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0

[LAB] Pile Higher and Deeper (Singapore) S01E01

那個「0」大概是加辛酸的,雖然再辛酸也不會比現實菸酒生活來的辛酸。
其實我得重申一下,相較於許多身處在極端實驗室(不是北極/南極實驗室)的菸酒生,我想我算幸運了。至少老闆不用為了錢焦頭爛額甚至把學生賣掉(何)。


《前言》

身為據說是七世不得超生的生物系菸酒生,某舒一開始是不信邪的,畢竟天下沒有畢不了業的博士班學生,只有找不到工作的。開開心心地領了四年賣身契,想說「欸,四年期滿老闆總是不想多張不事生產的嘴,所以躺著出去總比出不去好吧!」(乖小孩不要學喔~)

當年很開心地選了楓葉國的老闆,看起來(實際上也)是個和藹可親的中年人。前幾年的 publication 也很不錯,《自然科學》上有幾篇他的文章。以他的年紀來說,之後如果保持過去的成績,前途不可限量。殊不知 Tenure 之於教授,猶如婚姻之於愛情,有了終生俸,學術研究大概只有腳不在墳墓裡了。為什麼還有腳呢?因為還有人需要死人的腳來試鞋子,所以在 reference list 裡可以看到那些找不到腳踝以上部位的屍體。

所以當我親愛的老闆正走入學術墳墓時,我也走入他的歡樂實驗室。

我們實驗室有多歡樂?第一、沒有定時的 lab meeting。第二、目前我還沒有報過進度報告。第三、今年三月開始的 Cancel Research(不是有名的 Cancer Research)Journal club,我也沒有報過任何文章。第四、老闆不會追殺學生,反之則否。第五、你家就是實驗室,實驗室不需當作你家;老闆家就是辦公室,辦公室嚴禁當作他家。第六、老闆很會做菜,也很喜歡邀學生到他家吃飯。第七、上班可以上臉書,因為這樣你才知道老闆的動態;而更重要的是,老闆才知道你在幹嘛。

所以我念的其實是,「如何管理好你老闆」學程吧!
那麼,以下正片開始。


S01E01 名稱:還是要入境隨俗喔

新加坡天天都是炎炎夏日,所以連蟬都懶得在夏天喧噪。某舒在來新加坡第一年的八月伏夏跟老闆確定了未來會到他實驗室 rotation 後半個月,在一場研討會上看到他拄著拐杖演講。心想:前兩周看他都還行動自如,怎麼今天居然拄了拐杖?再過兩星期,正式進入他實驗室,在討論要作的專題時,他仍一拐一拐地走,問了,才知道他之前扭傷,因為拖著沒去看病,所以才發炎變成類似蜂窩組織炎之類的疾病。

欸,真可憐。

隔天晚上,要從舊實驗室回家時,老闆傳了簡訊跟我說,原本約後天的 lab tour 要取消了,因為可憐的他在路上暈倒,最慘的是還要自己醒來以後走到醫院,下巴縫了三針,被醫生強制關在病房裡休養。所以他只好用他的 smart phone 和我閒嗑牙,包括提醒我「十一點了,你該睡了」。真是即便自己身處水深火熱還是處處為學生設想的好老闆呀。

最近老闆又撐著病體(腰椎肌腱炎),幫我們準備資格考的事情。

今天一早,看著 google calendar 上寫著 11 點要 journal club,這時間,不是名為 Princeps scientiae [1] 的物種的活動時間。果不其然,10 點整,收到助理的群組信,通知延期。本想,那投影片大概也不用給他看了,雖然下星期一就要考,卻在十點半收到他的 google chat 訊息,問我需不需要他看過我的投影片,我說好呀,他不忙的話。

所以下午四點零八分,我按下他家的電鈴,他家門外放著一雙拖鞋,看來是同實驗室的另一個同屆同學的。進他家門,他們還沒聊完,我在一旁看他心愛的兔子打噴嚏,想說這小妞該不會是對我過敏吧。

老闆好客依舊,問我要不要喝飲料、水還是啥的。我本能地說謝了不用,他又問,還是你要喝新加坡司令?欸已經四點了,星期五沒關係喔!然後我尷尬地笑一下,幸好同學還沒走,接了腔我才可以繼續思考兔子對屬兔的人過敏這件事。

我同學走之前,老闆問我,阿你要我躺著還是站著跟你說?因為他不能坐下。真是好樣。同學好心提示我可以坐在單人沙發上,讓老闆躺在三人沙發上改印出來的投影片,我也只好坐下了。(十曰十人干,這種個性去相親一定被吃死呀!!!)

然後照往例,開始講正事前需要先閒聊一下,於是他跟我說他的病是因為拖地板的時候拉傷,然後睡姿不良造成惡化,目前再吃膠原蛋白和止痛藥控制。還戳了一下我的腰,說,是這裡喔。簡明扼要的解剖學課程。

然後開始改投影片,其中一頁因為動畫改字顏色的關係,印出來的版本顏色很淡,所以我又手描了一遍。
老闆興味盎然地問:「這是什麼?」
我說:「抱歉是動畫…」
還沒解釋完老闆就問:「是會左右搖動加上膨脹嗎?」
我笑一下,說:「喔,沒有,只是顏色會變深而已。」
「那你要加個音效呀!」
我乾笑一下。
「你可以把這個寫在你的 twitter 上,我知道你有在玩 twitter,阿我好想看你把這段對話放在 twitter 上。你這網路脫離不能症候群患者。」
於是乎,為了安慰這個止痛藥吃太多的病人,我答應他今天晚上會把東西貼到 twitter 上。

以下是 twitter 內容:
"Every animation in the PhD QE seminar slides should have its background sound effect!"‎
-- CWV Hogue, Jun 10, 2011. Status: probably had too much Bovine Collagen

出門前,老闆把他的小兔子擠出兔窩,要她陪我玩。可是她的活躍時間是晚上十點半到十一點,所以雖然被擠出來,她還是想回兔窩繼續打噴嚏。看老闆尖著嗓子跟兔子對話一陣,然後跟我解釋他家兔子的生理時鐘,我笑笑只想趕快把手中的信交回去給老闆助理。

一直到去年中元普渡前,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像這樣親民愛物的老闆,一到夏天就會像被詛咒一樣掛病號。當年農曆七月的閒聊倒是讓我明白了一部分。

P. scientiae:我最近回家都很受不了。
某舒:為啥?
P. scientiae:因為路上一堆人在燒紙錢和香,他們的祖先難道不會被嗆到嗎?哼哼。

事實證明,他們的祖先不但沒有被嗆到,還可以請其他遊魂戳一下你在拖地的腰,或是大白天的時候讓你暈倒。

看來親愛的 P. scientiae 的 culture shock 還要維持一段時間了。

今年中元節順便幫老板燒幾疊金紙吧!


註1:Princeps 乃拉丁文名詞之第一人,此為二名法屬名,英譯為 Supervisor;scientiae 乃拉丁形容詞之科學的,此為種小名。Princeps scientiae 中文俗名為「實驗室老闆」。

::Plurk 回應::看舒米的 plurk::

4 comments :

  1. Farangs don't believe in these oriental religions. That's the reason why they are cursed by the local spirits... (sigh)

    ReplyDelete
  2. I'll burn some joss papers for him this year. Don't sigh :D

    ReplyDelete
  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Looe1_hqM4 Or just print some talismans online... then put them in his drinking water!

    ReplyDelete
  4. I'll suggest him. He's drinking some pink jelly like things these days, so he probably won't mind adding some more stuffs into it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