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0

克萊茵島 (8)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接續上篇《克萊茵島七





靈有金光,如獸之毛,足履之處,遍生草木,能譯神語,能達天聽



「載我們到離海五公里左右的地方。」珂瑪瑅突然出聲,讓正在思索著關於島上難以理解的一切的香吉士嚇了一跳。

『但少爺您剛說要去市集買祭祀歌那騰的用品。』車伕停下車,卻問了這問題。

說要去市集買東西確實是珂瑪瑅帶著香吉士離開自家工坊時親口說出來的,當時香吉士甚至還打著順便看看有沒有特殊食材的算盤。

「照我說的做就是了。」香吉士藉著從車窗縫隙透進來的一點點光,看了珂瑪瑅一會。光從香吉士的右側透入,經過他身邊才投射在珂瑪瑅的臉上。珂瑪瑅的臉原本就顯得蒼老枯瘦,經這種角度的光一照,珂瑪瑅鼻樑與顴骨之間的反差更加明顯。顴骨上側近乎全黑,只他青綠的右眼隱約透著光。但眼裡的反光隨著車身的輕微晃動時明時滅,像將熄的蠟燭。

車駕又開始緩緩移動。

『我剛剛,還說了些什麼?』這次珂瑪瑅是對香吉士說。


香吉士有些遲疑,雖然他也明白眼前這一臉疲態的人確實異於在工坊的珂瑪瑅,但對於他這樣的問題,很難不感到驚訝:『買完歌那騰的祭品,還要去硫磺田。』

珂瑪瑅以手拊額一段時間,不言語,似乎在重拾早晨失落的記憶。隨著驛車徐緩而規律的起伏,香吉士見他的棕色半長髮隨著車行的節奏來回擺盪。當他回過神時,他已替珂瑪瑅將垂落的頭髮撥至耳後,而珂瑪瑅的一雙綠眼正直盯著他看。

香吉士連忙抽回手,尷尬地笑笑說:『抱歉,但是看你的頭髮那樣晃,我有點頭暈。』

微光中,珂瑪瑅原本輕淺的微笑顯得過於深刻:『沒關係。要回家前,提醒我要去市集和硫磺田。我會忘記。』珂瑪瑅因為微笑而半瞇的眼睛微微反射著光,像烈日下海面上粼粼的波影,有點眩人。香吉士愣著,忘了回答。

『還頭暈嗎?』珂瑪瑅伸手要碰觸香吉士的頭,香吉士反射性地後傾,笑答:『不,沒事的。我會提醒你。』

『那個歌那騰,對你很重要吧?』過了一會,珂瑪瑅突然問到。

『咦?』香吉士對這突如其來問句嚇了一跳,滿腦子淨是索隆和自己爭執的畫面。

『看來不是?』珂瑪瑅似乎多少讀到一些香吉士腦袋裡的想法。

『呃,也不能這麼說…我們是同伴。』香吉士馬上轉念,以免再往下想,什麼記憶都逃不過珂瑪瑅的讀心術。

『啊!對,我想起來,你昨天說過你是海賊。我想知道那個。』停頓一下,彷彿一連串的對話令他疲倦:『我想知道,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是由一大片稱為偉大航道的海和紅土大陸組成的。海上有很多島嶼,這只是其中一個。身為海賊的我們,是靠著搶奪寶物維生的。不過我以前不是海賊,是海上餐廳的二廚。』

『這麼說來你很會作菜囉?』珂瑪瑅倚著靠近自已的那面車板,問。

『還在學習中呢。』香吉士笑道:『我加入草帽海賊團,就是想要去看看傳說中有著世界上所有最珍貴的食材的All Blue!這是我的夢想,我們都是因為要達成自己夢想才聚集在草帽團裡的!』香吉士越講越興奮。

珂瑪瑅看香吉士口沫橫飛的敘述著,微笑著回覆:『夢想呀…神學院裡的老師們不是這樣教的,他們說這個世界──我們的世界、唯一的世界──是由法卡這個神所創的。這個神在創世紀分裂成三個部份,和我同名的神創造了草木,凡是祂走過的地方都生草蕨;和你同名的神被珂瑪瑅引進,祂替世界帶來水,起初水和植物在這個世界達到平衡,直到第三個神,就是歌那騰出現,祂是火之神,祂帶來岩漿和植物以外的其他生命,包括人。歌那騰來的時候,大火漫延,幾乎要燒光珂瑪瑅種植的草木,是瑟費爾降下更多雨,而人類的體型,也因為火流在雨水下冷卻而定下來。』

『很美的故事。』香吉士對這個島上寫史的人的想像力感到讚賞:『你們都相信?』

珂瑪瑅聳聳肩:『我們必須相信,才能找到高級一點的職業。』

『既然有創世紀的故事,應該也有世界末日的?』香吉士只是隨口一問。

『就算有,我也沒能讀到。』珂瑪瑅望著車廂對面一片空白的木板,說:『我不夠資格。』

『為什麼?你不是…大工匠家族的人嗎?』

『但是我這世界以外的書讀太多了。因為知道的太多,反而不能相信教司們教的內容。就算我知道的才是正確的,沒有人相信的真理也就不是真理了。』

香吉士想起昨天他在珂瑪瑅房間看到的那些殘書,以及今天早上在大宅邸某處發現的書頁,於是問:『那對於外面的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珂瑪瑅回頭看了他一眼,笑說:『我只知道跟地理有關的部分…』

「少爺,您要在這裡下車嗎?」車伕打斷兩人的對話。

珂瑪瑅開了窗往外看了看,對香吉士說:『走吧。』然後吩咐車伕:「在這等我們。」

珂瑪瑅一躍下車,落地時卻有些踉蹌。香吉士順著梯級下了車,扶住站不穩的珂瑪瑅:『你還好吧?』

『沒事,只是有點頭暈。走吧。』他沒有把手從香吉士的攙握中移開。『說到地理,我昨天跟你說的珀,他的書幾乎都是關於地理的記載,包括外面世界的氣候。』

香吉士扶著珂瑪瑅慢慢地順著他導引的方向走,邊問:『那你知道這附近的洋流囉?』

『珀沒有留下這些記載。』珂瑪瑅沒有看香吉士,繼續說:『我知道你很想走。我也想到外面看看,看你說的到處搶劫的海賊,看你昨天在夢中見到的船上餐廳、有著橡皮身體的人和所謂的惡魔果實。』

香吉士聽到珂瑪瑅連他的夢境都可以看透,不禁紅了臉,而珂瑪瑅也無所顧忌地繼續說:『那個歌那騰,他的三把刀,揮舞起來很霸氣呢。三把刀,正好跟傳說中裡三犄角的歌那騰一致。你不必擔心他,他會沒事的。』

香吉士對自己到底夢到什麼完全沒印象,也不敢確定珂瑪瑅是不是避重就輕的略過了什麼。他感到腳底的地面搖晃,想說自己也還真是在意過頭了。自己一定沒有夢到什麼奇怪的東西。香吉士告訴自己。

『是地震。最近地震很多。』珂瑪瑅說:『傳說中,三神獸初來之前也是常常有地震。這麼多跡象,我們會相信確實法卡要重新降臨的。』

地面隨著珂瑪瑅話音停頓,也停止振動。香吉士好奇地問:『所以你才要去買給歌那騰的祭品?』

『應該是父親要我買的吧?他早上不是這樣交待?』珂瑪瑅這才回頭看香吉士,眉頭微皺。
『呃…可能吧…』香吉士想,也許菲德斯帕對珂瑪瑅說了什麼,沒有讓他聽到。

『你沒印象嗎?』珂瑪瑅把手從香吉士的攙扶中移開,盯著香吉士瞧了一會。香吉士搖搖頭。珂瑪瑅回過頭,繼續前進,邊走邊說:『歌那騰給人軀體和靈魂,所以當人死後,必須對歌那騰獻祭,請他把靈魂帶回去。』

『帶回法卡身邊?』

『是的,歌那騰被告知有人死亡需要收回靈體後,會追隨瑟費爾的味道找到屍首。所以亡者,尤其是知道最多關於法卡的知識的大祭司,必須被裝在由藍色玻璃打造的棺木中下葬,這樣歌那騰才能順利找到死者。』

『所以歌那騰會去找瑟費爾?』香吉士隱然覺得這將是他找到索隆的關鍵。

『是的。典籍上是這樣記載的。』

『你說,書上也記載說法卡分成三部分到這個世界,那現在三個「神」又來到這個世界,接下來應該要發生什麼事才合理?』香吉士突然意識到自己和索隆在這個信仰虔誠的島上的所有活動,必須遵循已經被撰寫好的劇本。

『三隻神獸完成任務後,合而為一,從一次火山爆發留下的火山口跳下去,回到地底去了。』說著,前方不遠處已經可以看到珂瑪瑅幫香吉士療傷的山洞。

香吉士跟著珂瑪瑅沿碎石鋪成的小徑往上走向洞口,上次來到這邊是由珂瑪瑅駝著,這次自己走上去,香吉士才不得不對珂瑪瑅的腿力感到佩服,即便沒有任何負重,香吉士仍覺得這段說長不長的山路難走,而沿著山道兩側,零星散落著一些硫氣孔,硫磺味瀰漫著整條山徑,加上因運動而加急的呼吸,香吉士喘得更加厲害。

好不容易抵達洞口,香吉士只覺得味道更刺鼻,不敢大口呼吸的結果是過了許久他依舊覺得喘。珂瑪瑅倒是早已習慣這些氣味般,連適才不穩的步態也都回復正常,點了燈、沒多作休息就重新開口對香吉士說:「會帶你來,是因為我想到離開這個島的方法了。」說著,從一側石壁的縫隙中抽出一捲佈滿鱗片的皮紙,就著油燈在香吉士眼前攤開來。

昏暗的燈光下,香吉士看到的是晃動的圖騰,以同心圓方式安排的三色符號彷彿隨著油燈焰的搖晃而舞動著。

「這是這個世界的地下通道圖。」香吉士聞聲看向珂瑪瑅,他深陷的眼窩裡,幽幽閃著綠光。


接續下篇《克萊茵島九


::Plurk 回應::看舒米的 plurk::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