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

035 替 (ZS+RF)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微 Robin × Franky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佛朗基拆開獸皮做的布夾後,呆立在原地三十秒,然後才爆出一聲:「超Super的呀!」

羅賓看了滿意地輕笑,放在獸皮包上的,是一列五隻磁性鎢合金的螺絲起子和小榔槌。騙人布看了,有些羨慕地說:「欸,我以為羅賓會畫張圖給變態佬呢。」

「欸!」佛朗基臉先是短暫一歪,撇見羅賓那張無害的笑臉,趕忙說:「圖的畫也很super呀!」

「聽起來不像是這麼一回事呢。」羅賓依舊維持相同角度的微笑。

佛朗基搔搔理平的腦袋,辯不出話,只好轉身把準備好的禮物遞給羅賓:「這禮物是我設計的超super的作品!快打開來看啊!」

羅賓淺笑著打開,然後笑意頓失,微張的嘴輕輕倒抽一口氣,正好把從盒子裡散出的花香吸了進去。騙人布湊近看,也驚嘆地說:「哇!變態佬你手藝也太好!不是才一個小時嗎?你怎麼可以做出這麼精細的機器花?」

羅賓手上確實是一朵用各色金屬線纏出來的花,中間花蕊的部分是一個玻璃小瓶,裡頭放著一點淡紫色的液體。

騙人布好奇地問羅賓:「可以借我看看嗎?這香味好熟悉。」可當他把花湊近鼻子嗅聞,金屬絲纏出的花瓣馬上收攏,正好夾住騙人布的長鼻子。

騙人布還來不及叫痛,羅賓又呵呵笑了起來,說:「那是我之前種過的紫羅蘭,不過花期已經過了。」她突然想起前陣子紫羅蘭盛開時,佛朗基跟她要了幾盆花的事,臉微微泛紅,才又說:「只是…果然不管做什麼,都還是武器呀。」

「才…才不是武器呀!!」佛朗基抱頭哀嚎。

船上的其他人則忍不住大笑起來。笑聲的顏色像當日下午,懸於冬季午後夏島上的藍天那樣清爽乾淨。

在索隆記憶裡,那種乾淨他只曾在香吉士的眼裡看過。在市集街道上,他仰頭看著天像在發呆,卻有聽進香吉士和魚攤老闆的對話。

「麻煩幫我把這些魚包起來。」索隆是這麼聽到的。

「沒問題,請稍等啊!我先把這袋魚給那邊那位太太裝好。」魚攤的老闆如是說。

「今天生意真好呢。」香吉士看了一眼對面的中年女士,微笑點頭。

「因為今天除夕,大家都趕在市集結束之前把年貨辦好啊!」遞過包裝好的海鮮後,魚攤老闆開始幫香吉士處理他大批的要求。

香吉士看著那位中年婦女離開的方向,喃喃念道:「已經要過年了嗎…」

索隆不知道香吉士當時是什麼表情,因為當他回過頭時,香吉士已經轉頭重新笑著面對魚攤的老闆。倒是在兩人要回千陽號的路上,索隆才又聽香吉士以類似的語調說:「航行的時候果然都感覺不到時間流逝呀。」

索隆淡淡地回上一句:「有差嗎?」

香吉士從胸前的口袋拿出一本小筆記本和表面滿布刮痕的鋼筆,回道:「你這只會睡覺的萬年青當然沒差。」邊說,邊要把剛剛買到的食材從清單上畫掉,但才畫了兩筆,筆尖就吐不出水了。再畫了幾筆還是一樣的結果,香吉士索性把筆蓋上,說:「時間對女士來說比金錢還重要吶…」

索隆想到的卻是娜美跟他算帳的臉,於是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當作回應。

香吉士看了下錶,對索隆說:「要來不及了,回船上吧。」

「你的墨水…」

「那不好找,下次登陸再說吧。」香吉士邊回答,邊加快腳步。

索隆停在原地一會,看著香吉士漸行漸遠,說了句:「也是,你可以用鼻血寫字。」才開始移動。

這話倒是在讓香吉士止步上奏了效,香吉士聞言停下腳步轉過身,怒吼:「你媽的小心我把你榨成蔬菜汁當墨水,菠菜頭!」

索隆只默默扛著板條箱走向他,還有他身後那漸紅的午後冬陽。





千陽號上,喬巴把一大罐裝了乳白色液體的瓶子交給布魯克,一邊吩咐:「這是給布魯克的沐浴乳,跟牙膏的成分一樣喔!」

布魯克感激零涕地接過,說:「在下能跟你們一起航行真是太幸運了。」

騙人布則趁布魯克擤鼻涕時,把自己準備給喬巴的手製多層醫藥箱拿給喬巴。喬巴接過後,身體因為開心而扭得像麻花捲,但嘴上還是說那句:「啊我才沒有開心呢,討厭!」

但騙人布和大家都懂,小蹄子嘴巴上說的總是跟心裡想的相反,於是他自豪地吹噓了幾句:「這個醫藥箱是經過防爆測試的,把十公斤的炸藥放在裡面也點燃也不會把盒子炸碎喔!」

布魯克聽到炸藥,忙接著說:「長鼻子先生,這個是你之前說要找的磷光彈的原料喔呵呵呵!」順勢把一個裝著白色粉末的小瓶子遞給騙人布。

騙人布開心地接過,說:「這是磷粉嗎?你怎麼找到這麼多?」

布魯克拄著枴杖說:「這是我特地到島上的墓園裡面搜集的喲呵呵呵~」

騙人布聽完,不只臉綠了,連罐子都一把拋到半空中,和喬巴齊聲對布魯克吼:「這陰氣也太重吧喂!」

這是新年的交換禮物遊戲。當大家初次從島回到千陽號上,娜美也聽說了當天是除夕的消息。其實娜美不需要聽路人說也應當知道,只是新世界航路上偶爾會遇上幾天的永晝永夜,機械鐘也在幾次戰鬥中跟著船體被破壞,積累著也就成了幾日的誤差。娜美上了島,第一件事便是找中央天文局的駐島站點校正時間。

回到船上,娜美比誰都開心,對於過年,她想到的就是滿簍滿簍豐收的橘子,堆在房裡滿屋都是芸香科植物的精油芳香。她對上了船的大家如是宣布:「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呢。」

魯夫自然是第一個開心附和的人,他一如往常地大吼:「宴會宴會!」

羅賓從書本裡抬起頭,對娜美說:「除了宴會,還可以做些其他的事吧?」

娜美偏頭想了想,自己在可可亞西村的新年,都會跟姐姐麗麗交換禮物,於是說:「那來交換禮物吧!用抽籤決定要跟誰交換。不過因為沒有這個預算,所以大家只能從剛剛給的零用錢裡付。如果錢用完了可以跟我借喔!」最後一句話還特別提高了音量甜笑著對大家說。

眾人──當然除了滿眼愛心的香吉士和因為要辦宴會而開心的聽不進話的魯夫外──聽娜美宣布,心裡閃過的都是同一句話:「最後那句才是重點吧。」

娜美迅速做好紙籤,本來要請羅賓先抽的,卻還是給魯夫搶先了,這當然給魯夫招來當頭一拳。不過魯夫被打這拳大概沒有比香吉士聽到魯夫抽到的是他來的震撼。香吉士還因此在心裡碎念「如果是羅賓醬先抽的話我就可以跟羅賓醬交換禮物了呀!」這樣的話。

後來羅賓抽到佛朗基的名字,娜美則是索隆,這讓香吉士更加不平,說:「綠藻頭的籤運怎麼這麼好?他一定不會送什麼有品味的東西的!」不忘嘀咕一句:「看他平常的穿著…」

索隆站在香吉士身後不遠,香吉士說的每一句話,包括那句小聲嘀咕,他可都聽的一清二楚。是而他一臉不悅地回嘴:「我送的東西一定很合適。」

香吉士輕蔑地回過頭,哼了一聲。

索隆繼續說:「要是你大概只會送魚板吧!剛剛買了很多不是?」

香吉士聞言額頭馬上爆出青筋,話還沒出口,腿就掃了過去:「去死吧,臭綠藻。」

娜美一聲大喝及時制止了索隆和香吉士的拆船舉動:「給我安靜!」她揉揉太陽穴,續道:「大家一個小時後回到船上。那時滿潮,正好可以出航。」

騙人布、喬巴和布魯克說好了互相送禮的方式,大家便分組準備下船。騙人布和佛朗基打算手製禮物,娜美於焉交代他們順便把船整理好,待大家回來便可以立刻出航。

因為不能讓收禮方提前知道禮物內容的關係,分組的模式便成了索隆、魯夫一組、娜美和香吉士一組,羅賓則跟喬巴一起行動。

香吉士得知自己可以跟娜美一起逛街,心花怒放地不斷對自己說:「能跟娜美小姐一起逛街真是…」

「太幸福啦!」魯夫一邊這樣喊著,一邊大口大口把香吉士替他特別做的法式冷肉凍。

一旁索隆則板著臉把一小疊換成最小面額的紙鈔遞給娜美,吱了聲:「喏!」

娜美哭笑不得地忍下脾氣,對索隆說:「這你也敢拿出來呀?你嫌利息還不夠高嗎?」

香吉士卻沒像往常那樣看著大家鬥嘴時給女士們幫腔,反而低頭看著手上那罐墨水。是他慣用的牌子,但是離開東海以後卻不容易找到,剛離開東海時,哲普在舊世界給他從東海寄了幾瓶過,到了新世界以後因為草帽團的名氣,香吉士怕連累了芭拉蒂,遂也不再給哲普新的連絡方式,幾個大一點的島嶼上花點時間找也能找到些零星的庫存。

索隆沒有回娜美話,交了禮物他也就功德圓滿,於是俐落地轉過身,也不知道是對誰說地留下一句話:「我去守夜了。」

香吉士這才抬起頭,對大家說:「我也該去弄消夜了。」

時間還早,索隆的消夜也就慣常的幾顆飯糰可以解決,香吉士是想把剛剛實驗性做的肉凍食譜寫下來。香吉士用墨水用得兇,除了寫清單外,食譜和筆記也都只用那隻哲普給他做十五歲生日禮物的鋼筆寫。香吉士沒跟索隆說過他這份執著根源自他對餐廳的想念,但索隆懂廚子所有的逞強都是因為芭拉蒂的伙伴。於是就算自己總迷路,到了個島上他總要四處亂晃,希望能代替需要採買食物的香吉士找到那隻筆的專用墨水。

香吉士在自己的食譜筆記上畫下最後一個句點時,餐廳的門被推開了,他不用想也知道推門的是魯夫,而魯夫一開口還是那句:「香吉士!我要肉!」

但香吉士這次沒有拒絕,只岔開話題問:「魯夫,你怎麼知道我習慣用這種墨水?」

魯夫愣在門口一會,才回腔:「你不喜歡嗎?」

「不,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

「是索隆說的。」

香吉士聞言抬頭看著魯夫,雖然他並不意外。

「因為我沒有聽香吉士說喜歡什麼過,所以就問了索隆。他只說會帶我去找,可是我們繞了超久的。」

香吉士對繞路這點也不意外。

「最後是在一家看起來很老舊的雜貨店裡找到的。找到墨水以後,索隆就說要趕快回船上,所以他沒有給娜美買禮物。」魯夫想了一下,繼續說:「欸,可是要去找你的禮物之前,索隆說他已經準備好娜美的禮物了…」魯夫皺著眉頭,邏輯轉不過來。

香吉士覺得好笑,於是趕忙說:「明天再給你做你今天吃的那種肉吧,蠢猴子。」起身時說:「我要先弄消夜了,你快去睡。」

打發了魯夫,香吉士迅速做好飯糰,拖著盤子單手爬上瞭望台的木梯。夏島附近即便是冬季季風,搔上人臉仍堪稱和煦,閉眼感受還能看見白日清朗的陽光。香吉士因這種溫暖而微笑,然後帶著這表情把消夜送到了瞭望台。

一探頭,他看到的是索隆半夜仍像怪物一般的鍛鍊。他輕聲把消夜擱在環繞瞭望台而建的矮木櫃上,索隆的三把愛刀旁,然後回身看索隆。索隆像是沒感覺到有人出現在瞭望台,繼續算著他第四組一萬下的啞鈴握舉動作。香吉士有話想說,憋著難受,於是出聲:「綠藻頭,你的消夜。」

「喔。」一貫地回答。

又沉默了一會,香吉士再次主動說話:「找很久吧,那墨水…」頓了會,繼續接下去:「你他媽的何必多管閒事,還惹娜美小姐生氣。」

「雖然我不是女人…」索隆放下啞鈴,轉身走向香吉士:「但你說時間比金錢寶貴,所以要花在更重要的事上。」

香吉士聽索隆這麼說,訝異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而且說到多管閒事,你也沒資格說我。」索隆直直地盯著香吉士說:「娜美那女人不會在一個小遊戲裡送這麼貴重的禮物。」邊說,手邊繞過香吉士的腰,從他身後解下配刀上一條全新、做工細緻的繫刀繩,捧到香吉士面前:「也不會知道今天我看到什麼。」

香吉士低頭看著那條耀眼的猩紅色繫刀繩,想起稍早跟娜美一起選購禮物時,香吉士刻意領著娜美沿著今天採買食材的路線走,然後停在一家刀具店前。

當時香吉士對娜美溫柔地說:「娜美小姐,可以送那混帳綠藻頭這條繫刀繩嗎?」

「欸?」娜美吃驚地說不出話。

「我可以付錢。」香吉士堅定地看著娜美,腦裡浮現的,是在採購食物時,索隆曾駐足於這家店前,看著這條繫刀繩的畫面。像他現在看著繩,不發一語。

索隆似乎並不預期香吉士回應,只自顧自繼續說:「在我的國家,新年時大家會在樹上掛上幾條繩子,上面綁滿寫著新年願望的紙條。」

香吉士依舊沒有抬頭,只將原本支著木櫃的手抽回來,拾起索隆手中的繩,然後環上索隆精壯的腰,說:「那我現在把繩子綁在你這棵樹上…」打個單結:「我希望…」

『我們能就這樣,年復一年。』

後來的話他沒說,索隆也沒接下去,只輕而短暫地吻了香吉士一下,吃了個飯糰,又繼續鍛練。一直到時針指向三,他才停下,回過頭,發現香吉士靠著玻璃窗在矮櫃上睡著了。他吃光剩下的消夜,披上長袍,坐在香吉士的旁邊,然後把香吉士摟向自己。

他一夜沒睡,就只是盯著天花板瞧。後來他看到日出的光,從兩人背倚著的玻璃窗由下往上穿過,好像兩人坐在太陽上,香吉士倚著他的頭微偏,和他正坐的身形投影在瞭望台的天花板上。而任冬春荏苒,投在壁上的影始終如形,年復一年,未曾分離。


舒米完稿於 2012/1/1 03:12


::Plurk 回應::看舒米的 plurk::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