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2

《電影》Anonymous 莎士比亞的秘密

電影進行到 41 分 15 秒,一段我所看過的電影裡,最動人的台詞由主角深情的說出來。這不是一部愛情片,不,這是愛情片,但愛的不是人,而是文字的靈魂。

電影海報
電影名稱:Anonymous
中文譯名:莎士比亞的秘密
台灣上映日期:2011/11/25
imdb介紹頁http://www.imdb.com/title/tt1521197/
主要演員:Rhys Ifans(牛津伯爵;Earl of Oxford)、Vanessa Redgrave(伊莉莎白一世)、Edward Hogg(Robert Cecil
導演:Roland Emmerich
編劇John Orloff


本站廣告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

大概因為某舒不才是個卑微的同人文作者,所以對這部電影的內容和中心情感(尤其是 Earl of Oxford,下稱 Edwards)認同到落淚。至於史實是否如電影所演的,我倒不太想去追究。至少在情感上,這部電影非常真實。

這部電影的開場和收尾,老實說,有點刻意過頭了,用說故事的人的角度,以舞台劇開場,可能是要呼應莎士比亞寫的劇本大部分是舞台劇,但是我覺得故事直接由中世紀那段 Ben Jonson 在雨中奔跑開始,也不會難看,反倒是一開始的舞台劇橋段讓我不忍說。

這部電影主要是講莎士比亞其實是 Edwards 為了匿名發表而創造出來的假角色,在電影裡由同名的文盲演員扮演。劇本寫得很好,一開始就埋下 Edwards 是為了政治理由而釋出劇本的伏筆,然後娓娓道來他跟伊莉莎白一世之間的愛恨情仇,以及功績彪炳的老臣如何為了自身利益而不惜犧牲大英帝國的未來的計策,最後再回到 Edwards 他對創作、對於自己將永遠躲在後台,後人無法知道他的創作是多少嘔心瀝血的感慨。

電影裡,Edwards 老年的演技比年輕的演技要好上許多,有一種獨特的憂鬱,因為他的一生,都被禁錮在別人的劇本裡。特別喜歡他的兩段台詞,其中一段就是開頭所說的那段讓人心痛的宣言,原文如下:
The voices, I can't stop them. They come to me. When I sleep, when I wake, when I sup. When I walk down the hall. The sweet longings of maiden, the surging ambitions of a courtier, the designs of a murderer, the pleas of his victims.
Only when I put their words, their voices, to parchment .. are they cast loose, freed.
私心譯文:
那些聲音,我阻止不了他們向我湧來。無論沉睡、清醒、進食。甚至當我走過廳廊。 處女甜蜜勾人的欲求,朝臣澎湃無法抑止的野心,謀殺犯巧妙的心機還有他的受害者的哀求。
只有當我把他們的話,他們的聲音寫在羊皮紙上,他們才能謝幕,才能自由。
這種彷彿通靈一般的經歷,真的就是創作過程裡會遇到的。自己在寫小說或是畫圖時,有時候會是因為這樣的狀況而不得不寫,不得不畫。但是通常也是在這種狀況下,才能有最好的作品發表。

劇中的伊莉莎白一世是個喜怒無常,但是對政治思考非常冷靜的女人。伊莉莎白一世又稱處女女王,因為她終生未婚,不過在劇中,她卻有二十個私生子,其中一個正是跟他生下另一個私生子的 Edwards(本劇最大雷點吧<還說)。飾演伊莉莎白的演員演得非常好,她把伊莉莎白喜怒無常、佔有慾強、有童心、對背叛她的愛人又愛又恨的個性演得非常靈動。從年輕到老年,都是那個伊莉莎白。她在劇中一段話也很經典,對於掌權的朝臣 Cecil 家族,她說:「我能從法國、西班牙等國王手中存活,就是有因為 William Cecil。因為他們家的繁榮與沒落都掌握在我手中,所以我相信他們。」

Ben Jonson 這個角色也很耐人尋味,他是個劇作家,文人相輕自古有之。Edwards 請他代為發表,就是因為「You have no voice」(他沒有發聲的權力),故事自始就沒有提到 Ben 是怎麼看待 Edwards 的劇本的,他可能真心喜歡,也可能因為忌妒而想毀掉他。但是他一向忠心,直到他被原本屬於他劇團下的那個演員 William Shakespeare 給激怒而背叛了 Edwards。這種角色內的理念衝突,卻讓角色的立體感不減反增。

另一段我也很喜歡的台詞是 Edwards 在死前,問 Ben Jonson 他對自己的劇本到底是什麼看法時,臨終的遺言:
Do you know my family can trace its peerage back further than any other family in the kingdom? We fought at Crecy, at Bosworth Field, at Agincourt. When I inherited my earldom, I was one of the richest men ever to breathe English air. And at last breath, I shall be one of the poorest. Never a voice in government. Never a sword raised in glorious battle. Words. Merely words shall be my sole legacy. You alone watch my plays and know them as mine. (...) I have made it my life's work to know the character of men, Jonson. (...) You may have betrayed me, but you will never betray my words.
私心翻譯:
你知道我的家族可以追溯到很久遠之前,甚於帝國中任何一個家族?我們在 Crecy、在 Bosworth 戰場、在 Agincourt 打過仗。當我繼承這個伯爵爵位時,我是全英國最富有的人之一。但在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時,我將列身最貧窮的人。從未在政府中發言。從未在光榮的戰役中舉劍。文字,僅文字能成為我的遺產。你是唯一看過並知道這些劇本隸屬於我的人。(略)我窮盡一生的工作就是了解人性,Jonson。(略)你可能背叛了我,但你將永遠不會背叛我的文字。
很巧妙的安排是,最後他在講述這段話時,正完成了最著名的悲劇之一《李爾王》。Ben Jonson 確實沒有背叛 Edwards,就算被嚴刑拷打,他也沒有說出他藏劇本的地點,雖然當時他可能真的以為劇本都被燒掉了。

劇末,蘇格蘭國王在 Robert Cecil 的幫助下取得帝位,但他卻是最喜歡莎劇的國王。

Edwards 讓我直接聯想到《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一樣是衰落的望族,一樣寄情文學,一樣看透人世卻始終與政治和人間保持一段距離。作家必須聰明,才能寫得讓讀者頗有共鳴;但也要有種孤傲和不屑,才能把作品寫得讓人不甚唏噓。

這部電影除了開頭和結尾的方式太過造作,運鏡、場景(愛死導演還原中古時代破舊的倫敦與雙塔和倫敦橋場景的能力了)、音樂、配音都超棒的!IMDB 上的評分只有 6.5/10 讓我很驚訝,不過以我這冷片王的 RP,好像也不是很意外就是惹<喂。

本站廣告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

4 comments :

  1. 這兩段話確實很耐人尋味
    感謝作者私心的翻譯~~

    ReplyDelete
    Replies
    1. 感謝閱讀XD 其實這篇影評只能算是抒發一點觀影後的共鳴,改編原著小說成劇本的人,在編寫台詞時,斷是相當用心的,原文透露出的情感更加真摯,看完以後真的感動很久!

      Delete
  2. 是蘇格蘭王不是愛爾蘭王喔
    同意你的共鳴點,第一段話也在我心頭盤旋了很久,很有震撼力。作家是真的需要那股孤傲和不屑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感謝指正!!! 這部電影真的讓我回味很久. 無論場景還是劇白都很動人!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