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3

032 卸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fanfic is available
HERE.
這篇文章預計會再次修改,故暫不接受
申請轉載。



感謝 Yafuu 桑的超美配圖.真是完全畫出我想像中的畫面都!默契高的我落淚(誰要)。Yafuu 桑的ZS圖都很棒,我很喜歡她筆下索隆和香吉士的氣質!最近她跟另一位畫手要出本子了,請大家不要大意的去宣傳頁看看吧!



青雉走後,喬巴緊急處理完羅賓的凍傷,才有餘力回來看索隆的右手和香吉士的左腳。不過那也是隔天中午的事了。

青雉離開的那天晚上,香吉士替喬巴送晚餐和幫羅賓準備熱水袋時,只對喬巴說了冰都洗掉了,然後等喬巴又埋頭給羅賓輕微失溫的身體擦暖時,才跛著腳輕聲走出醫療室。出門時或是少了手上原本抱著的熱水袋的暖意,從青雉留下的冰海上刮來的風吹得他一陣寒意撩過胸口。

當晚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起某個下半夜要守夜的劍士。他抬頭看了一下清澈的夜空,娜美前幾天說過現在時序入冬,而現在天狼星已經位於頂天偏西,他將視線移回到瞭望台,騙人布已經在甲板上伸懶腰,索隆帶著三把刀,單手爬上繩梯。用的不是他慣用的右手。

於是隔天中午香吉士在給索隆留午餐盤時,沒有像平常那樣取一雙筷子備著,反而換了把叉子,後來乾脆把菜捏進飯裡成飯糰。那時喬巴正好衝進來說羅賓醒了,香吉士放心地笑笑,朝冰箱走去要拿些食材給羅賓熬熱湯,喬巴才看出來他拖著步伐。

接下來當然是小船醫拖著他去醫務室,同行的還有在路上遇到、正要去廚房覓食的索隆。在醫務室裡他其實注意的是羅賓的狀況,直到索隆那邊包紮完,他提劍要走時劍卻落地弄出了聲響,香吉士才看向索隆。他看索隆皺了下眉頭,改用左手動作彆扭地把劍繫上腰間。然後喬巴宣布他們兩個最好到岸上曬曬太陽,活動一下,讓凍傷的地方血液循環恢復得快點。

香吉士才正要說他要熬湯給小羅賓,索隆就接了一句「章魚眉廚師連走路都有問題吧」。香吉士馬上回道:「我就算一隻腳受傷也不會輸給你的三把刀。」

「那岸上見。」索隆留下一句話後離開。香吉士站起來才發覺自己又被索隆擺了一道。但話說出口,對那傢伙他可是一點都不想收回前言。

只是下了船索隆也沒要跟他打架的意思,就是右手要抽刀,卻好像握不緊刀柄。香吉士在一段距離外看到了,沒走近,先點了菸還刻意咳了一聲。

索隆聽到了,鬆了手,然後一伸一曲地活動著右肘關節。

香吉士沒靠得近,就在索隆身後一米多地方坐下了,背對他,叼著菸揉了會膝蓋包紮起來的地方,然後說了句:「沒想到你這空心仙人掌不用刀也混得還可以嘛。」指的是球人比賽,然後照慣例要加一句:「不要以為我是在誇獎你呀!」

他看不見索隆的表情,雖然覺得他八成還是那副死魚眼神。索隆過了一會才回答:「練劍的人在開始拿劍之前,必須讓心裡有劍。無刀流用的是胸中的劍氣。」

香吉士吐了口煙,說:「你這話…誰那裡聽來的?」

「克伊娜。」

「應該是個很厲害的女孩子吧?」能讓綠藻頭記得的話,他想。

「她很強,不過她已經死了。」

「…抱歉呀。」禮貌性地回了一句,又覺得自己好像很沒誠意。

「跟你沒關係。」

「我知道你們植物界沒有這項禮貌。」按摩膝蓋的那隻手,手側邊掃過旁邊的草葉。然後接著說:「她應該留給你很多東西。」

「就這把刀。」停頓一段不算短的時間:「還有成為世界第一大劍豪的夢想。」

香吉士左手輕輕掠過草皮,葉片末稍搔刮過他的手掌,他覺得有點癢。像某些清晨爬下吊床時,手背碰到劍士頭髮的感覺。

他吸了口菸,隨著薄荷香味慢慢自他的齒間擴散出來,他的話也是:「臭老頭雖然打架不用刀,但是刀工可以說是東海第一,他分切肉是不見血的,他能避開所有造成大量出血的血管,切出來的生肉片可以看到紅色色澤但是血都被包在肉裡,一點都不會滲出來。他只有一把廚刀,做任何料理他都只用那把,可以說是他的寶貝。」香吉士說著,喉頭有點腫,哲普的那個刀工,可以說是在荒島上讓他能活下去的原因,他用同樣的方式切下自己小腿上的肉,才不致失血過多。

「芭拉蒂以前有一個廚師,他被臭老頭收留下來學做菜。他菜做得還不錯,就是刀工這項一直學得馬馬虎虎,尤其對一些裝飾性的雕花,他總覺得那是浪費食物。臭老頭卻不知道怎麼特別挑剔他刀工的事,甚至還把他自己漸漸少用的那把廚刀給他,說什麼要是跟他用一樣的刀,刀工卻還是一樣爛,那就真說不過去了。」

「後來有一次一個號稱是偉大航道上刀工第一名的壽司師傅到我們店裡來,說他在偉大航路上遇到一個毛小子,自稱是在芭拉蒂學藝的,跟他挑戰輸了,卻還放話說沒人贏得了芭拉蒂大廚的刀工。」香吉士折下一片草葉,在鼻前揉碎,溫實的草香:「他要我們這邊的大廚三天後跟他比一場24小時的刀工賽,要是輸了,芭拉蒂的招牌就歸他。」

香吉士聽到身後的草地受摩擦發出一點聲響,他想索隆大概坐了下來。

「可是臭老頭年紀畢竟大了,撐不過那麼長時間的站立。」香吉士清了一下喉嚨,哽在喉頭的感覺才稍消去:「談這件事情時那廚子正好抱著一疊盤子經過,老頭一把就把他推出去,說他是芭拉蒂的大廚。聽說那人臉色不太好看的跟對方握了手,做下比賽的約定。」

「後來兩天晚上,他都在廚房練習到很晚,而老頭就坐在他身後,看他練習。可是不管怎麼樣,他切的生魚肉就是沒辦法像臭老頭那樣平整。比賽前一天晚上,他看著眼前老頭切好的魚片,再看著自己手下那些變形又太溫熱的魚肉,實在受不了了,於是對老頭大吼說為什麼要跟那個自稱世界第一的白癡比賽,那人明明就是來找碴的,根本沒有一個廚師從芭拉蒂離開過,芭拉蒂餐廳是所有流浪廚師的夢想地。還有,大廚根本就不是他,而是臭老頭那傢伙。」

「那時候廚房外面躲了一群人偷看,臭老頭站起來,從他手中奪過他給他的那把菜刀,然後往流理台上一敲,刀斷成兩半。老頭丟下斷掉的刀,說:『如果你心裡已經有一個第一,你就永遠不會是。』」香吉士說完,把已經燒到末端的菸在剛剛拔掉草的那塊泥地上捻熄。太陽已經略微偏西了,原本正午就不高的氣溫,現在吹起風來更透著涼意。

香吉士拉了拉襯衫的領口,想想也該準備下午茶和羅賓小親親的熱湯了,於是起身要走回船上,同時交代一句:「你的午餐還在廚房。」

索隆沒有應聲,反而問了句:「結果那個廚師有贏嗎?」

香吉士停下腳步,從黑色褲管上拍捻起一片草屑,說:「嘛,那個號稱世界第一的傢伙好像在那幾天惹了事,被海軍抓走了。」

「那他現在是世界第一?」

香吉士略拖著腳,慢慢朝梅麗號走去:「不知道。不過,未來的海賊王和世界第一大劍豪現在都要看他臉色吃飯。」

索隆聞言偏了下頭,雖沒有回頭看說話的人。直到他聽不到對方的褲管摩擦草地的聲音後,他才從腰間卸下刀,然後躺下來。

他枕於曲肘。有清涼風掠過他的胸口,而陽光落於鼻頭。



完稿於2011/09/11 18:37

後記:

因為球人太萌!!!


::Plurk 回應::看舒米的 plurk::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