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9

023 樹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對應百字【




當季節開了下一盞花 我知道邊界 我知道時光
這是兩年後在香波地群島上的一個很短很短的插曲。


你抵達群島並道別(或說擺脫?)人妖們以後,抬頭,看見好大的太陽把天空曬的脫色,而當你把視線移地面時,未調節的瞳孔納不進光,你一開始只能看到對比過低的灰階畫面,然後慢慢地,像攝影機逐漸拓展光圈以拉開序幕般,眼前的景象逐漸恢復亮度,你也漸漸可以看清楚身邊的哄鬧聲、鈴聲和叫賣聲。卻是比兩年前要安靜許多呢。你想。

然而兩年前有太多聲音都是來自軍隊和砲聲,關於日常,你沒什麼印象。唉,連女人,恐怕自己也快沒印象了。你甩甩頭,以免自己又想起桃色島上的試煉。你朝記憶中的榭克斯酒吧步行,同時吸納著已經很久沒接觸到的城市氣息——海王類的高級腹肉一公斤四千貝里、紅土大陸上特有金屬礦製成的平底鍋現在買一送一、冬島運來的新鮮蔬菜一把兩百貝里、秋島新採的水果一箱五千貝里、名家新鑄的不鏽鋼廚刀現在成套買有特價──廚刀,刀。

你停下腳步,自己的廚房,不知道變成怎樣了,或許該買些新的刀具。於是開始搜尋聲音傳來的方向,第一眼看到的,卻是一名盲女歌手,旁若無人而忘我地唱著一首曲調空靈的歌。
哭泣了像太陽 那麼熱那麼囂張
最後你帶了一組新的刀來到酒吧,和雷利等人打了聲招呼,詢問哪些人到了。

索隆是第一個到的喔!

第一名是那個笨蛋劍士!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邊把行李放下,邊說:真是…看來這次出海一定會遇到很大的風浪.廚刀落在吧台上時,敲出一點聲響,你嚇了一跳,回頭看了一下大門,以為是他走進來,然而酒吧裡還是只有你一個草帽海賊團的團員。

雷利和酒吧女主人繼續告訴你抵達前發生哪些事和其他人的動向。聽大家要不是去逛街就是朝船前進,你告訴雷利說你也要去採買食物,然後上船。

雷利笑笑說:幫魯夫準備食物應該很累吧!

哈哈,你爽朗地笑:但是他還是船長呀!我喜歡烹飪,煮越多我越開心。

雷利意味深長地微笑,待你轉身要出門的時候又說:你應該要買魚吧?索隆剛剛說他要去釣魚,或許你可以…

你愣了一下。

你知道的…我想他大概又迷路了。

啊,真是會給人找麻煩。你說,一面掏出菸,叼著便出門去。
同一片天空也形成圍牆 在邊際線兩端聲淚俱下
他剛剛跟漁夫談好價格,就等漁夫把東西收拾好出海了。趁這段時間,他爬上船小寐,因此他沒看到你剛剛見過的那個盲女歌手,正從漁港堤防上走過,嘴裡唱著同一首歌:距離是種子一散再散/消長我的自由與你的盼望。一陣冰涼落在他額頭,他睜開眼,見到一顆小泡泡從他的頭頂飄過,一陣輕風過去,泡泡便飄出他的視線範圍。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片糊焦天空藍,他看了一會,想起你曾跟大家提過的All Blue,是不是會跟這片天空一樣湛藍。突然一隻不知死活的賊鷗為了搶奪一隻鵜鶘嘴中的魚,從他眼前飛過,翅膀近的差點打到他的鼻子。幸好他是枕在自己手上的,也幸好兩隻鳥飛得快,當牠們離開時,他只剛好坐起,把手放在刀柄上而已,不然你今天晚上恐怕得另外多料理兩隻不宜食用的鳥禽。他瞇著他僅剩的那隻眼,看兩隻鳥飛遠,而那個女歌手的聲線,也隨著距離,逐漸被拉的細長。
路過我的飛翔 我還有尋找亮光的慾望 想奮力的迎向晴朗
你到漁港,聽漁夫說一個獨眼龍上錯船,而你一面告訴他不用擔心,一面心想變成獨眼隆了呀,真巧。

正要看漁獲,海水突然上揚像摩西神杖一揮而就的景象,然而被剖開的不是海水而是船。船上的人們大聲怒罵,你卻一眼就可以看到他蹲踞船舷,正在收刀。你注意到他左眼上的疤,像是要護住嘴裡菸管上的火星,你低下頭,防止水濺到你臉上,同時看到海水落到堤防的青磚上,碎裂像玻璃落地。
我踩著自尊的玻璃前往 無人知曉最高的屋房
你心裡嘆了一口氣,接著為了他剛剛說的話破口大罵:不行!你這混帳!

為什麼啊!我為什麼要聽你這傢伙的話!他對你吼回來。

你因為這句話稍稍失了神,但那只是無法查覺得瞬間,顧及到路人的側目,你壓低語調對他說:你以為我願意嗎?真是麻煩死了,現在估計又要繞著島徘徊了!你這路痴綠藻頭!

邊說你繼續往前走,篤定他一定會跟在你身後。

那個盲歌手恰巧又從你們身邊經過,雖然你們的爭吵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還是停在原地唱著同一首歌。
我總在你前方 我要你讚許我拓荒 我要你追逐我的風景
七號竟敢對一號說大道理。你聽聞這句話轉身,看那傢伙就要朝反方向走去,加上他這句話的作用,你對他吼回去。然而你左眼的餘光注意到那個女生,雖然聽不清楚聲音,但你看得清她的口型。

要打架就來吧!你聽到他這麼說,也知道他不會真的跟你打起來,於是你說:要打回船上打,現在先去跟大家會合。也不管他的反應就繼續前進。他先是在原地立了一會,看著你要消失在人群裡,才又小跑步跟上。
目送我的流浪 我眼裡還有遠方 想知道世界背面是什麼模樣
走了一段,一直有注意他腳步聲的你其實沒必要停下,但你還是站定在一棵大樹下,回頭看他是不是跟上了。你看著他的綠髮,在綠色的樹蔭下,剛好因反射了所有光而顯目。他見你停下,沒好氣地問:停下幹麼?

你想起他左眼的疤,想他定是沒看到剛剛那個歌手,於是便說:虧你一頭綠藻,你是不會當樹嗎?站在原地等大家不是正好嗎?省得還要到處找你。

他單挑一下眉,走過你身側,若無其事地說:難道你有影子要我遮蔽?

你沒想他會這麼回答。

還是要我代謝誰的悲傷?

你回頭,他側對你的右臉笑出一種得意。




賣刀的店舖前,一個女生點頭感謝前面她見不到的路人在她的帽裡丟下一張紙幣,沒有間斷她的歌。
謝謝你痛著 卻仍然守在我身旁

久違的後記:

本來不想寫歌詞小說,但是<你是不會當樹嗎>這首歌實在太動人,加上又找到另一首歌可以配對,所以就把他放到百字裡,也沒有把歌名當題名。希望不會毀了這首歌太多。部分對話取自漫畫連載600和601話(如果沒記錯的話orz)。其實歌詞裡面的你呀我的,不單指香吉士或索隆,而是兩個人,同時應證著部分。

題外話,索隆左眼受傷是哪招呀!尾田さん…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