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8

[OP] On Air ——逆轉之城(Week Five Ebook Ending)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Namizo x Nami 微娜美藏娜美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本篇為 R16,血腥與性別歧視有,請斟酌閱讀



※原作背景,半架空世界觀,微科幻。時間點為初至夏波帝諸島。
※作者兩人,將將(北村有樹)與舒米(舒泱霈)。本週作者為舒米。



第四周 049織 】此版本為電子書限定,本文內容與第四周內容會再正式版本裡更動(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後正式版本才會寫完<你)


娜美屏住呼吸,然後起立,有些許搖晃,些許不安定。黑暗吸收聲音,她甚至聽不見自己腳步移動的節律。她甚至感覺不到來自腳踝的血液。以蜘蛛網的形狀緩慢地擴散著,像蜘蛛織網,隨時都可能吞沒她這個獵物。感染處的病癥,無聲無息地越過她的膝關節、蔓延到她的大腿。

青藤網羅,不知腿沿是否也有牽涉到胸肺喉咽的經絡,娜美覺得喉頭發癢燒灼,但她不敢咳出聲音。她耳鳴嚴重,張目卻只見浮游生物般的幻影。她覺得皮膚發腫,像有人灌了鹽水在真皮與肌肉之間。她不敢胡思亂想,更不願把這些變化歸咎於喬巴的抗體。她記得香吉士說,如果已經感染了,抗體就沒有效了。

然後她悽悽然微笑,流下自上這島第一滴眼淚。她嚶嚶的啜泣聲似乎引起大廳角落暗處某些生物的注意。她先是抬頭張望一下,然後垂下眼,抓住自己的膝蓋。她感覺到掌心沾上什麼黏膩的東西,幸好光線不佳,她看不清。她想自己快死了,但是香吉士會回來,在他回來之前,自己至少還能幫他清理乾淨博物館裡的喪屍,另外把這裡保存的海樓石交給他,至少讓他能夠回去,他可是魯夫少不了的船廚。她在褲管上抹抹手,朝角落前進。

娜美藏感覺到空氣的冰冷,而且愈發刺骨。他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如此強烈,理論上在黑暗中,他應該意識薄弱。

『女人。』他說:『妳還好嗎?』


「金藏。」娜美走到角落,看到一句抽搐的屍體。被飛濺的水晶碎片擊中的活屍,因為黑夜而轉變回活人的身體。可活人不能不老不死不傷不痛。她看著他抽搐的指尖,開口問:「如果我死了,你可以繼續用這個身體,不過不能讓他受傷你知道嗎?要是受傷了我做鬼也會回來找你。」

娜美藏不太高興地回:『白痴女人,有我在你才死不了。』

但是娜美聽不到他的想法,只繼續說:「但是有條件,你要幫我把海樓石…就是蘭之石交給香吉士。那個金髮給你菸抽的男人。用那顆石頭,你可以回去你的世界,大家都可以回去。如果等會我們在博物館裡找不到線索,就去于貝爾家,是他把我們帶過來的,那裡一定有啟動時空穿梭的機制。」

『可是我他媽的一點都不想回去。』娜美藏激動的甚至讓娜美額頭浮現青筋:『女人你知道我已經死了嗎?我不能回去。』

「我會把使用方法寫下來,你幫我交給他。」娜美輕咳了兩聲,口中多了一股腐臭味,像是嘔吐後,胃液與食物殘渣卡在牙縫間的感覺。她清清喉嚨,藉著紅光走向警衛室,在裡頭翻找一陣,找出手電筒和地圖。

「亞特蘭提斯展館……不遠。」娜美喘口氣,心跳因為體溫太高而過速,她拉下外套拉鍊至胸口,捲起袖子朝展館走。一路上安靜的不可思議,方才聽到的窸窣聲也停止了。娜美想起她看到的屍體,剛才的窸窣聲應該只是死前最後的掙扎罷了。

她在暈眩中來到展廳,地下展廳奇蹟似地沒有斷電。鹵素燈在玻璃保護罩裡燦爛得讓娜美看不清楚。她半瞇著眼,朝正中央的展覽箱走去。一顆深灰色微微透著海藍色的石頭。娜美舉起槍正要射擊,手卻鬆了開來,她聽見自己用另一個聲音說話:「白痴,這一定是防彈玻璃,你開槍只會傷到自己。」

「那要怎麼開?」娜美嚥了口口水,聲音聽起來虛弱。

娜美藏感覺到了,沉吟一會,又問了一次:「女人你還好吧?該不會是那個鬼抗體的關係吧?」

「啊,我還好。可能只是脫水而已,沒事的,之前也有這樣過。船上缺水。告訴我怎麼開。」娜美說完,喘著氣。

「朝鑰匙孔射擊,站遠一點,破壞鎖就好。反正警報器也沒用了。」

「你來好嗎?」娜美撿起地上的槍,說:「我想把身體交給你。光線太亮我看不清楚。」

娜美藏覺得自己好像被誰往前推了一下,然後他感覺到手中的槍。他回想剛剛在大廳的射擊,知道大概沒有多子彈可以使用。他開了兩槍,錚鏦有聲,他抬腿再踢了一下鎖頭,放下腿時注意到整隻腿幾乎變成藍灰色。

娜美藏正想開口,娜美卻先說話:「快點,我們沒有時間了。」

娜美藏推開玻璃蓋,取出石頭。娜美想接管過身體,她擔心之前娜美藏試圖攻擊香吉士的事再次發生,可她的身體卻綿軟無力,意識需要花費許多力氣才能聚攏思考。

「接下來要去找那個金毛的吧?妳說只要這顆石頭就好?不用其他東西嗎?那為什麼那個瘋子要殺這麼多男人?」娜美藏把石頭收進口袋,他問問題,不是因為想知道細節,而是希望娜美能維持意識的清醒。

「對,回去找香吉士,這裡似乎沒有其他機關。要麻煩你開車。那張紙上寫的…是煉成石頭的方式,不是一定要男人的血才可以…海樓石…我們這麼叫它…是開通道路的關鍵。我不知道你是怎麼來的,但是應該也是一樣的……」娜美突然安靜下來,娜美藏同時覺得空間空曠不少,身體開始冷卻。這種感覺他再熟悉不過,他摸摸胸口,已經感覺不到心跳了。

「女人,你給我醒醒。」他捶著自己的胸口,大口呼吸:「這是你的身體,如果你不撐久一點,我可沒辦法把石頭交給那傢伙。我已經死了,回不去的,這不是我的身體,我不能控制太久……」說著他跪了下來,他感覺呼吸困難:「我求妳不要死……」他有些飄然,甚至不知到自己這句話是對娜美還是對已死的妻女說的。

娜美藏緊抓胸口,他的意識開始抽離,眼前的景物開始變得不清晰,停止呼吸前,他再說了一次:「不要死。再給我一小時。」那是他從湖開回家這段路所需的時間:『我會救你們。』他的意識開始崩解,滲透至娜美的身體裡。一滴眼淚從娜美的眼眶流出來,落在她手背上。娜美藏恢復呼吸,他喘著氣,感覺到胸口又有了心跳。

「一小時。」他撐起娜美的身體,拐著腿衝出博物館。

轎車在黑夜裡奔馳,幾次顛簸他猜是輾過喪屍軀體。他理當不認得路,但這次他開起車來卻游刃有餘,他猜大概是剛剛娜美和自己的意識碎片混合在一起的關係,現在的他有兩人的記憶,而剛剛娜美的眼淚,應該也是因為她看到他的記憶的關係。

車抵達于貝爾家的時候,天空已經開始透白。娜美藏皺了下眉頭,開槍擊破鎖,三步併作兩步的往上衝,在樓梯間撞到香吉士。

香吉士看到他,大叫:「原來是娜美小姐……不,金藏。怎麼是你?娜美小姐呢?你把她怎麼了?現在還是晚上吧?」

「我幫她帶石頭給你,你最好有找到線索。」娜美藏繞過香吉士,逕自走進于貝爾家。室內裝潢全部是木製,地板鋪著猩紅色地毯,看起來氣燄囂張。娜美藏覺得跟主人倒是挺合拍。
「幫她?什麼意思?」香吉士問。

娜美藏開燈,拿了把裁紙刀割開褲管,然後脫下外套。香吉士正要阻止,他已經把外套丟在沙發上了:「這是她的身體,現在的樣子。」

香吉士愣在原地,因為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浮腫,從傷口及乳頭滲出膿血的灰紫身體。

「我只有一小時不到的時間,所以沒空殺你,如果不是你要她注射抗體,她還活著。」娜美藏穿回外套:「其實我不希望你們回去,因為我也回不去。」頓了會,他說:「到底找到方法沒?」

「在書房裡有記載,我聽到槍聲衝下樓,沒有把筆記帶走。」香吉士帶他走進書房,書桌上擺著羊皮紙,上頭寫著魔法陣的擺法和施法要點。

娜美藏走向前,翻看的當口,香吉士問:「娜美她……還好嗎?」

娜美藏停下動作,盯著魔法陣的圖,回答:「娜美死了,她回不去了。」說著,娜美藏把石頭放在于貝爾書房地板的五芒星陣正中央。他把裁紙刀遞給香吉士,說:「接下來,你照著你找到的筆記做就可以了。我先走了。」

他推門離開,掏掏褲袋。裡頭一管菸,一根火柴。他看到陽光從客廳未拉起的窗簾間流入,他走過去,底下聚集了大概是這個城市裡所有的喪屍。他點燃菸,聽到書房傳來一點聲音,像是開水煮沸的高音笛鳴,頻率太高,震得他耳痛,後來他就什麼都聽不到了。他抽了口菸,推開窗戶,把快燒到底的火柴丟了出去。

一隻喪屍抬起頭,陽光自他裸露凸出的眼球反射回空氣,氤氳中噬殺的目光彷彿也轉變成對救贖的渴求。娜美藏視若無睹的關上窗,他開始覺得肌肉痠痛且不聽使喚。他突然跪倒,像當初子彈穿過他的腦殼,焦灼感自太陽穴蔓延至他的後頸。從紅色地毯反射到他眼裡的光,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在作夢一樣。他以指尖輕敲地板,一下兩下,然後他閉起眼睛。

I am convinced that neither death, nor life, nor angels, nor rulers, nor things present, nor things to come, nor powers, nor height, nor depth, nor anything else in all creation, will be able to separate us from the love of...


【Ending One】
舒米完稿於 2012/09/08 22:57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