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9

不哭不哭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2012/05/29 補記:親愛的納豆交 yafuu 替這個悲催(?)的故事找到了Happy Ending(意味著我不用寫後續惹<誒)。連結在此(pixiv.net)。內容很文藝,yafuu 給了這個故事很深的寓意。


是說超幸運的 OAQ。親愛的40桑(連結到40的pivix主頁)居然幫這篇賀文畫了配圖。超喜歡40的美式風格!圖很美,感情很深,看了超想哭的,一定要去看喔!原圖連結在此



贈 F

那晚香吉士做了一個噩夢,可他還是一樣的時間醒來,在微光裡翻身下床,給大家做早飯。做了什麼夢他沒印象,只是想起自己做了夢的這件事,他會莫名心悸,於是自動把難得卻無印象的夢歸為噩夢。

他真的不怕,夢過了,就忘了。


爐子上的火光明明滅滅,其實只是燃燒完全與否,光由黃轉藍。鍋子噗嚕嚕地冒煙時,他正在洗碗,昨晚吃完消夜的人放在流理台上,伴著晨星的光,他洗著覺得涼。打了個哆嗦,嘴裡嘀咕下次要叫臭劍士自己把碗洗了。

他不是怕冷,只是少披了件外套。

洗淨地瓜,削皮切塊,倒入爐上已沸過一次的米粥裡,淺黃色的地瓜漸漸被白粥吞噬,可是動作緩慢的像是溫柔擁抱。他突然覺得好像有人在背後,輕輕擁住他,他如果不小心往後一傾,就會陷溺在那股溫柔裡,像被暖粥覆蓋,清晨的空氣再也搔不癢他的背脊。

他往後一靠,卻只碰到桌角。

解凍的絞肉一剝就裂了,裂痕並不整齊,可也沒有血水滲出。他越剝越慢,肉末在他手上融化,開始露臉的太陽光照在他手上,是一整片肉紅色,但他看不清楚是絞肉的顏色還是自己的手被凍紅了。他抹抹手,把終於都弄碎的絞肉攏到砧板上,然後再一起倒入鍋內。肉香隨蒸氣揚起,他滿意的深吸一口,轉過身開口說:「綠藻頭,擦手布給我!」

他迴身後的目光落在空無一人的餐桌上,嘴裡吐出的氣凝成水附上他的睫毛。是呀還太早,他提醒自己,這時間,誰都沒醒。卻忘了昨天最後守夜的人,這時應該還在值班。他扭回身,在冰水下洗了手。

他真的不怕,自己一個人。

粥再滾了一次,加了蔥,熄火。他舀粥至碗裡,扣掉自己,還有八碗,可是碗櫥裡怎麼找,還是少了一個。他回過頭,才看到瀝碗盤的架上,孤伶伶地扣著一只碗。抄起碗,八只照著座位排好,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什麼時候弄丟了自己的碗。也許等等上瞭望台去找找就找的到了,不定是哪次給綠藻頭送消夜,沒帶下來。

他才剛擺下最後一隻湯匙,雙手在圍裙上抹了兩下,魯夫和騙人布就進來了。

他看船長一屁股坐下就開始狼吞虎嚥,騙人布則打了個哈欠說早安,守夜一整晚能吃到香吉士做的早餐真好。

香吉士正點菸,沒注意到騙人布說的話,是魯夫用五秒鐘喝完一碗粥,問香吉士可不可以再吃一碗時,他才皺著眉頭說:「粥就八碗,我都沒分到了,等等給你熱點剩菜。」

「怎麼香吉士會沒有?」魯夫歪頭問:「我、騙人布、娜美、喬巴、羅賓、佛朗基、布魯克和香吉士,八個…」

騙人布拍了一下魯夫的手,不太自然地笑笑:「啊是呀少了一碗。」

「魯夫你少算了…」香吉士正要說,突然記起自己夢到些什麼,然後才發覺那是現實。他把才點燃地菸捻熄了,說:「魯夫你可以多吃一碗,我不餓。」



他真的不怕。

因為夢裡誰對他說了那句,不哭不哭。


::Plurk 回應::看舒米的 plurk::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