

「木の葉村で、私の名前を消え去るなさい。」

卡卡西要求火影將暗部忍者陣亡的撫卹金全數交給伊魯卡。他躲在過去常等待伊魯卡出門的那棵樹樹梢,看著伊魯卡面無表情地收下那筆錢,說不上是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還是心沉了一下,只覺得胸口甸甸的。後來他也參加了自己的喪禮,捨棄自己的名字長達三十多年。

三十年後他回來,靠著退休俸過著清閒的生活,不問世事,也從未主動去打聽伊魯卡的消息,只是那天恰好他去找火影,碰到慌忙從辦公室衝出來的惠子。他一眼見到惠子純白的髮色和與黛莉神似的容貌,馬上知道她是誰。和火影談完,他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為什麼剛剛那女的這麼匆忙。

火影看了他一眼,說:「海野イルカ先生は入院しました。」

卡卡西覺得三十年前的感覺又回到胸口,他握緊剛剛火影交給他的文件,告辭火影。在要離去前,火影對他說了醫院的名稱。

起初他只是遠遠地看惠子在食堂和公共區域推著伊魯卡到處逛,伊魯卡對任何事都沒有反應,推著他前進的惠子彷彿是在自言自語。後來有段時間惠子出任務,他見不到伊魯卡,去護理站確認伊魯卡沒出事後,他考慮一會,還是取代惠子平常的工作,推著伊魯卡去散步去了。

從那之後,只要聽說惠子出任務,他就會無聲地陪伊魯卡出去散步。一次他把伊魯卡推到庭園裡的一座小丘上,傍晚的天空蒙上霞光,橘紅色的夕照也灑得他們一身。卡卡西看了一會,低頭看伊魯卡的表情。伊魯卡的眼睛輕閉像當年他無聲告別時的樣子,包括眼角的濕意,只是順著眼角,多了這麼多條當年沒有的皺紋。

他才發現,他失去的不只是名字。



「さっき、私は霊園へ行ったので、遅れしました。」羽田樫用有點頑皮的語調對惠子說話,彷彿他的遲到還是跟以前一樣可以原諒:「墓地を変更しました。」

惠子對他不合時宜的俏皮和莫名的解釋有點不明所以,但基於是初次見面,還是禮貌性地微笑回答:「あなたがお父さんと散歩をすることがありがとう。」

羽田樫看她笑著,把手中的一封文書交給了惠子,要她回家再開,然後告辭。惠子想請他吃點點心,聊聊他和伊魯卡之間的事,但羽田樫堅持他還有其他事要忙,必須離開。於是惠子沒有聽到一句「節哀順變」的話,好像羽田樫也是伊魯卡的至親,所以他也只需要聽人對他說這類安慰的話一般。

惠子到了半夜才從孩子與家事中抽出空來看羽田樫交給她的信。然而一打開信封她便驚呆了。信封的摺法恰恰是暗部才會用的密摺法,不要說封回去,甚至連打開都有可能遭信裡封存的忍術攻擊,而一碰則開,卻不留摺痕的疊法,更是讓打開這封信的人無法照原樣折回去。羽田樫曾經是暗部的一員,但是同樣身為少數幾位暗部成員的自己卻從來沒有聽過這人的名字。

信的內容是墓地更動同意書。村內不同等級的忍者有不同的墓園,而卡卡西就是被「葬」在暗部墓園裡。這封信也證實了惠子的疑慮,羽田樫把原本應該要葬在中忍墓園的伊魯卡,調到暗部墓園裡了。能讓火影這樣大幅變更的,除了功績卓著的暗部上忍,應該沒有別人了。只是羽田樫這名字從來沒有在海野惠子的記憶裡出現過。

隔天,惠子依著信上的指示來到暗部墓園裡,羽田樫替伊魯卡遷移的墳地探視。新挖好的墳穴邊上還堆著潮濕的土,簇新的墓碑上,海野イルカ的字樣稜角分明。六十七年的時間裡,惠子參與了其中三十七年,她確信自己對伊魯卡是又愛又敬,愛他的和藹體貼,敬他對她這無依無靠的孩子付出這麼長的光陰。但是她不敢確定伊魯卡對她是毫無顧忌的,因為她總是看不透他深黑而不反光的眼後,模糊渾沌的想法。

可也許就是因為這種不確定感,讓她對伊魯卡的執念更深。

她站在原地看了新墳好一會,才將目光移到附近的其他墓碑上。伊魯卡墓地右邊的墓碑上,模糊地刻著ハタケカカシ的片假名。旗木卡卡西,赫赫有名的天才忍者。海野惠子從進入忍者學校開始就對這名字不陌生。除了幾乎每堂講結印的課會提到他,水遁之術的實務課也少不了一堆卡卡西為火之木葉的體質改良過的水遁術,只是在家裡,無論她怎麼問自己同樣在學校當老師的養父,伊魯卡總是虛應故事的敷衍過去。

他這樣的行徑反而勾起惠子強烈的好奇心。於是十歲那年,剛拿到上忍學校入學資格的惠子,便迫不及待地跑到傳說中紀錄著所有傑出校友檔案的校史室去。當她看到旗木卡卡西在他十二歲的畢業照裡,頂著一頭蓬亂的白髮、玩世不恭且倨傲地笑著時,她馬上就知道那是他的生父。木葉村裡找不到第二個跟她一樣七歲就開始白髮的人。而她也是火之國歷史上極少數跟卡卡西一樣可以使用純正水遁術的忍者。

在養父墳旁看到生父三十年前就立下的墓碑,五歲時母親死前對伊魯卡歇斯底里地吼著「海野さんは、五年間に私を殺すことができましたので、どうして私の夫はこの任務を実行しますが?」的情景,又回到眼前。無論父親是懷著對母親的愧疚而自殺,還是因為任務意外死亡,都改變不了她在十歲那年央求伊魯卡讓她改姓海野的事實。

她記得伊魯卡深不見底的黑瞳並沒有聚焦在她身上,彷彿她身後還站了一個人,而伊魯卡的回答是對他說的。好吧。無可奈何的妥協。

惠子想到此,竟覺得伊魯卡照顧母親和自己,其實只是對旗木卡卡西無悔的承諾。她不懂為什麼伊魯卡會願意替旗木卡卡西做這麼多事。她蹲下身來,用手撫過這個她恨了快三十年的姓氏,好像如此一來,她就可以理解伊魯卡的想法。當她的手停在第三個片假名時,她突然覺得脊背一陣發麻,她的手正好遮住中間兩個片假名,餘下的字符成了她口裡喃喃念著的「羽田樫」。

之後一星期,惠子接連參加兩場喪禮,一場是為了自己的養父,一場是以暗部忍者的身分,密葬一名前暗部的成員。兩次葬禮,一場午晝一場子夜,惠子都站在同一個地方,看著木棺緩緩降下,沙土覆蓋靈柩,填滿時光。
完稿於2011/05/25 01:25 舒米

其實我日文很差,用日文寫純粹是順便練習日文用<死。
另外也是希望讀者即使看不懂對話,還是能感覺到角色的心境。
這是個,到目前為止寫過最複雜的故事。
不是說語言<毆

8 comments :

  1. 休息以後…什麼?(耳背貌<死)
    哈, 放心啦, 至少還有兩篇 = =
    把目錄移一移以後, 還是覺得把這兩篇分在一起會比較好
    所以原本的兩個坑還是沒補上呀 (遠目)

    喔喔 所以還是有出現嗎? 那改天來追個連載好了<這家伙的改天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不過剛剛偷看一下wiki上的介紹
    二部感覺上相當精彩@@ 好多陰謀論喔!!!
    我可以在wiki上把他看完嗎<毆

    水彩可以用特效做出來嗎@@a
    菜大是用哪個軟體?
    我覺得 ps 出來的都不太自然說 = ="

    卡卡西是個自傲又膽小的傻瓜呀, 雖然表面上很強但是內心卻比不上伊魯卡
    可是就是這樣才會互相吸引吧
    寫這篇想了很多, 寫了快一個月
    所以很怕前後矛盾, 還有分不清楚每個角色的想法
    但是寫完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好像靈魂出竅一樣<誤

    ReplyDelete
  2. 只要沒完結什麼都好說!!坑在那裡就是要慢慢填的啊!

    而且百字是大多是單篇所以等起來算是輕鬆的,如果是尾吧留個懸念的那種等起來就痛苦了(毆<–超慶幸"填"這篇很快就出現的說!!)加油加油O///A///O

    我不會催稿,但是我會憋氣和潛水還有跟蹤(<–喂不要讓人有壓力啊你!!)
    忙碌以後還是要適當的休息再開工喔
    休息以後要再開工喔(<–你在強調什麼?)

    至於海豚老師後來有出現喔(還一連出現好幾話真是嚇死我了XDD)不過就算出場了也只有in鳴人回憶模式時才會出現在同一格啊/ U \(旁邊當然還有阿斯瑪和紅等其他老師(<-解釋什麼啊!))的確沒看連載寫起來心裡會不踏實一點,但其實我覺得還好沒差多少啦XDD頂多四代和他老婆那邊看一下就OK了

    對了連海豚他爸&娘親也出場了啊(之前…)我看到的時候超驚訝的XD

    然後其實除了時代他們兩個的設定原本就適用溫馨和黑暗啊!!

    嗚嗚謝謝舒米誇獎
    水彩要感謝特效XDD,結果人老了只有腦子是年輕的(爆)
    有想到好字會再浮上來XDD


    這篇的確很長但也很滿足(雖然看完第一反應是悲文但反覆看著結局那段話我還是決定告訴自己說這是甜的Q///_///Q–>這句』沙土覆蓋靈柩,填滿時光。』讓我內心』啊啊—』個不停(抱歉不知道該怎麼形容orz)

    他們一直都是彼此思念而且最後也是再一起的;雖然還是想罵稻草老師是個傻瓜。)

    不過小伊大概是觸景深情吧,雖然看著夕陽落下了眼淚,但中風了也就認不得身後其實就是那個笨蛋上忍吧。小伊看著惠子的身後答應的那時後就好像看到卡卡西的幻影T_T(--小伊那傢伙其實根本沒死啊啊啊!!)

    ReplyDelete
  3. >休息以後…什麼?(耳背貌哈, 放心啦, 至少還有兩篇 = =
    請提起點精神啊O口O!!(把眼睛睜大啊睡著了就醒不過來了!<-住口)
    補坑GO~(貼心PS:當然是有時間再填了,最近越來越體認到休養的重要性)

    >喔喔 所以還是有出現嗎? 那改天來追個連載好了我可以在wiki上把他看完嗎我覺得 ps 出來的都不太自然說 = ="
    可以的喔,只要先上一層自己喜歡的顏色,然後塗好深淺
    之後合併複製圖好顏色的那一層(黑線不用跟著複製)
    用特效把複製的那層調成水彩的樣子,之後調一下透明度就可以了OwO/(大概50%上下)

    >卡卡西是個自傲又膽小的傻瓜呀, 雖然表面上很強但是內心卻比不上伊魯卡
    所以卡卡西老師伊魯卡喜歡你是你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了阿=口=!!(要不然全村哪裡找小伊這麼有包容心的人當太太/v\?)

    >所以很怕前後矛盾, 還有分不清楚每個角色的想法
    在我看來是沒矛盾的啦OvO!!也能夠了解每個人的想法(尤其是惠子)
    放心吧~大丈夫!

    ReplyDelete
  4. 菜大感覺上最近也很忙@@
    所以你有空也要好好休息喔~(然後更新<喂)

    >全村哪裡找小伊這麼有包容心的人當太太
    本日最中肯!!!整個木葉村最賢惠的大概是小伊了
    整村所有女生都很MAN的狀況下尤其是!!

    最後感謝菜大的心有靈犀<你奏凱

    ReplyDelete
  5. >所以你有空也要好好休息喔~(然後更新<喂)
    休息是一定會的,但更新我會擺一邊O_<+

    >本日最中肯!!!整個木葉村最賢惠的大概是小伊了
    至少給我本月MVP大賞吧(喂)XDDD

    總之我等著你新文~(揮旗)

    ReplyDelete
  6. MVP大賞要獎品嗎 XD
    正在寫囉 :3
    這次要走丟臉(?)路線

    ReplyDelete
  7. 我收到獎品了Q///口///Q~
    現在馬上去看!!(不是看你丟臉喔XD)

    ReplyDelete
  8. 噗, 結果先擠出這篇. 說的丟臉/(希望是)甜文路線還在草稿中 囧
    回新加坡前會努力生出來的 :)<不要亂開支票!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