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3

[KH] 柬埔寨七日遊——斑蒂色蕾(Banteay Srei)


Banteay Srei 核心區,聖所底座高 1.08 公尺,由六層台階搭成,最高的塔有 9.8 公尺。屋頂為磚造,每個門外面都有兩座蹲姿或跪姿的神猴或 Garuda 守護,視裡頭供奉的神祈而定;基本上,北邊屬毗濕奴,故守護獸為其坐騎神鳥 Garuda。
Banteay Srei(柬埔寨導遊給我們的拼音是 Banteay Srey)意為 Temple of Beauty,中文或翻為女神廟,但我們的導遊 Narin  說,這座廟之所以被稱為女神廟,不是因為它供奉女神,只是因為這座廟太美了,所以被稱為女神廟。照這麼解釋,其實中文翻成「婉約若姝之廟」會比較符合原意。
建築名: Banteay Srei
別稱:女皇廟、女王廟
建築年代:公元 967 年四月 22 日,羅貞陀羅跋摩二世(Rajendravarman II)時代
建築石材:粉紅色的砂岩、紅色硬質火山熔岩、少量磚材
風格:印度教
供奉主神:濕婆神 Shiva
車程:離主城區約一小時;暹粒市區 45 公里

本站廣告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

Banteay Srei 雖在大吳哥城範圍內,但是因為距離主城區較遠,我們是排在第四天,跟高布斯濱(Kbal Spean)一起看。2011 年去時 Banteay Srei 外面的商鋪區才剛落成,頗有台灣高速公路上休息站的味道。

廟外的水牛群
Banteay Srei 是用粉紅色砂岩堆造而成的,跟吳哥窟內其他地方的建築,以黑色砂岩為主建材不太相同。廟區還是可以看到許多黑色的石頭,這是因為受到雨水侵蝕的關係,導致顏色改變。雖然許多旅遊書上建議清晨或早上去看這座廟,我們是快中午的時候才前往,大太陽下,石英質砂岩裡的結晶讓整座廟宇光輝燦爛,是整趟旅遊裡,最美的一座廟。當初發現此座宮殿的法國人,因為這座廟宇宮牆上極為精緻細膩的浮雕而稱之為「東方蒙娜麗莎」。浮雕上的女子衣著服飾與小吳哥城的風格不太相同,但是都是跳著皇宮舞 Aspara。

刻在第三層圍牆東塔上的經文,即使經過將近一千年的時間,上面的梵文經文還是清晰可見。
Banteay Srei 是所有吳哥建築群裡最小的廟(現在的建築群還是十一世紀擴建過的),而且他不是由國王建造,而是由闍耶跋摩二世的顧問Yajnavaraha / Yajñavarāha (現代高棉語 យជ្ញវរាហៈ)所建。 Yajnavaraha 是柬埔寨王國的血親,他是 Harṣavarman I 的兒子,也是一位慈善家,同時也是闍耶跋摩二世繼任者,其子 Jayavarman V 的老師。

這座廟本來是要獻給印度教的濕婆神,從他的原名 Tribhuvanamaheśvara (三世界之王)但是後來被沿著東西軸分割成兩部份,其中北邊獻給了毗濕奴。這座廟經過多次轉移,供奉的對象也不太一樣。其中一次紀錄在西元 1119 年七月 14 或 28 日(Suryavarman II,小吳哥的建造者),這座廟改成由祭司 Divākarapaṇḍita 管理,並且回歸給濕婆神。這座廟最後一次使用紀錄是在西元 1303 年八月八日(Indravarman III)。

(上圖)毗濕奴的座騎 Garuda。
(下圖)印度教的聖花,蓮花。這朵花刻在很多地磚上,經過一千多年,地磚上的圖樣沒有被磨損,可見當初雕刻的工夫多深!
這座廟在西元 1914 年因為一位盜墓者販售此廟裡的雕像而被發現,現在由瑞士團隊負責維修。為了避免這座廟受雨水和洪水破壞,在 2000-2003 年間,這裡建造了新的排水系統。跟其他廟宇一樣,裡面比較重要的雕像都被移到金邊的國家博物館裡了。

這座廟宇最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所有的「楣石」和「山形牆」上的雕刻。也就是每一道門和廊道門洞頂端的紋樣。雖然重點故事是雕在這些地方,整座廟其實都雕滿了圖樣,連地板上都有蓮花的花紋,每一根柱子從頭到尾都雕滿蕨葉狀的裝飾紋,底端還有小人或是怪獸的圖案(Kala),可以說藝術俯拾即是。最重要的是,這些紋樣都還很清晰完整。

根據維基百科,斑蒂色蕾的建築裝飾以時間之神 Kaladvarapala(持杵站立的男性守衛)、devata(呈舞姿的女侍)、假門和細窗柱。Kala 的雕像不只在山形牆上可見,幾乎每一跟柱子上都有他的蹤跡。根據 Narin 的說法,在吳哥建築群裡,假門非常常見,幾乎每座廟和圖書館都有,純粹只是裝飾用;細窗柱以環紋裝飾,每座窗都有奇數(五、七為大宗)個窗柱,因為在柬埔寨,奇數是幸運數字。

(左上)步道北側房間山形牆上,毗濕奴化為獅面人身,正在攻擊魔王 Hiranyakasipu。
(右上)步道南側房間山形牆上濕婆與其妻 Parvati 的其中一個化身 Uma 坐在其坐騎神牛 Nadi 上,下面獠牙的鬼面為時間之神 Kala。
(左下)濕婆、妻子和他的兩個兒子。據說這兩個兒子是濕婆的妻子 Parvati 在洗澡時,從身上的污垢搓下來捏成的。
(右下)上面是兩頭象以鼻對吉祥天女 Lakshmi 澆聖水;下面則是大力士以手拉住兩條巨蛇。
斑蒂色蕾廟的東城門山形牆上雕刻的是雷神因陀羅(Indra),這是目前的主要入口。進門後是一條長約 60 米的步道,沿步道而立的是象徵生殖力的 Linga ,共有 32 個。最外層還有兩旁廊柱,屋頂建材已經消失。步道是東西向,而在南北兩側各有一個房間。南側廂房上刻著濕婆與其妻子 Uma 坐在神牛 Nadi 上的雕像,不過 Uma 的頭已被取下。

北面房間的牆上刻的則是毗濕奴攻擊魔王 Hiranyakasipu 的故事。Hiranyakasipu 為了能夠取代梵天(Brahma)的位置而向梵天請求祝福。然而由於是惡魔出身,梵天要求 Hiranyakasipu 必須先懺悔過去的罪惡。在 Hiranyakasipu 懺悔的這段時間,因陀羅和他的部下攻入 Hiranyakasipu 家中,為了不傷及無辜,一位聖人 Narada 受命到魔王家中保護魔王的妻子 Kayadhu。在這段期間,Kayadhu 腹中 Hiranyakasipu 的小孩 Prahlada 被聖人影響,出生後沒有惡魔的特質,反而皈依毗濕奴門下。

魔王老爸很不高興兒子走上正道,有一天他就問兒子:「你說梵天存在於萬物中,那你說說看,梵天是不是也在這根柱子裡?」兒子 Prahlada 回答:「他在,即使在那最細微的枝節裡。」魔王老爸因此暴怒,用權杖狠狠地敲擊那根柱子。這時梵天還真的從柱子裡出來,因為 Hiranyakasipu 受到梵天祝福,「任何的人、提婆(deva)和動物都不能傷害 Hiranyakasipu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梵天化身為獅面人身的 Narasimha ,才把  Hiranyakasipu  解決了。

吳哥建築群裡常見的裝飾用假門。這座正殿北側藏經閣的山形牆上,雕刻的是火燒齋浦而(Khanadava/Khāṇḍava)森林的故事。
斑蒂色蕾最內層的主要建築正門都朝西,跟所有印度教建築是一樣的。印度教裡西方代表財富和天,所以吳哥窟裡,只要是印度教為主體的建築都是以面西為主。最內層有三座高塔和兩座藏經閣,因為這座廟同時侍奉毗濕奴和濕婆,所以以東西向的中軸為分界,北側歸毗濕奴,因此北側藏經閣上的雕刻,也是以毗濕奴的故事為主;南側則反之。中間的高塔則還是供奉濕婆,因為這座廟本來就是為了供奉濕婆而建的。整個主要宮殿區都被圍起來,不能進入。

斑蒂色蕾廟一景。左邊有許多環狀紋飾的就是細窗柱。裡面則為主建築高塔。
中央正殿後門。門外為夜叉(Yaksha),夜叉和羅剎都是由梵天的腳所生,夜叉為忠誠的跟隨者,跟會害人的羅剎(Rakshasa)不同。兩族之間也時有紛爭。

主建築的三座高塔四邊三角牆上的浮雕是差不多的,北面都是以 Kubera(夜叉王,司財富與法律,管理北方)騎著坐騎 Simhas 獅子為圖騰;因陀羅騎著三頭聖象在東面;閻摩(Yama)主管生死輪迴,和他的座騎水牛看守南方;Varurna 天空、雨水、天海之神,則是騎聖鶴管理西邊。塔一樣以東為正門,也只能從東門進出。東正門和西側假門由夜叉把守,南北塔的小東門則由 Garuda 和獅子把守,另外兩個連通中央塔與南北兩側走廊的門則是由神猴把守。這些守衛的雕像其實很多是複製品,真品都在博物館裡了。

北側藏經閣西面的山形牆上,雕的是毗濕奴的第八個化身,也是最完整的黑天(Krishna)殺死自己叔叔 Kamsa 的故事。Kamsa 被預言家告知他的妹妹 Devaki 會生下一個小孩,而這個小孩長大以後會殺了他(跟伊底帕斯和馬克白的劇情有點像)。因為害怕,但是他又很疼愛自己的妹妹,所以 Kamsa 沒有殺了親妹妹,而是把妹妹跟妹婿關起來。只是這段期間他的妹妹還是連續懷孕六次,六個小孩被殺,第七個小孩因為逃到另一位婦人的子宮而存活,最後一個小孩 Krishna 則被救了出來,交由 Nanda 和 Yasoda 撫養。長大以後的 Krishna 回到國家,殺了自己的叔叔。這個故事被記載在《摩訶婆羅多》裡,同時在印度教和佛教裡流傳。


Krishna 殺死 Kamsa 的故事。
同樣在北藏經閣,東面的山形牆上則雕著火燒齋蒲而森林的故事。火燒齋浦而(Khanadava/Khāṇḍava)森林是印度教裡一個頗為知名的神話,牆上雕的那幕是雷神因陀羅坐在三頭神象 Airavata 上,從天降雨要滅掉正在焚毀齋蒲而森林的大火,而底下的人則以箭雨反擊,阻止 Indra 下雨。中間那密集的線條就是箭矢囉!

這故事相當長,主要角色是一個名為 Arjuna 的人,在和一個朋友聊天時,一位婆羅門突然出現,這位婆羅門說自己很餓,想跟他們要點東西吃。Arjuna 和朋友很樂意幫忙,這位婆羅門又說:「我胃口很大,吃的東西很特別。」Arjuna 好奇的問他要吃什麼,這位婆羅門說,他是火神 Agni 的化身,他想吃掉 Khanadava 是因為這座森林有很多草藥,而他剛因為吃了太多酥油(Ghee)導致腸胃不舒服。可是這座森林同時也是 Naga 之王 Naga Taksakah 所居住的地方。Naga Taksakah 和雷神 Indra 是好朋友,所以每當 Agni 要放火燒掉森林時,Indra 就會到這個地方降雨滅火。Agni 找上 Arjuna 就是想請他們幫忙趕走 Indra。

事實上,Arjuna 和他的朋友 Krsna 是 Nara 和 Narayana 的轉世,因此他們有能力對抗天神等級的角色。Arjuna 有很多神級武器,但是他還是個凡人,所以雖然他答應會幫忙,卻還是需要 Agni 給他天國的戰馬、神弓和無盡的箭矢。

火燒齋浦而(Khanadava/Khāṇḍava)森林。
Agni 知道天神 Varuna 在海底藏了很多神器,於是他向 Varuna 商借神弓 Gandiva 和兩隻無盡之箭;另外他也跟 Soma(象徵生命之泉與智慧的神)借了戰車。Varuna 另外給了 Krsna 一把棍子,這把棍子揮舞起來會發出咆嘯聲,而且可以擊敗巨人的後裔 Daityas 族的人。Krsna 說他願意幫 Arjuna 駕車。

準備好後,Agni 開始以他的七種火焰包圍吞噬森林,Krsna 則駕著車飛快地繞著森林轉,有些住在森林裡的神在火勢蔓延時跑去跟 Indra 告狀,Indra 想到自己的朋友馬上趕去滅火。可是他一到場,Arjuna 就開始放箭,細密的箭網讓 Indra 無法招架,最後整座森林就被燒光了。

當時 Naga Taksakah 不在 Khāṇḍava 森林裡,但是他的妻子和兒子都被火驅趕出來。Arjuna 看到 Naga Taksakah 的妻子,一箭把她射死了,正要射死他的兒子時,Indra 馬上吹起一陣狂風,讓 Arjuna 無法描準,兒子才逃過一劫。火勢越燒越旺,Agni 因為吃飽喝足而顯的氣燄囂張。Indra 後來也募集到許多神兵器,甚至還親自騎著三頭象下凡,同時也有其他神族戰士開始幫他對付 Arjuna。

這故事到後來演變成親子戲(囧),其實 Arjuna 是 Indra 之子,Indra 跟他戰鬥一方面只是為了要測試他的實力,所以看到兒子可以把眾神們打得節節敗退,他挺開心的。最後是梵天出來圓場,告訴 Indra 他的朋友不在森林裡,而眾神也不可能擊敗身為 Nara 和 Narayana 化身的 Arjuna 和 Krsna。眾神聞言便離開了該處,而 Arjuna 則把從火場中逃出的羅剎(Raksasas)、Danava 和 Naga 清理乾淨。故事還有後續,不過因為沒有畫在壁畫上,就不再多說了。



南藏經閣東面所描繪的故事是濕婆的妻子化身之一 Uma 坐在他腿上的形象。當時他跟妻子正在 Kailash 山(印度教的神山)上的的家中。中間則是山裡的動物在討論宣傳十首魔王 Ravana 的威力。Ravana 其實是濕婆的粉絲,但是他要去拜見濕婆卻被猴子守門員給打槍,Ravana 因此發威(多手象徵著發威顫抖的畫面,通常用在反面人物中,濕婆跳起毀滅之舞也會變成多手的狀態)撼動整座山,動物們慌忙逃走,濕婆則只用跟腳指壓了下山,就把 Ravana 鎮在山下一千年。身為專業粉絲,Ravana 在山下讚美了濕婆一千年,濕婆大概聽得很開心,於是把祂救了出來,還成了朋友。

Ravana 意思是「以暴力讓人痛泣的」,他同時也牽扯到 Rama 和 Sita 的故事。Ravana 其實是個統治能力很強的人,也忠實追隨濕婆,在他父親的指導下,祂通軍事和音律。Ravana 一開始是崇敬梵天的,也為祂進行過數年苦修,想要得到梵天的加持,但是因為一直被梵天忽視,所以他曾十次把自己的頭切下來,可是每次切下來就會長出新的頭,第十次切頭時,梵天終於注意到他,於是從肚臍給他注入了不死甘露,另外也賜與他不為凡人以外的神模所傷的法力,還幫他把切下的頭接回他頭上,所以 Ravana 就變成十頭神人。

印度神話《羅摩衍那》(Ramayana)神猴 Vali 和 Sugriva 打架的故事。
在南藏經閣西面的壁雕則因為角度的關係,一般是看不到的。上面說的是濕婆和妻子 Parvati 相戀的原因。濕婆會愛上 Parvati 是因為祂中了愛神 Kama 的箭,等他跟 Parvati 結婚以後知道這件事,就把 Kama 殺了,把祂的型體完全毀滅掉,但 Kama 是神,所以就算沒有形體還是存在的,這也是印度教解釋愛情無型的方式。

除了主建築外,還有一道山形牆上的雕刻對了解印度史詩很重要,那就是位在第二層為牆西門上,兩隻猴子打架的故事。這個故事在小吳哥城環城四面達六百公尺的壁雕上有敘述,就留到介紹小吳哥城的時候整理了。


總體來說,斑蒂色蕾的建築雕刻是整趟吳哥窟之旅裡,我覺得完整度和藝術性最高的,幾乎每一個細節都被保留下來,而且因為建築設計年代與小吳哥和大吳哥城內的建築群相差一兩百年,在看過小吳哥景區後,到這裡來看溫柔的色調、不同風格的裝飾,真的有耳目一新之感。

(左上)陰間之神 Naga、(右上)人間之神獅子,有時為毗濕奴的化身、(左下)天界之神 Garuda,制服了 Naga。(右下)東面入口處大門上的因陀羅紋飾。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