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9

027 香 (KI)

原著:《Naruto》 by 岸本齊史老師
CP:カカシ × イルカ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Naruto》 無關




To AnubisAnkh’s Family

靜香燃了一段,香灰才因承重不住掉落。還有半炷香的時間。

伊魯卡剖開魚腹,取出內臟,在新鮮去鱗的秋刀魚上灑點鹽。鹽花將讓秋刀魚在烤過後透著斑白,因加熱而收緊的魚皮將拉開魚腹,伊魯卡會在裡頭放點拌糖的紅味噌。爐上的拉麵湯底滾了,冒著白煙霧了一整片玻璃窗。水氣甚至在冷窗上凝結成霜,雖已是冬天,但今年還沒下過雪。

沒有遺體,送至家中的只有處理卡卡西屍體的醫忍帶回的護額、標示他編號的頸鍊和衣服上的木葉漩渦標誌。那些東西現在被呈在擺設在卡卡西生前住處的靈堂上,而伊魯卡下午送完所有前往奠祭的友人後,便開始忙碌準備招待親友的晚餐。

晚餐七點開始。


六點半,紅穿著黑留袖和服抵達,連平時散落的頭髮都嚴整地盤了起來。綱手提了一大桶酒,在伊魯卡家門前和紅相遇,她們彼此交換一個微笑,按下伊魯卡家門鈴。開門的是小櫻,大家都到了,坐在客廳的榻榻米上,圍著暖桌喝茶、吃著點心。

室內瀰漫著一股特殊的香味。紅知道那是香,在死者往生的七日內必須不間斷地點著,以引導死者的魂魄歸向極樂世界。

「這香的味道好特別,跟一般在神社裡買的味道好不一樣。」紅邊脫下披風,邊說。

「是呀!很特別的味道,我還以為只有我這麼覺得。」跪坐在客廳的不知火弦間放下茶附和。
綱手把酒遞給伊魯卡,請他熱一熱,問:「你在哪裡買的呢?」

伊魯卡接過酒,答道:「是卡卡西之前出任務帶回來的。我想,用他喜歡的香,他應該就不會迷路了。」轉身走至客廳一旁的小火爐暖酒。

小櫻笑得及時,避免了幾乎接踵而至的安靜:「呵呵,卡卡西老師只會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而已。」

眾人大笑,小李卻問:「到底卡卡西老師都是迷路到哪裡去了?」

「大概都在書店閒晃吧!」弦間答。

「你是說自來也寫的那些不良書刊?」阿凱說。

鹿丸夾了一塊蜜蕃薯,說:「那些書是有啥好看的?」

伊魯卡把熱好的酒替綱手斟上,笑著說:「卡卡西老師遲到是在懷念一個人呢!」

綱手點頭謝過伊魯卡,對其他人說:「這事我聽湊那小子說過,跟卡卡西的寫輪眼有關吧?」回頭她問伊魯卡。

伊魯卡微笑著點頭,起身:「我去把晚餐端上來吧。」

雛田聞言也站起來,說:「我去幫伊魯卡老師的忙吧!」然後跟伊魯卡一起走出客廳。

「我從沒聽卡卡西說過呢。只知道他的寫輪眼是別人給的。」阿凱一說完,馬上被眾人吐槽:「那不是廢話嗎?他又不姓宇治波。」

阿凱卻正色回道:「那也不一定,說不定他的祖先裡有宇治波一族的人吶,不然他怎麼能把寫輪眼控制的這麼好?」

惠比斯啜了一口酒,接下去:「沒想到咱們的蒼藍野獸腦子也挺靈光的呀!」

「所以是真的?」櫻和小李同聲問惠比斯。

惠比斯瞇著眼:「我不知道卡卡西的事。事實上也沒多少人清楚,他太早進暗部了,所以有很多資料都不能公開。恐怕連寫輪眼的事也是吧?」說著,他看了綱手一眼。

綱手一飲而盡酒水,無聊地翻弄著眼前碟子裡的醃蘿蔔,輕輕地「嗯」了一聲。阿凱像是沒聽到,只顧著說:「我一直沒有跟他交到手,實在可惜。」

伊魯卡這時走進來,手上端了一大盤秋刀魚和烤丸子。雛田則端著一大盤卷壽司。

鹿丸看著那些烤丸子,說:「伊魯卡老師家的點心真多。」指的是桌上那些還剩下大半的其他食物。

伊魯卡在雛田坐下後,邊把魚和烤丸子放下,一面說:「我不太喜歡吃甜食,這些菓子都是卡卡西老師帶過來的。他愛吃這些。」

「伊魯卡老師只喜歡吃一樂的拉麵吧?」鳴人不知何時從窗口鑽了進來,一身火影的服裝上透著些許水漬。

「快進來吧!七代目大人。」伊魯卡擱下手中的托盤,正要往前去替鳴人脫下風衣又馬上停下,因為想起鳴人的身份。

「我不是說過了嗎?伊魯卡老師!你不要叫我火影喔,我還是喜歡伊魯卡老師叫我鳴人!你跟卡卡西老師永遠都是我的老師喔!」瞇著狐狸般的眼睛,鳴人大喇喇地鑽進小櫻和小李之間的空隙裡。小櫻往綱手那邊挪了一下,伊魯卡輕笑對鳴人說:「我替您準備了拉麵,現在去熱給您。您的衣服濕了,換下吧!」

「開始下雪啦?」紅問。

「嗯,我出辦公室的時候就下了呢!」鳴人邊說,邊把披風脫下遞給伊魯卡,伊魯卡接過,匆匆又出門了。

「伊魯卡老師好忙呢!」

「忙也好呀!」紅取了個丸子,在手中把玩:「阿斯瑪走的那時候,我也希望我能到處忙。」

「這些都是伊魯卡老師弄的呀?」鳴人動手夾了一口魚說。

「是呀!伊魯卡老師超厲害的!」

「連靈堂那些事都是伊魯卡打理的,今天我到卡卡西家那邊的時候,伊魯卡已經在那了。」綱手吃了一口魚,說:「好吃!」

「綱手奶奶不是凌晨五點多就到那邊上香了?」鳴人說。

「如果你不加奶奶的話我會很感謝你。」綱手捏了一下鳴人的臉:「當上火影嘴巴還這麼不識抬舉,我真替木葉擔心。」

「欸欸欸~」鳴人揉揉臉頰,瞇著眼說:「哪會!伊魯卡老師以前沒那麼會煮菜的。」

說著,伊魯卡已經端著拉麵進來了:「請用吧!」把麵端到鳴人面前,又走出客廳:「火鍋也好了。我去端。」

弦間嚼著牙籤,好奇地問:「你說伊魯卡不會煮飯?我怎麼記得他都會幫卡卡西帶便當?」

紅笑說:「可不是嗎?卡卡西還會把他的便當跟我幫兒子做的比咧。」

「活像我家的老頭子。」鹿丸想起休息室的情景,也笑了。

「我剛進忍者學校的時候,伊魯卡老師可不是這樣的。他在家也是吃泡麵而已,所以才會每次都只能帶我一起去吃一樂拉麵。」鳴人邊嚼著豬肉片邊說。

「人是會變的呀。」綱手喝了口酒,托著腮說。

伊魯卡用腳拉開拉門,吆喝一聲,把火鍋放到中間。一邊把空盤子收起來。阿凱一面把空盤子交給他,一面問:「該過來一起吃飯了吧?」

伊魯卡笑笑,說:「會的,我把這些收好就過來。」說完又走了出去。

小李四處張望一下,說:「伊魯卡老師的房子好大。」

小櫻也附和:「對呀,比卡卡西老師的還大。我以為宿舍是照職等分的。」

綱手點點頭,說:「是,這間宿舍是暗部的。」

雛田說:「可是伊魯卡老師不是暗部的忍者呀?」

鳴人撈了碗火鍋,說:「是用卡卡西老師的名字申請的,我批准了。反正現在暗部人員不多,卡卡西老師過去的功績又這麼高。」用筷子翻了翻碗裡的湯,夾起一個灰紫色的東西:「這啥?」

惠比斯看了一眼,說:「茄子吧?」

「哪有人在火鍋裡放茄子的呀!」鳴人做出一個鬼臉。

「卡卡西老師不是喜歡吃茄子嗎?」小櫻喝了一口湯,說。

「你說茄子味噌湯?」紅說。

「對呀!這裡還準備了味噌醬呢!」小櫻指了一下火鍋旁的佐料碟。

弦間吐出牙籤,動手夾了第一個壽司:「怎麼好像卡卡西還在似的。」

綱手再次倒滿酒,惠比斯把碗裡的魚骨倒到空盤子裡,阿凱捏捏眉間,小李把湯匙放回鍋裡,紅夾開煮熟軟爛的茄子,放了一小塊味噌進去;鹿丸喝了口湯,都沒有人接話。

小櫻看了一眼雛田,總覺得氣氛有些不自在,於是說:「我把這些空盤子先拿到廚房!順便看看伊魯卡老師為什麼還沒過來。」小櫻邊說邊開始收盤子。雛田見狀也站起來拿盤子。

廚房裡沒有開燈,小櫻站在門口等雛田把燈開開時,看見廚房的玻璃窗隱約透著光。

「伊魯卡老師不知道去哪了。」雛田小聲地說,廚房燈亮後小櫻所見是一個整潔的空間。烤箱的燈仍亮著,小櫻把盤子放到水槽裡,看了一眼烤箱,說:「可能在後面陽台。烤箱裡還有一隻魚和一半的烤茄子耶。」

雛田走到後陽台的紗門前,寒風從門隙竄入,冷得雛田拉緊了衣服。陽台的小燈開著,雛田探頭出去,伊魯卡半躺在陽台的涼椅上,看來是睡著了。

「伊魯卡老師睡著了。」雛田回頭對小櫻說。小櫻已經取了一件毯子過來。她遞給雛田,說:「他累了。從天還沒亮忙到現在。」雛田替伊魯卡蓋上毛毯,回頭問:「小櫻,線香還可以燒多久。」

春野櫻從廚房探頭,看了一眼起玄關裡的香案,對雛田說:「還有半炷香的時間。」

可以想念。



さようなら。
完稿於2011/06/19 13:25 舒米

7 comments :

  1. 這文的韻味好棒啊Q口Q!!
    很平淡的感覺,沒有那種矯情的東西
    要是某卡死掉的話,大家都能像這樣平靜的看待
    說說笑話,那就真是太好了

    這文給人的那種生活感真的很好很好

    完食感謝(合掌)

    ReplyDelete
  2. 啊忘了說~
    小伊消失那邊真是讓我白操心了啊!(嚇死人了XD)

    ReplyDelete
  3. @Pai: 我外公過世的場景我已經忘了, 只記得某天晚上住在可能是佛光山道場的家屬休息室, 自己看著講輪迴報應的書, 爸媽不知道去了哪裡, 唯一有印象的是書上畫地獄, 夜叉拿叉子把惡人往惡水裡推. 我外婆過世的時候, 家裡很平靜, 三阿姨紮著紙蓮花和隔壁停車場的老闆娘聊天, 四阿姨煮午餐給大家吃, 大姨媽閉著眼念佛, 二阿姨要小孩去洗外婆的照片放在靈堂上. 夏天很熱, 小屋裡要放很多冰塊屍體才不會發臭. 是我爸上香時哭了大家才好像如夢初醒.
    我只是突然覺得, 喪禮的意義是讓生者忙碌到沒有時間想念亡者, 而種種儀式也只為了讓生者安心, 能說服自己對亡者無所虧欠.

    ReplyDelete
  4. @菜:日本的喪禮好像就是這樣耶XD
    公祭完親友會到死者家裡吃飯聚會. 日本人對死亡這件事看得好開~真的是精神力很強的民族!!

    然後小伊我怎麼捨得讓他有事這樣 XDDDDD

    ReplyDelete
  5. 平靜到會讓人心疼的伊魯卡老師

    ReplyDelete
  6. @chihhusn: 嗷! 竟然能在這邊看到你!
    真抱歉捏, 留在這站上的卡伊文大部分是悲文, 最早寫的長篇甜文我刪掉了...
    這篇是寫給朋友的, 關於喪禮後的生者的情緒, 因為疲憊而平靜的生活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