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

前馬 (ZS)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最近真心 RP 爆錶呀!好多基友幫我的文配圖 OAQ 這篇配圖的是卡羅桑。除了手做/cosplay很強連畫畫都超棒的!圖的感覺超符合的當初寫文的想像都!只能跪惹!卡羅桑的天空相簿在這裡




是日風狂沙暴,索隆馱物披氅,牽一羸馬過紫陽關口,忽一白髯老者持拂塵阻之曰:「汝何因欲越此關?」索隆默,羸馬低嘶擺首,頸根繫鈴叮噹二聲。老者聞之,循鈴繩探囊,取二骨白粉質圓珠,旋覆於掌,曰:「嗟乎,睚眥之目也,殺龍一子,失一經脈臟腑,爾既失目,何能行至此處?」索隆提劍示柄,睚眥之靈已附於其上。

叟問曰:「汝為封睚眥神力於劍而屠之耶?」

馬晃腦頓足,似欲代索隆答,隨之鼓譟者,乃繫頸雙鈴。白叟抹淨鈴上沾沙,驚曰:「爾除遺言外,不能言語,皆因殺蒲牢之故。」

瘦馬聞言點頭,索隆仍不發一語,寸軀未移。


老者無從探望索隆埋於大氅兜帽下之神色,故一揮拂塵問馬曰:「何殺睚眥又斬蒲牢?」

弱馬竟開口答曰:「我主索隆,原為海賊,與另七人相偕而行,欲取祕寶,然行經全藍海域時,驚擾狻猊,狻猊化身煙霧,附身於鐺頭菸捲,鐺頭吸吐之時,點滴精氣便歸狻猊。我主見其漸失神智,形瘦骨消,攜之離船,欲尋解方。有幸巧遇一羅漢,授告原委,知唯以劍穿心,同殺狻猊與所附之人,方得取回墮於渾沌之神識骨血。羅漢亦告我主,若能斬九龍子,以龍子之魂魄為質,龍王能成其一願。」

老者怒叱:「竟為此人!吾聞后土因螭吻遁匿而大火三年不絕;後闕贔屭而大水肆虐良田,饑殍遍野;嘲風不守致妖魔亂世;狴犴不振而匪盜猖獗、擄掠燒殺之事不絕於耳;囚牛扼喉而禮樂崩壞,綱常逆行、君臣相殺。此人大逆不道,置蒼生於水深火熱,僅為一已之願!」

索隆聞老者叱聲,覺其並非凡人,便開口言語,問所引之馬曰:「是否已到紫陽關?」馬以嚼轡為答,索隆吁氣揭帽,面為無目削鼻縫口卸耳相貌,甚為懼人。

白髮老者見索隆開口,知其欲捨剩餘陽壽,蔑告之曰:「紫陽關後即為極樂世界,然欲過此關者,需大善大澈大悟,無貪無嗔無癡,汝殺龍九子造孽甚深,縱執意過此關,亦無法修成正果。汝究竟因何欲過此關?」

「吾乃失職前馬,聞龍王居於此關內,而取九龍子魂魄能換龍王一諾。」索隆褪氅之時,風暴暫歇,老者窺其腹,陷若無物,後識其氅,乃贔屭鱗甲所縫,因風沙摧折而失光。白叟拾落地之氅,清淚濕襟。

「殺龍一子,消福一世,市井皆知。然吾已炭涂三千生靈,永難超生,九世輪迴惡鬼畜牲、阿鼻無間,亦無有損。唯吾願未達,縱墮地獄亦將毀地宮之頂,使人界天界不得安寧。」索隆卸所馱重物,慺慺安置沙面,馱物以龍殼承載,口以椒圖銀章密封。索隆馱行千里者,乃庖丁之屍。索隆揭布,於羳腹沙色中,但見幾縷金絲桃蕊乘風輕揚。屍身因贔屭蓄水神力而仍具生人羊脂白玉肌,若非唇無血色,眠歿難辨。

並索隆摸索啟封之時,叟曰:「汝欲龍王諾何?」

「請龍王抽我筋,引我血,碎我魂;煉他返生,長居極樂,不復憶我。」索隆舉刀予老者,並言:「馬背夾囊尚有龍王其餘五子之屍骨。」老叟實為龍王,聞言立時取囊而探,見九子之屍骨,不覺潸然淚下。

索隆舉刀不動,龍王揮淚接刀告之曰:「爾可當現世刑天而無愧矣。爾死後,魂飛魄散,縱經恆河沙載,亦不得超生輪迴,此人即便返生,汝亦與之訣別生生世世。此人何德何能,堪汝此舉?」

索隆密縫之嘴角微揚,曰:「此人無德無能,然其一笑,卻值我生生世世為孤魂野鬼。」

龍王震而不能語,良久,方嘆言:「余將挑爾之筋骨、血脈以修補此人腐損之軀,汝須一息尚存,補綴之功才能完盡,此人亦方得返生。」

索隆諾,龍王再喻之:「意即汝將承受剝皮、抽骨、挑筋、取血、斷腸之苦。」

「速為之。」索隆神無懼色,如是答畢,又曰:「務去其記憶,莫使之念我。」

龍王告之:「吾可替換其心,使之忘卻,然汝既為他而死,為何要去其關乎汝之記憶?」

「孰人能惦記某人替其死,且依舊能開懷而笑?」

龍王慨然,揮刀砍向索隆。和道雪白劍身初染其主之赤血,索隆膛開肚破,筋分骨錯,流腸濕沙。黃沙與朱衁旋攪,似夕霞,又似朝光。夕霞朝光之不辨與流轉,正如生趨於死,死又復生。索隆承孽之命,經龍王洗滌,將重塑而成無垢新生。索隆似因知曉其命將存於重生之人,故於龍王剜心時,含笑而終。

金髮之人替過心,龍王縫合其前胸,待縫痕消逝,男子轉醒。龍王問男子名,男子告:「香吉士。」龍王問之:「可記得為何身在此處?」香吉士搖頭,反詰:「此處何處?」

「此為紫陽關。汝已過關口,再西行數里,即為無悲無痛,永生不死極樂世界。」龍王指關外告香吉士曰:「東出此關,返回人界,七情六欲、生老病死,纏煩一世。爾欲西向,抑或東行,自行定奪。」龍王言畢,攜九龍子魂魄捲風而去。沙面索隆殘屍,亦隨風四散。

香吉士瞇眼待風停沙靜,右掌覆屍骨曾經處,撚沙一撮,抹於胸口,左手攬轡語羸馬曰:「似有一物,吾不復記憶也…」

馬對空嘶鳴一聲,狂風再起,飛沙走石間,金髮颺散,融於無盡滄荒景色中。





舒米完稿於 2012/2/17 23:26


::Plurk 回應::看舒米的 plurk::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