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3

《電影》心靈鑰匙

「太陽如果停止發光,我們還能感覺八分鐘的溫暖。那是光走過這段距離所需要的時間。可是爸爸離開以後這八分鐘的溫暖,已經開始消失了…」


電影名稱:Extremely Loud and Incredibly Close
中文譯名:心靈鑰匙
台灣上映日期:2012/02/24
imdb介紹頁http://www.imdb.com/title/tt0477302/
主要演員:Thomas Horn(Oscar Schell)、Max von Sydow(房客)、Sandra Bullock(Linda Schell)、Tom Hanks(Thomas Schell)
導演:Stephen Daldry
編劇:Eric Roth(劇本)、 Jonathan Safran Foer(原著小說)
一部評價很兩極的電影。雖然題材不是最新穎,甚至還有狗血的嫌疑,但導演/編劇說故事的功力,加上配樂,讓這部片感人至深。開始劇透影評之前,先說明,這篇影評不只劇透(幾乎是常態吧喂),還有婊人意味



中文譯名已經不忍說,反正台灣就是可以把原本很詩意(就算不是很了解原意)的電影名稱,翻成看起來像其他影片續集的名稱。老實說,我覺得大陸的翻譯《特別響、非常近》,都比心靈系列要好得多。(眼神死)

有人說這部片是導演為了紀念九一一十周年而拍,無論如何,治癒度就算沒滿分也不會不及格。治癒系的電影,一定要有一件事情,最好是大家都知道的現實事件,就算非親身經歷,也要讓觀者可以輕易想像。最普遍的題材就是親人死亡,怎麼死都好,這次牽扯到九一一,這種河豚級題材,處理不好,片子就哭哭惹。

片頭在黑色喪車裡把小男孩的個性交代過一遍,如果不知道他是亞斯伯格症患者,應該很多人會覺得這小男孩真他媽嘴賤又自以為是。亞斯伯格症是一種泛自閉症候群,患者與其說是有病,不如說是嚴重內向,加上無法如一般人輕易的理解動作和表情所表達出的「言外之意」。這類患者通常對特定目標相當執著,而且固執己見,他們給人一種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高傲自大的感覺。這種角色設定讓原本就應該要很難過,但是難過久了會讓人想離場的角色可以極度悲傷,悲傷到自虐、到與人疏遠、耍脾氣、摔東西,都會有人體諒的劇情顯得合理。這個小男孩也是大家一致公認演技到家的童星。雖然大家都覺得他眼得好,雞蛋裡挑骨頭如我,還是覺得他再與疑似爺爺的房客第一次對話那段最後面的表情,顯得有些矯情。但總體說來,確實是相當出彩。

劇情結構竊以為安排得相當不錯。首先是九一一當天發生的事,劇情分成好幾段來講,同時以答錄機裡的留言做為伏筆,一點一點的把當天發生的事串起來,同時因為是回憶片段,卻由不同人回憶,用投影的方式把大樓倒塌時群眾的恐慌以淡墨交待,場景模糊飄渺,可是感情真摯。沒有英雄情節,甚至連大樓起火的畫面都只有新聞上驚鴻一瞥,可主角 Oscar 他的劇白裡,藉由描述重建後的市區、大樓、鐵橋、人潮、噪音,讓人覺得所謂災難像是一個夢一樣。Oscar 比任何人都希望那是夢,所以他藏起答錄機,別人不提,這件事就像是沒發生一樣。他希望如此,可是他卻一直提醒自己,這件事情發生了,而且他一直回顧,一直反覆聆聽那六通留言。

另一個前後呼應的段子是尋找失落的第六區。Oscar 的爸爸告訴他,曼哈頓旁邊曾經有個第六區,就在他死前一段時間,Oscar 的目標都是在尋找失落的第六區。後來他還沒來得及找到這個所有線索都藏在中央公園的第六區,他爸爸就離開了。一直到最後,Oscar 雖然沒有用鑰匙找回他爸爸生前的溫暖,卻找到了第六區。

這邊不得不再說一次,這部片子的主角設定為亞斯伯格症的小孩,真心是我看過最貼切最適當的自閉症患者電影設定。Oscar 他的記憶力驚人,而且準確,加上他總是不帶表情的敘述這些故事(除了一次他流眼淚,還有最後那段告解),可是文字又犀利準確,好像有人當著面說書,文字這麼重,聲音這麼響,感情卻這麼輕。因為主角,讓導演可以大量運用點到為止的方法敘事,不過也因此,許多習慣直白敘述的觀影者會不喜歡吧。


湯姆漢克斯和珊卓布拉克在劇裡確實都是配角,但都是非常關心孩子的父母。珊卓布拉克在劇中,只哭過兩次,都是背著孩子哭,給人很堅強的感覺。此外,她和 Oscar 的一幕對角戲非常詩意。珊卓布拉克看著六點多就出門的 Oscar ,問他要去哪,Oscar 又撒了個謊,然後關門。感覺像叛逆期的小孩,可是他關門後沒走遠,在原地躊躇一會,跪了下來,在地面上留下影子。他媽媽看到了,也蹲下來審視。Oscar 一開始只聽,後來很小聲的說了一句,我愛你。他說,他不知道媽媽是不是聽到了,還是早就離開了。珊卓布拉克老實說在這部戲裡沒什麼太需要展露演技的地方,所有感人的點都是在場景和原著設定,包括最後那本 Oscar 作的立體書《Extremely Loud and Incredibly Close》。一個小人,隨著小機關,慢慢的,像時針那樣,從地面飛回摩天大樓。

另一個我很喜歡的設定是 Oscar 的爺爺(雖然劇裡一直沒有正式說明他確實是 Oscar 的爺爺)。他跟 Oscar 玩矛盾詞戰爭(Oxymoron War),這是 Oscar 以前也喜歡跟爸爸玩的;他用引導的方式,讓 Oscar 慢慢走出舒適圈。他不能說話,但是 Oscar 對他卻什麼都說,兩人初次見面時,Oscar 一鼓作氣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說完,那段劇情也非常感人,看著 Oscar 喘氣,看著房客眼眶含淚卻沒回應,這種沉默的感動,就是讓這部戲與眾不同的原因。

要說缺點,大概是其實很重要但我不是很喜歡的 Black 夫婦那條線的故事。尋找姓布萊克的這條故事線,雖然一開始看會覺得很誇張,但劇末的解釋讓一切都合理。主要是 Black 夫婦那段有些狗血,而Black 先生的故事不那麼感人。他的藍色花瓶與他不相熟的父親。這故事線最美的,大概只有那句 Oscar 說的:「只有人哀傷的時候才會流眼淚」。


我個人非常喜歡這種暗示的敘事手法,讓故事的重量很輕,卻令人回味再三。劇裡一些畫面也很棒,像是港口旁空無一人的小木屋和地鐵車箱,站在斑馬線中央,喇叭聲這麼響卻聽不見;水從龍頭滴落滑入凹縫;一整面紅色的牆。還有 Oscar 說,他聽到爸爸說了九次「你在嗎?」,他說:「是你,而不是問有沒有人。他知道我在,他一直問。」導演不必讓演員說,甚至答錄機傳來的聲音都不清楚,可是你就是知道那幾乎是絕望中,最後一縷哀求,想對你說,我愛你。後來電話斷了,站在客廳電視和電話中間的 Oscar 一回頭,電視螢幕上正好撥出大樓坍塌的畫面。

這部戲的配樂本身就超級有畫面感,尤其是片頭曲,我是因為這部戲的 OST 才看這部片的。不需要畫面,光是聽音樂,你都能感覺到這部戲的劇情。

硬是要搬俗弄套的說什麼,如果你失去最重要的事物,會怎麼反應,這齣戲就變成八點檔了。所以導演沒有直說,甚至會覺得,小孩都為了保護母親或是有那麼一點為了要隱瞞自己做錯了事,而把答錄機藏起來,自己默默承受聽留言的痛苦。或許他不知道該怎麼逃避,像他爺爺那樣,但是就算直接面對,他也不會不哀傷。這部片裡的每個角色都好堅強,他們都知道現實,無論過了多久都還是回來面對。其實越想忘掉,記得越牢。面對的同時,發現自己對已經發生的事無可置喙後,反而才能再往前走。

一如你得坐上鞦韆,才知道盪至半空中,如鳥飛翔的感覺。

本站廣告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