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2

[ZS] 046 因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Zoro × Sanji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本篇 R18 有,請斟酌閱讀。




2012 Happy Birthday to yafuu


魯夫在羅杰的執行台上宣布海賊時代再次開始了。因為所有的壯烈必須襯以風雨,你看著窗外狂風暴雨,也覺得理所當然。你記得老頭對你說,風雨中啟航,意味著能在晴空底返航。你想是的,ALL BLUE的消息只適合在無雲藍天下捎回,你要找到ALL BLUE,因為那是老頭的夢想,而老頭子是你的全部,你的世界。

在飄搖的船艙底,你卻正遠離你的世界。煤氣燈在你頭頂搖晃,明暗之間你可以看到你的臉映在窗上。每次的閃現卻都是不同表情,甚至不同時期。你想這是不是死亡前的蒙太奇。可當你看到窗上映出的臉乾枯瘦瘪,無助惶惑,你知道不是,你從來沒有機會看到自己流落在荒島上的模樣。只有老頭看過,而你不是他。你眼所見,終究不能是他眼底成像的感知。你的ALL BLUE,他終究不能親手觸摸,不能親身體會四海匯聚時,海水的溫度。


你想把燈熄了上甲板,回過頭卻見索隆正爬下梯級。

「你在這裡?」他看你看他,一個問句,無所多餘。

你看他看你,眼神似乎因為黃光的關係,有些飄忽不定。最偉大的劍客呀,你在心裡揣摩,把燈摘下了,向他走去,問:「你下來幹嘛?甲板很忙吧?」

「娜美要我看看船底艙有沒有漏水。」他瞄了你一眼,說:「你又在這裡幹嘛?」

「我來檢查船底艙有沒有漏水。」

「喔?那有嗎?」

「沒有。」

「很好。」索隆說完就要往上爬,你叫住他。

「幹嘛?」

「你有多少時間?」

「時間?」

「檢查需要多少時間?」

「十分鐘吧?」

「那好。」你把煤氣燈又掛回艙頂,解開皮帶讓全濕的西裝褲應聲滑落。雨水滲透過你的褲子,浸得連內褲都濕透,幸好燈光不強,看不出它的半透明。

幸好燈光不強,他看不見你蒼白的臉上其實透著紅暈。可你清楚看見他生硬地撇過頭,又要離開。

「你為什麼不看我?就因為我是個男人嗎?」你說,音調無謂調情,單純的敘述,因寒冷與些微恐懼而顫抖。

索隆回過頭,盯著你瞧,長達半分鐘。半分鐘對你所擁有的時間來說,如一年那般長。你撇嘴笑笑,是囉,怎麼還期待能像十年前那樣,濕冷恐懼時,有人能抱著自己柔聲安慰。更精確地說,是你要求停止憐憫同情和呵護才對。你彎下身,要提起褲子,卻被一隻發燙的手阻止。

你沒抬頭,不需要抬頭你也知道是他,於是你看著他的手從你的手背滑上你的大腿。他所觸碰的小徑都像被點燃一樣燒灼,火勢從你的手漫延到你的大腿,然後停在鼠蹊,原地悶燒。
你只有十分鐘,所以你抓起他的手,穿過底褲貼上你的下體,他想抽開,你抓住他的另一隻手,放入嘴裡,吸吮囓咬。你讓舌尖穿過兩指之間,在指尖上旋轉,唾液浸潤他的厚繭。繭有多厚多粗糙,你的舌頭和龜頭都曉得。你貼近他,全濕的衣服有黏性,一旦吸附在一起就難以分開。如他的舌與你的舌的交纏。

你不知道他把你的臀部壓向他的下體,而你感覺到他的硬挺與你的相磨擦時,他想起的是達斯琪的話:『你為什麼不殺我?就因為我是個女人嗎?』

「不是。」他脫下你底褲時這麼說,差點咬到你的舌頭。

你看著他的眼,見不到自己的影子:「喂,老子可沒要你在上面。」你裝腔作勢,想堵住惶恐使之不致外洩。

「我沒在下面的經驗。」他磨擦著你的前頭取蜜,然後順著肌理下探至你的後穴。他技巧閑熟地在洞口塗覆你自己的體液,你與你的分身都輕顫了一下,快感像野火一路燒至你的胸口,馬不停蹄。你覺得那一瞬間你甚至暫停了呼吸。

你從快感中回神時罵:「媽的,我就有嗎?」你的啐聲回答夾著喘息,你抓住他的手就要撥開。

但他卻突然抬頭看你,你在他眼底清楚見到自己的倒影:「我知道你,沒有。」所聞與所見皆清澈明晰。

你閉上眼睛,妥協:「好,就這次,下次換我在上面。」你說這話時他解開褲頭,他的下體抵上你的後庭時,你的手環住他的頸後,你感覺到他的肌肉與血管張弛,與你的心跳和諧地共鳴。你覺得右耳邊傳來暖濕的氣息,你睜眼,見煤氣燈劇烈搖晃,火光時明時滅。你又看到對面的窗上,你坐在橡木桶上,雙腿大開,如你自慰時的姿勢。只是你看不到自己的下體,一副健壯的軀體在你的雙腿間,如山那般穩定。

船很顛簸,燈光將熄,可是你卻覺得很安心。

「你還有三分鐘。」你說,船身一震,煤氣燈脫鉤落地,餘火碰到艙底你們帶進來的積水而熄滅。所有的事情都在同一時間發生,但你只記得他穿過你時,劇烈的疼痛。

你突然意識到,只有疼痛才需親身經歷。而你將帶回的快樂,誰都能感知。


完稿於 2012/8/12 17:54

後記:


我覺得我可能需要翻成英文<誒。
這篇的背景是在大家進入偉大航道前。其實我一直很想寫這篇,無論是什麼形式。很奇妙的是,索香給我的感覺,一直都不是因為喜歡愛上了才做愛,而是先有性,才發現彼此分不開。
兩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一輩子能珍惜的愛情,也該與眾不同。

(既然這篇都寫了我就不用出本惹<幹)

::Plurk 回應::看舒米的 plurk::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