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9

[KH] 柬卜寨七日遊——普里維希神廟(Preah Vihear Temple)

普里維希神廟(Preah Vihear Temple)側門。
普里維希神廟不是到柬埔寨必去的景點,因為它離暹粒市區有四~五小時的車程,此外這座神廟比較晚被發現,又在泰柬邊境,兩國之間常有衝突,所以遊客並不多。然而它在 2008 年也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這次排了約七天的旅程,同行友人也縱容我的任性(羞澀),加上找到好導遊,所以說什麼都要去一趟。
建築名: Preah Vihear Temple
譯名:甫里維希、帕威夏塔、柏威夏寺
建築年代:公元 11-12 世紀,始建於蘇利耶跋摩一世(Suryavarman I )、重修於蘇利耶跋摩二世(Suryavarman II ;小吳哥建成者)時代
建築石材:砂岩、磚材。石材多取自同一座山。
風格:印度教,與斑蒂色蕾(女神廟)相仿
供奉主神:濕婆神 Shiva
車程:離小吳哥景區約四小時;140 公里

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普里維希神廟坐南朝北,包括北面正門樓梯佔地約 155 公畝(點這裡可以看配置圖),長 800 公尺,因為遠離國都,所以在古代沒有遭到多少戰火摧殘,只是最近幾年為了爭奪這座廟的所有權而飽受彈雨侵襲。泰柬為了爭奪這座廟,從 1962 年吵到現在,1962 年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把這座廟判給柬埔寨,但是泰國一直到 2011 年二月,我們去參觀的前六個月,都還不放棄占領這座廟,泰柬雙方都有人傷亡。柬埔寨這邊,導遊還指了其中一位警察中彈的地點給我們看,初期有兩位軍人和一位平民死亡,此外廟北面的小村落則全數付之一炬,我們去的時候,新的木造房屋才剛蓋好。一直到 2011 年九月,泰國首相出面調停,情勢才趨緩。

夾道矮牆上簇新的彈孔。
原本這座廟有兩個參觀路線,一條是從泰國(北門)進入;過去從這條路線到神廟需要繳 5 美元的費用,其實應該算是進入泰國的 Khao Phra Wihan 國家公園(普里維希神廟被歸在這個國家公園的範圍內)的費用。另一條,也是我們參觀的路線是從中段一條小徑進入(配置圖的六號地點)。從柬埔寨進入是不用另外收門票錢,但是沿路都有駐軍(現在應該已經撤了),我們的導遊有幫我們買些香菸打點。另外就是路況不好,需要搭吉普車才能上山,在搭車的地方就有小販兜售一條條的香菸。吉普車收費是上下山來回一人 10 美元。

除此之外,我們去的那段時間因為密集的軍事衝突,使柬國政府下令不准泰國人參觀那座廟。所以在開車上山前,我們還繞路到另一個檢查哨,需要給工作人員檢查護照。這個入口應該是以後的主要入口,停車場與廁所等觀光設施正在興建中。

從 2003 年開始興建,現在還未完成的、通往普里維希神廟的公路。這是回程,因為雨停了所以我跟友人就坐在後面的平台上,很有行軍的感覺,還滿特別的。中途有些在地居民會上來搭便車,也有民兵跟我們同坐。
小徑兩側的駐軍營。
普里維希神廟的英文全名是 Prasat Preah Vihear :Prasat 是柬文裡城堡或寺廟的意思;Preah 是神聖的;Vihear 則是神龕的意思。在梵文裡,Vihear 也近於 Vihara (विहार) ,意為泥磚建築。串起來說,就是「神聖的寺廟」。

印度教的寺廟喜歡蓋在高地或是山上,如果蓋在平地(如小吳哥),則會建高塔來供奉神龕,這是因為印度教義裡,所有的神都是居住在神山 Mount Meru 上的。普里維希神廟所在的小山丘約高 525 公尺,在雨季前往還會覺得有些陰冷。

這座廟雖然在歷史記載上是 11 世紀才開始建,但廟宇的前身——一座隱士宅邸——則據說 9 世紀就存在了。


普里維希神廟據說是闍耶跋摩二世念書的地方。他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圖書館學習知識,後來更把這座廟用做紀念他的老師,另有一說則是獻給一位名叫 Divakarapandita 的婆羅門。廟裡供奉的是一尊金做的濕婆跳舞像(Nataraja)。

從山底到中心神龕需要經過五道山門,每一道山門間以階梯連接,神龕兩側則為圖書館。最裡面的一道山門上的雕飾是 Koh Ker 時代的風格。在西元 928 到 944 年間(在位君主為 Jayavarman IV),高棉王朝曾經短暫將國都牽移至位於吳哥窟東北方 100 公里左右的 Koh Ker 地區。Koh Ker 的建築風格與吳哥景區也大相逕庭,本來導遊司機有問我們要不要順便去看看(當然要另外收油錢),但是因為不在來往普里維希神廟的最短路徑上,所以我們最後沒有去。依據維基百科的介紹,Koh Ker 主廟為一座三十公尺高的石塔,有點類似馬雅文化裡的石塔,供奉三位印度教主神。除了主廟外,還有大大小小總共近 30 個廟塔。這座廟也是最近才被發現的,所以還有很多遊覽設施在興建中,不過進入參觀需要收門票(10 美元)。由於普里維希神廟最早的記錄也約在西元九世紀,因此其最內層石雕特色為 Koh Ker 風格似乎也不是那麼令人意外的事。

導遊 Narin 正在幫我們打點軍人。這時候還是有個當地人幫忙比較安心。
在等吉普車來載我們的時候,導遊請我們跟他一位同行友人吃飯。這間路邊攤賣的是泰式青木瓜沙拉和水煮雞蛋。右邊那個紙箱圍起來的,就是婦人用來蒸煮雞蛋的塑膠網籃。沙拉很好吃,雖然我主要還是吃前一天在麵包店買的法國麵包。雞蛋蒸好以後直接沾胡椒鹽,也是一種美味。
第四座山門則是 Baphuon 時期的建築。Baphuon 就是大吳哥城裡的巴普昂寺,這座廟建於 11 世紀中葉。我們去的那段時間,Baphuon 正在整修,不過這座廟宇跟其它供奉濕婆的廟一樣,中高四面環水。第四座山門有自己的南面山形牆,上面雕刻的就是印度教最有名的傳說「乳海翻騰」。

第三座山門(示意圖 9)是所有山門裡面最大的,另外還有兩道延伸出去的走廊。通常這些走廊是祭祀用途,四面都以高牆圍起,有時會留下小氣窗,狹窄的走廊裡則奉有神像。不過在這裡,走廊的圍牆已經倒塌,裡面的神像可能早已佚失,又或者已經被移至博物館內。

小浴池(平面圖 8)。我們造訪時,柬國駐軍就是飲用這池子裡的水度日。
階梯前的石洞。這些圓形石洞是用來盛裝獻給天神的祭品的。這塊岩石產自同一座山,普里維希的建造石材多取自當地,如果是比較不規律、較大塊或是石塊上沒有規律的小圓洞(用來插木樁供大象托行),那就是取自同一座山的石材。
神廟的末端就建在懸崖邊,遺跡緊鄰邊界,這個地點是整座神廟我最喜歡的地方,去的時候剛下過雨,還有許多雲霧在山腰,所以我們剛好可以欣賞到雲霧間若隱若現的吳哥窟全景,連黃家浴池都清晰可見。當時最尾端靠近懸崖地方的遺跡還沒被開挖完全,而廟大部分都還處在斷垣殘壁的狀態,不過應該比當年發現的吳哥窟建築要完整許多。目前似乎已經完成第一階段的探勘,修復的團隊應該在做文獻探討和畫模形圖。這座廟的修復應該也會斥巨資,畢竟石材和人力調度和其他廟宇比起來要難上許多。

普里維希神廟的主體大多呈現這種破敗的狀態,然而襯著四周廣褒的綠草和平原,看起來別有一種與世隔絕的蒼涼美感。
從山頂望向大吳哥城。
從神廟往北望,就是泰國平原。

當年法國殖民政府在調停泰國和柬國邊界時,是以分水嶺山脈為分割,當時的疆域圖就把普里維希神廟歸給柬國,而國際法庭在 1962 年也基於神廟的歷史將神廟歸於柬國,事實上,從泰國這方進入神廟是比較方便的,除了梯級是建在神廟北面外,神廟南面就是險崖,加上柬國勢力衰弱已達近千年,泰國一直都把這座廟視為泰國領土的一部分。其實綜觀過去歷史,不難理解泰國為什麼會想這麼做,畢竟泰國和柬國本來就是兩代交互興替的王朝,高棉王朝全盛時的領地甚至包含泰國與越南,自十三世紀衰落後才由泰國統治。這就有點像是中國元代曾統領中亞,但現在中亞都是獨立的國家。

柬埔寨軍人與過道上的 Naga 合照。
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旗幟(左)、聯合國國旗(中)和柬埔寨國旗(右)。柬國國旗中間的建物就是小吳哥城。
北面正門。正門朝向泰國邊境,我們是從中段進入參觀而不是走大門進去。從大門到主廟的階梯大約有兩百級,其中幾段的石階已經毀損,改以木梯代替。
1962 年的仲裁決議中也要求泰國政府必須歸還索有自這座廟取走的雕像和藝品此外,泰國政府也獲得其他邊界的補貼,以彌補失去這座廟的國土損失。話雖如此,法國殖民政府並沒有強制驅離 1949 年在寺廟設立瞭望台的泰國士兵,而實際上分水嶺區隔法是把廟分在泰方的。因此,1962 年仲裁的少數方代表,澳洲籍的 Percy Spender 法官就提出了這座廟應該要歸於泰國的看法。泰國也一直持這些理據試圖奪回廟宇的所有權,甚至還聲稱美國有偏袒柬國的嫌疑(因為主審法官是美國籍)。

1963 年,泰國政府讓步,把廟宇歸還給柬國,但是堅持不降立於廟區的泰國國旗,而是連旗竿一起移到泰國境內。當時的王子西哈努克(Sihanouk)也到該區視察,並且宣布泰國國民可以免簽證來參觀這座神廟,此外泰國政府也不需要歸還他們取走的神像與藝品。


在赤柬時代,這座廟也是赤柬軍隊的據點之一。當越南軍隊進攻到柬埔寨時,居住在泰柬邊界的柬埔寨難民便逃到泰國去。在普里維希神廟四周的草地上,還可以看到一兩個游擊軍隊躲藏的土洞,在草地上挖洞以後,前面再以遺跡的石塊做掩護。過去(其實也不久之前,大概在 1990 年代)所挖的土洞,現在已經沒有實際的軍事用途。

當赤柬政權瓦解時,逃至泰國的柬埔寨難民被遣送回國。當時預估約有四萬兩千個難民被送返正由越南代管的柬埔寨。難民必須經過三英哩長的地雷區,沿著之前因為踩到地雷而死亡的人的屍體所鋪成的小徑前進。現在這些地雷已經由柬埔寨、法國和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清除乾淨,但是在標語以外的地區,還是可能藏有地雷,所以這個區域不太適合自己到處亂逛。


CMAC (Cambodia Mine Action Center) 政府組織與法國合作清除本區的地雷。
另一個 NGO 組織 The HALO trust 也幫忙清除了這一個地區的地雷。在吳哥窟景區,你常常可以看到有殘疾的人乞討或是演奏音樂。某些廟宇的過道上甚至還有地雷受難者組成的樂隊在販售他們錄製的 CD。這些演奏聽起來很像台灣或是中國的民俗音樂,有嗩吶和類似二胡的樂器。
普里維希神廟在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時,曾因為政治因素而被泰國反對。此外,因為 Preah Vihear 省本身就有許多自然景觀和野生動植物,也是當地原住民 Kui(或稱 Kuei/Suei,是比高棉人更早居住在柬埔寨地區的民族)獵象與活動的地方。將這座廟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所帶來的觀光文化可能會影響甚至破壞當地原有的文化與環境。然而也有人認為,以世界文化遺產的名義來保護除了廟宇本身以外的其他地理及人文景觀,更能避免在東協國家很常見的,因為經濟發展而造成的文化流失的現象。
在四月衝突中曾經被燒掉的村落,在八月時已經以木材重建起來。這個村落坐落在泰柬北面交界,離邊界只有不到一百公尺。
過去可以從這座小門自泰國進入參觀普里維希神廟。
去過一趟以後,還是覺得普里維希神廟是值得一去的地方。這座廟坐落於全柬埔寨最窮的省分,因為原始與鮮少開發,這個省份也是許多西方探險家喜歡騎機車旅行的地區。即便只是在行駛在紅土路上的車程中,也可以看到柬國鄉村人民生活的環境。如果有時間,不妨停下車來,好好端詳這個貧窮落後卻神祕美麗的國家。

參考文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