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

[OP] On Air ——逆轉之城(Week Two)

原著:《One Piece》 by 尾田榮一郎老師
CP:Namizo x Nami 微娜美藏娜美
文中設定純屬二次創作,與《One Piece》 無關
本篇為 R16,血腥與性別歧視有,請斟酌閱讀



※原作背景,半架空世界觀,微科幻。時間點為初至夏波帝諸島。
※作者兩人,將將(北村有樹)與舒米(舒泱霈)。本週作者為將將。文章為簡體。


第一週 047 迴

视线被梦境一样的现实所抓住,娜美捂住自己的嘴巴,感觉心脏在身体里剧烈的跳动着,每一声响动似乎都在安静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窗外巴撒巴那一双黑洞洞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娜美的方向,他抱着那只恶心的明明已经腐烂该死掉却还有这生命迹象的狗,宽厚的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它烂肉似的脑袋,一下一下的温柔的抚摸着,嘴巴里喃喃低语着什么,白骨咔咔咔咔的。娜美顿时觉得凉意顿时深入了骨里,身体也不自觉的像后退了一步。

娜美没有注意到她后退的方向摆放着老旧的长方形木箱子,脚后跟重重的撞了上去,整个人随着这个动作向后栽去,捂住嘴巴的手也因为这样而在空中胡乱的想抓住什么稳住身体重心,但是一切都那么徒劳并且累赘,手不仅没有抓住东西还将碰落了酒柜里面的几瓶酒。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娜美的尖叫声一起弥散在了空气了。

注视着屋子一举一动的巴撒巴脸上在声音响起的几乎同一个时间,从阴冷不明意义的诡笑一瞬间变成了狰狞的表情,他抱着他的狗“哐”地一声整个人都贴在了玻璃窗户上,森冷的白骨划过玻璃发出刺耳的噪音。他就这样趴在窗户上,光影把他化为一具白骨的身体塑造得触目惊心。娜美痛苦的在一堆玻璃渣里支起自己的身体,鲜红色新鲜的血液从她手臂和手掌的伤口里不断流淌出来,她瑟缩向后想快点儿远离巴撒巴一点儿,他和他的狗实在令娜美恶心得有够受的。


「女人,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看你把我的酒都弄洒了,该死的,该死的!!」

巴撒巴就像突然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他狂暴地用拳头砸着玻璃窗,那只腐烂的狗也乱吠着,声音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很快的,周遭出现了另外更加奇怪的,像是从喉咙里发出的饥饿的“额额额额”声,那一波一波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慢慢汇聚慢慢靠近。娜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窗户外巴撒巴的身后,那些腐肉里蠕动着蛆虫大都身体残缺像被某些动物啃咬过造成的活死人正亦步亦趋的向这所房子靠近。

娜美惊得连话也说不出来,起先巴撒巴和他的狗就已经让她恶心得够呛了,现在成片的活死人的出现更加令她浑身难受。她摸索着周遭,希望可以找出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但是除了一些没用的瓶瓶罐罐外再也没有其他。娜美皱了皱眉头,外面的情况并不好,巴撒巴越来越用力的敲着窗户,看他的样子似乎想把窗户砸了闯进来,而那些活死人似乎是没有思想的般,一直朝前走,撞到墙也无痛无觉地持续着自己的动作,一点儿也不怕疼不退缩,照这样的情况看下来,顶部了多久门和窗户都会被他们撞坏。

说不害怕不是真的,但是娜美清楚自己的处境并不是个可以瑟缩逃避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变成这番模样,伙伴看样子也不会出现,能依靠的只剩下自己。如果她不自救,那么等待着她的将不会是奇迹而是死亡。所以她很果断地将插入肉中的玻璃碎片拔出,撕下自己的上衣布料简单的包扎了下,把桌子柜子椅子能移得动的挡得了的全部移到了窗户和门那边去。娜美当然清楚这没办法阻挡住屋子外的那群怪物,她想做的只是拖延时间,她需要争取时间为自己找到武器、观察活死人以及计划怎么逃出去。活死人看上去虽然不会思考,但是赢在数量,要突围出去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巴撒巴,这简直就是糟糕透顶。

屋子里看上去最有威力的就是那一把挂在卧室里的猎枪,不过娜美只找到了五颗子弹。还有一把太刀可以选择。不过娜美不想用太刀,她右手受伤没法握刀,左手耍起来的话弄不好连自己都会被它伤到。又环顾了四周,确定没有可以再用的武器后,娜美转到了另一件房间去,此时外面响起了桌椅柜子被强力推开的声音,娜美知道自己的时间快不多了,她跑进的那个房间是巴撒巴的厨房,她打开煤气后迅速绕到客厅去。

客厅的情况不容乐观,门已经隙开一条小缝而窗户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下出现裂缝。娜美迅速的抓过酒柜下的麻袋,一股脑的将酒柜上剩余的二十多瓶红酒全部装到了麻袋里去。巴撒巴看到这个立马愤怒的吼叫了起来。娜美才懒得管他,装好了红酒拿走了桌子上的打火机和火折子以及餐巾纸就立刻跑到里间去,于此同时,窗和门被成群的丧尸撞开了,他们步履阑珊的向着娜美刚刚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娜美躲在厨房的窗户旁边等着那群活死人,等到他们一走进厨房,娜美立刻跳了出去,顺手再将早打燃打火机扔向了厨房。明火遇到煤气的一瞬间爆炸出一声巨响,火焰从巴撒巴的房子里窜了出来,很快的出现很快的覆灭,徒留下黑烟滚滚,以及零星木头燃烧着的明火。娜美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大半,但是没想到的是那群活死人即使只剩下残肢断肠也依然扭动、爬行着从废墟中出来。娜美的心脏忽然漏跳了一拍,亲眼所见到的事实告诉她事情大条了。

逆转之城的阳光铺天盖地的洒下来,那些如同光怪陆离的景象在高温下扭曲着,娜美直觉得口干舌燥,正当她考虑着该怎么办时,她的身后伸出一只手将她的嘴巴捂住。娜美惊讶疑惑而害怕的斜着眼睛去看身后的人,但是眼角所及之处,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别害怕,我是来救你的。」那个人在娜美的耳边低声的说道,「你一定是受伤了才引过来这么多丧尸,这些家伙对血很敏感,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到东西了。」那人说着渐渐松开娜美,将从随身带着的暗红色袋子里掏出像肉末一样的东西开始抹在娜美的身上,娜美吓了一跳:「你在干什么!」那些肉散发着令人想呕吐的腐臭味,那味道就像巴撒巴的狗以及那些活死人,这令娜美非常的不愉快。

「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假如你不想把逆转之城的丧尸犬吸引过来的话就快点涂上这个。」那人说。

「这是什么?」娜美问,那味道实在令人太不舒服了。那人看了娜美一眼,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我想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娜美忽然打了个趔趄,她为自己的好奇心而有种的感到活该。这不是个好问题,她隐隐能从那人的眉眼之间看出问题一二,但偏偏过于执着想否定这个答案,却不想正中下怀。娜美无言的任由那人把那一口袋的东西全摸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跟着那个同样摸了一身肉末的人小心翼翼的走。

那人告诉娜美这些丧尸的耳朵很灵敏,对声音和血异常的敏感,所以他们要尽量小心。娜美照着那人说的,果然那些追着她的丧尸像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在远处徘徊。那人带着娜美到了这个城市的防空洞,防空洞被铁丝栏包围,那人告诉娜美那些丧尸没有思考,所以他们碰到阻碍物的话只要用些时候他们就会离开。防空洞里有几十来号的人,也有食物和水以及武器。娜美可以看出来他们已经在爆发病毒之后的一个月内成立了一个有组织的小团队。这些人见到娜美没有表现出热情的样子,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淡漠,只有几个是对她有兴趣的。

「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还在上面?」有个黑婆子抱着手臂,满脸笑得不屑的样子问娜美。娜美见她的样子就十分不喜欢她,也懒得搭理她,转过头问带着他来的人问道。

「这个该死的城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群活死人又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只剩下手臂也可以动?还有巴撒巴是怎么回事儿?你们的城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娜美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太多的东西她都没有办法思考过来,这已经超出了她所理解的这个世界的知识范围,她现在急需要一个知道答案的能为她解答的人来告诉她。

「你竟然在巴撒巴那儿?」那个黑婆子惊呼起来。

娜美不明白黑婆子到底在惊讶什么,但是她的语气实在让人恼火,所以娜美也回得十分不客气:「对了对了,还有巴撒巴这个男人,为什么他走出房间就会变成一具骨骸?你们谁能为我解释清楚!」

站在黑婆子旁边的金发少女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救娜美回来的男人,又看了看娜美,最后走到了黑婆子前面,「这位小姐,你不是逆转之城的居民么?」娜美看了看她,摇了摇头。金发少女抿抿嘴唇,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巴撒巴一定对你说过我们这个城市的夜晚只有三小时。」

「是的,他是这么说过。」娜美点头说道。

「然而这三个小时里,我们的城市会发生奇迹。」金发少女将垂于眼前的长发掠到耳后,「自从那个带着病毒来的外人来了、病毒散播之后,我们的城市就开始出现这样的奇迹。」

娜美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黑婆子轻轻的怪叫了一声似乎想制止金发少女接下去的话,但是却被那个男人制止了,于是她安静的退到一边不说话,安静的听着金发少女接着讲下去。

「什么奇迹?」娜美问。

「我们的城市死去的人会在傍晚复活,在黎明来临前重新死去。然而这些死去的人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死掉了的这个事实。就像巴撒巴那样。」金发少女简单的描述道。娜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你是说我见到的是死去的人?」娜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没错,巴撒巴在一个月前就死了。」黑婆子满脸阴沉的搭腔道。

娜美已经无法言语了,死而复生的人他不是没见过,像布鲁克就是,但是布鲁克会活过来是因为恶魔果实的能力,那么巴撒巴活过来是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城市突然出现的奇迹之说?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这……这不可能!」娜美后退到墙壁上捂住了自己的脸,她觉得运转了一天的脑子疼得发胀。

「你都亲眼看到了。」救下她的男人说,娜美一把抓起了男人的衣领将他揪到自己眼前:「你们这座城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男人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你看到的那些人我们叫他们丧尸,他们没有知觉,只有砍掉脑袋才能令他们死去。这个城市的奇迹以及这些丧尸,就是那个来逆转之城的外人所带给我们的东西,连我们城市中的人都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娜美脱力的松开桎梏住男人的手,整个人顺着防空洞的墙壁坐到了地上,金发的少女也随着娜美一起蹲了下来,她纤细漂亮的手指为娜美把她脸上的肉沫抹掉一下,「我们是听到了巴撒巴家附近有爆炸声才让于贝尔出来看看的,没想到居然救下了你。小姐,你是怎么来到逆转之城的?又是怎么遇到巴撒巴的?」

娜美摇了摇头,她对怎么来到逆转之城的的记忆完全空白,衔接着这里的前一天记忆是她在桑尼号上和伙伴们开着聚会,大伙儿喝得酩酊大醉。再然后就是醒来遇到巴撒巴家狗的场景。

「是他救了我。」娜美说,「他带我去他家躲着,他说外面很危险。」


金发少女、黑婆子和于贝尔都诧异了一下,黑婆子看着娜美,脸色不佳并且恶声恶气,「你真该离巴撒巴那个家伙儿远点,他可不是什么善类。带病毒来的家伙儿就是他的朋友!」

「乌比!」金发少女和于贝尔同时喝了他一声,黑婆子立马收了声。黑婆子的话说得小声,没被其他人听见,只有娜美一个人听见了,显然她是刻意说给娜美听的。

娜美对逆转之城对巴撒巴对病毒的事情都没有兴趣,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你们这儿有船和永恒指针么?我想快点回到伙伴们的身边去。」

「永恒指针?」金发少女明显很疑惑的表情,「那是什么?」
「诶?你们竟然不知道永恒指针?」娜美也很诧异,如果是在伟大航道的话,应该不可能没有人不知道永恒指针这件事情,特别是在后半段的新世界。「你们没有永恒指针怎么到其他岛去?」
「有指南针啊。」金发少女说。

娜美发现他们的世界和自己似乎不同,巴撒巴不知道电话虫是什么,他们联络的方式是用四四方方的塑料盒子;金发少女不知道永恒指针,而她所说的指南针娜美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两件东西用途一样,却有有着微妙的不同,这令娜美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她放佛预示到自己这次的经历不仅是孤单一个人这么简单。

「请把指南针给我,我需要它为我指路。还有,你们这儿有通往伟大航道的航海地图么?」娜美几乎是屏住呼吸问出来的这些话,她细心的观察着于贝尔、乌比以及金发少女脸上的表情,他们统统都呈现出茫然未懂的样子。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市中心?」娜美显然被于贝尔的话诧异到了。
「都一样,市中心虽然有军队驻扎,但是也就火力比我们强一些。也许还没我们这儿安全。更何况外面丧尸那么多,这一路根本没法保证我们这些人的安全。」黑婆子乌比盯着娜美说。
「你们想一辈子在这里么?」他们话语中透漏出对现在生活安全稳定性的满足令娜美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小姐你需要洗个热水澡和好好包扎下伤口。」金发少女扯开了话题,低垂眼睛看着娜美右手。娜美看着她的表情,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防空洞的深处用木板格成了好几间房间,每个房间都堆放着很多的东西,大多都是药以及食物。于贝尔将娜美从巴撒巴家偷来的红酒也扔进了房间里,转过头来时他拿着装在里面的餐巾纸,眼睛看着娜美腰间的火折子笑了起来。

「你还真是个不得了的姑娘。」于贝尔说。娜美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很多人都说她就像辣椒一样火辣。于贝尔又笑了起来,「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
「什么意思?」娜美眨了眨眼睛。
「你的眼睛写满了不安份,它告诉我你不会呆在这儿太长时间。」

娜美拍了拍于贝尔的肩膀,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浴室,那也是个用木板搭建的简易房间,旁边放着一大桶的水,水面上飘着瓢,木板墙壁上挂着一块毛巾。娜美走了进去,在关门之前,她回过头对着于贝尔笑了笑:「不。也许你错了。」

关上门之后娜美并不急着洗干净自己,她从口袋里拿出来了在巴撒巴那儿找到的信,没有写寄信人的名字,只有地址。娜美又掏出拆信刀将信拆开,里面是一张薄薄的纸,写信的人一定是很着急,纸张看着就是随意从桌子上扯过的一张,上面还写着主人备忘的小事,比如几点几点要和谁碰面之类。娜美将信张开来,那人只写了一行字:千万不要离开逆转之城。连同字迹也是潦草的,看来写信的人十分想传达给巴撒巴这个讯息。

可是为什么不能离开逆转之城呢?娜美皱起了眉头,吹起火折子把那封信连同信封一起烧毁。

洗完澡,防空洞里的医生给娜美受伤的手上了药并且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并不算深,也没伤到筋骨,很快就会好起来。娜美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却没有流于表面,和巴撒巴一样,娜美同样觉得于贝尔、乌比以及那个叫做阿兰塔的金发少女似乎有隐瞒着什么。她对他们并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

在防空洞养伤的这几天,娜美把防空洞内的每个房间都认真勘察了数遍。防空洞内食物、**和水都算充足,但是这些东西最多也只能撑几个月,不是长久之计。武器弹药被很整齐的安放在几个房间中,看来从搬运到现在也没怎么动过。娜美又晃到了地面上去,防空洞健在郊外,周围比较空旷,白天的关系,很多丧尸都聚集在铁丝网内,他们是被防空洞内的活人的气味吸引过来的。逆转之城正值夏季,在高温下那些丧尸可怖的面容令娜美看着就似乎能闻到一股腐臭味,她露出一个难受得表情爬上了铁丝网内一处矮屋,在上面她越过丧尸群看到了不远处有座加油站,加油站内停靠着几辆轿车。娜美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的,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这里的交通工具。娜美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很高兴,她跳下矮屋回到了防空洞内打算先做休息,等到天黑之后去试试这个世界的交通工具。

娜美下去时才发现于贝尔站在防空洞口,他的表情隐在黑暗里,娜美看不清,但直觉上感到不好,所以她立马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于贝尔没有问她在上面干嘛,只是在阴影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也转身走了。娜美不由心脏漏跳一拍,她没有看清于贝尔的眼神到底囊括了什么,但是于贝尔周遭的散发出的气氛却让娜美明白,他带着不善。

逆转之城的黑夜总是来得异常漫长,娜美在防空洞内百无聊赖的观察着防空洞里的每个人,他们皮肤都很苍白,没有一点儿血色,麻木的为了活着而活着。几十个人围坐一团也是死气沉沉。娜美觉得这样生活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黑婆子是烧饭婆,现在正在煮饭,阿兰塔还有几个婆子和姑娘给她打下手捡菜。于贝尔坐在角落里拿着小刀在雕一块儿木头,大体的样子已经出来,现在正是雕琢细节。那木雕的身子看着像某种野兽,娜美走进去观察,发现于贝尔不是在雕五官,而是在雕齿轮,齿轮中间雕有眼,眼上有时间刻数,那齿轮一个卡着一个栩栩如生,仿佛就会这样转动起来。

「你雕的是什么?」娜美伸出手去抚摸木雕,于贝尔生得一双巧手,齿轮雕得虽小,但是精致得惊奇。「真有意思。」
「逆转之城的混沌之神普利诺。」于贝尔说,「逆转之城的上古传说里,是他掌管我们这座城市的时间的。」

「他一定是个调皮的神明。」娜美笑,这座城市颠三倒四的时间让娜美产生了这样的联想。
于贝尔却没有笑,他依然尽心尽力的雕刻着手中的木头,「恰恰相反,普利诺是个暴怒的神明,他弑父杀兄才成为混沌之神,他的暴行惹来众神之怒,主神带领众神讨伐他,剥夺他神位,将他囚禁封印在逆转之城中。」

「逆转之城的时间是因为这样而混乱的么?」娜美问。
「不。病毒扩散前,我们的城市时间轴是正常的。你明白么,这只是人们流传在民间的上古传说罢了,成不了事实。」于贝尔否认道。娜美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傍晚的霞光降临在了城市中,躁动的丧尸群渐渐安静下来,他们各自四散而去。娜美在矮屋上观察着他们,他们蹒跚的脚步在霞光中渐渐变得沉稳有力,随后变得轻浮,在霞光布满城市呈现深沉的暖橘色后,那些丧尸突然一个个栽倒在了地上,再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的样子,他们才渐渐醒来,此时他们已经恢复成了没有死去前的模样,身体没有残缺和常人无异。娜美惊讶得简直发不出声音来。

娜美见他们恢复成了人的模样,赶紧跳下矮屋,打开铁丝网的门到了加油站。加油站的车子有几辆车出了车祸,撞得变形,根本发动不了,唯一可以开的那辆车看着古旧。娜美低声咒骂了一声钻了进去,她摸索研究着车子,没一会儿就学会了发动,但是对于油门刹车方向盘和变速杆这种东西,娜美觉得自己还得研究些时间。这四四方方带着四个轮子的铁盒子比起空岛的威霸控制起来同样带着点儿难度,但是却不是什么大问题,娜美在这方面信心十足。

磕磕绊绊了将近两个小时,娜美总算把这老款车子开顺畅了,她正在为自己的成果开心时,车子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娜美赶紧踩下刹车打方向盘才险险的躲过。娜美将自己的身子探出去,打算骂骂那个该死的不长眼的人,结果她却看到巴撒巴站在那儿,眼神透漏着焦急的神色,他看到娜美立马小跑到了她的面前。

「这位女士。」巴撒巴非常有礼貌的说,声音类似香吉士,这让娜美觉得很熟悉。「请问您有看见一只金色鬃毛的狗么,我正在找它,很着急,您也知道马上就要天亮了,它独自在外边儿实在太危险了。」巴撒巴的语气很焦急,脸上的表情也很多,不像娜美第一次见到他时带着股子清冷的意味。

「啊,抱歉,我没有看到,也许你可以去其他地方找找。」娜美想起阿兰塔对她说过的话,逆转之城的人死掉之后都会复活并且不记得死掉的事情。娜美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巴撒巴,看他的样子像根本不认识她一样,娜美想也许这座城市的人死亡之后记忆都会回到原点。

「那可太糟糕了!」巴撒巴伤心的垂下了头,「如果找不到它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娜美看着巴撒巴的样子没有同情,只觉得一阵恶寒,他和他的狗在记忆里的画面实在过于惊悚,娜美没有办法对着这样的记忆去可怜巴撒巴。而且,在知道巴撒巴是死而复生的人之后,娜美觉得和他说话都是件头皮发麻的事情。

「真是遗憾……」娜美为了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虔诚,特地在大腿上捏了自己一把。

巴撒巴抬起了头,带着点请求的意味:「小姐,您能带着我在周遭转转么,我真的很担心我的狗,要是它也变成了白天那些人的样子怎么办?这座城市里已经找不到几个正常的人了,我不希望自己的狗也变成这样。」

娜美很想拒绝巴撒巴,但是巴撒巴一直恳求着她,娜美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上车:「在天亮之前还没找到你的狗的话,我会送你回去。明白了么?」娜美在巴撒巴坐上车之后,对着他说道。巴撒巴点了点头。

「为什么您不愿意留在我家里待到明天晚上呢?」巴撒巴带着疑惑问她。

「我不喜欢在别人家留宿。」娜美随便扯了个谎话。她没有注意到后视镜里,巴撒巴翡翠绿的眼睛有一瞬变成了两个黑黑的没有眼珠的空洞。

他们在西北的方向找到了巴撒巴的狗,他正蹲在地上刨着泥土,巴撒巴非常惊喜的从车子上跳下去,一把将它的狗抱在了怀里。他嘴巴里不停的悼念着「太好了,你没事。」这句话。娜美看着天色慢慢变亮,不耐烦的催促巴撒巴,巴撒巴抱着他的狗回来向娜美道谢。娜美随便应付了几句进了车子,开始向巴撒巴的住处开去。

逆转之城的很多事情都超出了常人的认知范围,所以当娜美看到巴撒巴昨天被炸毁的车子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时并没有惊讶的样子。此时天已经泛出了鱼肚白,清晨混杂着泥土青草的气味弥散在空气中,露水使得空气稍显阴冷。娜美不自觉的裹紧了自己的衣服,她看了看车上的时间,离白天还有十几分钟,娜美想这些时间够她回到防空洞去了。

停下车,娜美回过头想挤出一个微笑给巴撒巴,但是眼睛显示出来的画面却硬生生的把娜美的笑容扭曲成了惊恐,只见巴撒巴英俊的容貌变成了骨骸,森冷的白骨泛着冷峻的光芒,而金色鬃毛的狗也成了癞痢,它全身腐烂,烂掉的内脏从肚子中漏出来,蛆虫在腐肉中扭动,张开的嘴里留着青黄的浓状液体。娜美只觉得一阵恶心,她迅速的打开车门想要跑出去,却被巴撒巴一下子抓住了头发,拽回了驾驶座上。娜美被揪得疼痛,拼命挣扎,有几圈砸在巴撒巴的骨骸上,对方不痛不痒,娜美的手却慢慢红了起来。

「可恶的小毛贼,你不仅砸了我的酒,还把它们全部偷走了。」巴撒巴压低声音伏在娜美耳边低吼。

娜美停下动作,背部一瞬间僵直,她瞪大了眼睛从后视镜里看巴撒巴,她没有想到巴撒巴竟然会记得这些事情。所以说刚刚他看上去忘记了是伪装出来的?那么目的是什么?报复她把他的酒全偷走了么?娜美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然而一切都发生得太过始料未及,她的脑子现在几乎一团浆糊。

「你该为你的冒失接受惩罚。」巴撒巴的声音如魔音般在耳边萦绕。

下一刻娜美只觉得小腿肚一痛,她低下头看到那只该死的恶心的狗正狠狠的咬着她的小腿,那畜生的眼神中似乎带着点儿得意,尾巴摇得特别的欢快。巴撒巴诡谲的笑了起来,下颚骨发出咔咔咔咔的声音,他松开自己的手,极其温柔的抚摸着娜美的头,就像抚摸他的狗一样。

「好好享受。」他说,打开车门,他吆喝了一声,他的狗和他一起下了车。

娜美满脸是冷汗的低下身体去检查自己的伤口,肉已经脱离大半,半块肉悬在空中随时会掉下来的样子。伤口中的血源源不断的从伤口中流出来,空气中都是浓重的血腥味。娜美疼得都快要哭了出来,这样的伤口令她想起了香吉士,如果香吉士在的话他一定不会让她遭受这样的罪并且会在男人有可能伤害自己的前一刻一脚将对方揍趴下。娜美伏在方向盘上,疼痛令她冷汗直流呼吸急促了起来,她双眼发花的看着周遭,丧尸们群又出现在眼底。娜美将眼睛瞟向电子钟,上面显示的时间依然是刚才的。

「该死的!」

娜美咒骂着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她支起自己的身子发动汽车,将油门踩到最底转动方向盘,汽车车身转了几乎三百六十度,要不是娜美死死的抓着方向盘,这样剧烈的转弯都快要将她整个人耍飞出去。有些丧尸已经接近车身,在娜美突如其来的转弯中被撞飞了出去。娜美感觉到有东西被撞到也不敢停车,更不敢放慢速度,她死命的踩着油门,有更多的丧尸从她的前车镜玻璃前飞过。娜美很想要尖叫,但是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控制她的方向盘。

突然车子的轮胎爆发出一声巨响,疾驰的车子失去方向旋转几圈后直接撞到了大树上去。轰然的撞击声里夹杂着玻璃破碎的清脆。天雪地转之后,娜美安静的伏在了车子上,她的脑子里有无数的嘈杂声,半睁开的眼睛里面流淌进鲜血,所看到的画面都带着一片浓重的红色,她微张着嘴巴,蠕动着,却什么声音也没有。那些追赶她的丧尸在在车子外边亦步亦趋的像她走来,他们的脸上似乎有发现食物后的欣喜。娜美挣扎着起来,但是怎么也动不了,她害怕得浑身颤抖,浑身的疼痛都变成了眼泪从眼眶里坠落。此刻,娜美终于体会到了绝望的滋味。

她多么希望这一刻能发生奇迹,但是她只感觉到自己眼皮渐渐承重,在丧尸们靠近的步伐中,娜美终于坠入了那黝黑而冰冷的黑暗深渊中。

「嘶——这个没用的女人,竟然这样就受伤了。」在娜美昏迷后不久,她的身体再次动了起来,只是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她的身体和声音变成了另一种形态——是属于男人结实的身体曲线与低沉磁性的嗓音。娜美藏抹掉眼周围即将要流入眼中的鲜血,一脚将老旧的车门踢开。他靠在车上扯着一边嘴角笑得异常不屑,「不过就是这些丑八怪罢了!」

说时迟那时快,娜美藏将兜里的拆信刀握在手里向最接近自己的丧尸袭去,细小的刀锋扎进丧尸的腐肉中,也不知是干涸的鲜血还是腐烂的肉从喉咙中掉出。娜美藏利落的抱住丧尸丑陋的脑袋,将拆信刀向旁边划去,脖子便立马断开,只剩一些皮肉相连,娜美藏再用膝盖将丧尸的身体压在地上,抱住头的双手向上一提,丧尸的整颗头部与身体就立马分离了开来。这些动作连贯而一气呵成,几乎没有浪费时间的多余动作。

娜美藏扔掉那颗丑陋发臭的头,冷冷的笑了起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