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9

《電影》花神咖啡館 Café de Floré

通常不寫已經很多人寫過的影評,這次算是例外(笑)。這部電影以劇情來說很好、配樂來說很好(我很喜歡 Sigur Rós 樂團的音樂)、轉場更是好得沒話說,算是我見過轉場最美最精湛的電影。導演用了大量的演員表現來說故事,Vanessa Paradis 的演出簡直神乎其技,而電視演員出身的 Hélène Florent 表現也是令人驚嘆。患有唐氏症的小男童 Marin Gerrier 也演得超好!雖說大多數唐氏症患者都有輕至中度的智能障礙,但 Marin 的表現讓人覺得不像是唐氏症患者在演電影,而是正常人在演唐氏症兒童:他展現出的聰慧與貼心,恐怕還比大多數正常小孩要多。

電影海報
電影名稱:Café de Floré
中文譯名:花神咖啡館
加拿大上映日期:2011/11/18(是的這是加拿大魁北克地區的法文電影)
imdb介紹頁:http://www.imdb.com/title/tt1550312
主要演員:Vanessa Paradis(Jacqueline)、Kevin Parent(Antoine Godin)、Hélène Florent(Carole)、Evelyne Brochu(Rose)、Marin Gerrier(Laurent)
導演:Jean-Marc Vallée
編劇:Jean-Marc Vallée
配樂:Matthew HerbertPink FloydSigur RósThe Cure
本站廣告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

這篇影評寫得很好,裡面詳細的挖掘了電影背景音樂與故事劇情的關係。另外還有一篇是寫許多魁北克法文電影隱含的,對遙遠的祖國法國的思考與心續上的糾葛。因為先看過影評才去看電影的緣故,在看的過程其實我沒有被劇情驚嚇到(誒),所以對劇情的鋪陳和講故事的節奏感受沒有很深。但是雖然看過劇透,一開始看電影時還是相當一頭霧水。導演據說是拍 MV 出身,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花神咖啡館》裡的某些畫面我覺得略顯零碎,初看時不易理解,然而看第二次以後發現有些畫面雖然零碎卻不影響影片的完整度,只是需要更專注得去挖掘影片裡層層交織的隱喻。

先來個預告片。這部的預告片剪得超級好,從一開始溫馨祥和到後面幾乎撕裂演員情緒的畫面都有剪進去。最後用一整段完整的電影畫面,加上 Sigur Rós 的 Svefn-G-Englar 裡不斷重複的副歌部分「It's you....」,讓預告片結束得讓人錯愕卻又引人入勝。


以下劇透有,如果不想被爆雷的話還是別往下看的好(誒)。此外以下提到配樂的部分,連結都是連到 youtube 音頻。

開場先是一架飛機畫過藍天,然後在空中爆炸。

影片一開始就開始播放 Café de Floré 主題曲,不過是 Doctor Rockit remix 過的版本。這首歌在 2011 年加拿大 Montreal,遙遙與 1969 年法國 Paris 的原曲呼應。2011 年,Antoine 因為 DJ 工作的關係常常搭飛機,上機前與女友 Rose 和兩個女兒道別。在機場這幕已經可以看出大女兒似乎心有不滿。出關時 Antoine 的表情演得很到位,強忍淚水戴上墨鏡,直到背對觀眾時才以手背拭淚。接下來音樂換成 Pink Floyd 有點迷幻的 Breathe 這首歌,同時出現在場景中與 Antoine 擦身而過的都是唐氏症患者。故事從一開始就已經明確的告訴觀眾,這個故事不僅發生於單一時空。

開場時,Antoine 走在出境走廊,與他擦身而過的是一群唐氏症患者。

接下來出場的是 Antoine 的前妻 Carole(此時比較像是分居),她做了一個夢,夢裡她開著快車,然後她驚醒,找了一本書,想解釋夢境。《夢的意義》下面壓著另一本書,《Nos Vies Antérieures》寫的是人死以後的輪迴。這是第二個 cue。

一部片要處理兩個時空,而且不願分別敘述而是改以如詩般流暢的方式推展故事,考驗的是導演的轉場功力。Jean-Marc Vallée 的轉場功力無庸置疑,好得沒話說。我之前看的電影大多用旁白或是畫面轉場,這部電影也大量運用兩個時空相同場景來轉場,但是更高竿的是,這部電影用音樂做為轉場的連結。流暢無瑕的轉場方式,讓觀眾更容易產生兩個時空揉合的錯置感——恰呼應了劇情裡,前世必然對今生有所影響的設計。

不只是轉場,Jean-Marc 在每個場景裡都埋了很多梗,而且反覆出現的大量意象更像小說,以畫面或音樂對觀眾催眠。比方說 Antonie 在飛機上看空服員推酒車經過,他一直注意著酒瓶,但是最後沒有點任何酒,彷彿剛剛只是在確認些什麼,然後他轉過頭,聽著 remix 的 Café de Floré,看向窗外。鏡頭接著切換到窗上反射的飛機,巧妙的連結了 2011 的 Antonie 和 1969 Laurent 在巴黎的住所,而此時,音樂也換成原版的 Café de Floré。

Jacqueline 和 Laurent 住在巴黎的貧民窟,他們破舊公寓的樓梯螺旋向下,在一樓大廳則畫著像蓮花與指南針交疊的十字星紋圖案。Jacqueline 的先生在 Laurent 出生以後,發現他是唐氏症寶寶就拋下兩人,Jacqueline 靠在 Paul 的沙龍替人洗頭賺錢獨力養活 Laurent。Laurent 學校用 Café de Floré 當作早操(?)的配樂。早在 Vero 出現之前,Laurent 便很喜歡 Café de Floré 這首歌。讓人覺得與其說這首歌讓 Antoine 想起 Rose,不如說他想起他前世所愛的兩個女人。

Jacqueline 抱著孩子搭地鐵,她手裡的書寫著唐氏症小孩平均壽命只有 25 歲。

Jacqueline 剛生下孩子沒多久,抱著孩子在地鐵上忍受眾人注目,她大喊要大家都去死,然後來到教堂。旁白說,那一刻,Jacqueline 找到她生存的意義。她從無法接受到對世界感到憤恨最終蛻變成偏執,這過程沒有花很大篇幅交代但是卻合情合理。接下來又回到 2011 年,Carole 在串手鍊,接著她好像感應到什麼,抬頭,畫面跳到 Antoine 出差的旅館。Antonie 拉開窗簾,鏡頭給了他的背影與後頸的刺青一個特寫。十字花紋的刺青,跟 1969 年狹小公寓一樓的圖騰相像。Antoine 那次的表演中,出現了另一個反覆在劇中出現的意象:Royal Guard Dry Gin 的標誌 Yeoman in Tudor state dress。Antoine 也對心理醫師說,他的每張照片都有這瓶酒,也都有 Carole。

十字圖騰的意象代表什麼,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它在 Antoine 的後頸、Carole 的右肩、巴黎的公寓一樓、之後再次出現的唐氏症患者人潮的手肘,一直到劇末婚禮上 Rose 的項鍊。這印記從 Antoine 與 Carole 所專屬,擴展到其他人,甚至 Rose 身上。可能代表著他們因緣的完整,輪迴的結束。

在電影中不斷出現的十字星芒意象。

另一個 Yeoman 圖騰,解釋起來可能比較直覺。Yeoman 是英國都鐸王朝(Tudor Dynasty)守護倫敦塔(London Tower)的專屬侍衛,他們的正裝服裝就是酒瓶上的全身紅色裝束加上權杖。都鐸王朝是亨利七世(Henry VII)所建,但是壯大卻是其子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偉業。亨利八世同時也是創建英國國教的君主,然而他建立英國國教的原因,不是因為宗教信仰的自由而是為了與第一任妻子凱瑟琳離婚,不得不得罪教皇而分離出來。早期的基督教是不允許離婚的,就如同 Antoine 的父親認為既然 Antoine 已經跟 Carole 結婚生子,就必須白頭偕老一般。父親家族雖然不信基督教,卻總在新年禱告,多少還是象徵著傳統。Yeoman 的圖案代表著 Antoine 對禮教的反抗,它在照片中只存在於酒瓶上(飛機上的 Antoine 看空服員推過酒車,是不是就是在確認有沒有 Royal Guard Gin 呢?),直到 Antoine 在舞會上遇見 Rose,要去上戒酒課之前,Yeoman 才具象化。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法國巴黎的記憶開始淡出,英國成分開始加重:魁北克的歷史也是錯綜複雜的,法裔血統還在子孫的血管裡流竄,彷彿是前世帶來的記憶;而加拿大是英國聯邦屬地之一,須對女王效忠,又是不得不面對的事實。Antoine 傳統的父親,以及 Antoine 為了是否要離婚,離開他那根源於法國的母親所產生的糾結感情,因為電影隱喻的巧妙使用而反射出現實生活中,魁北克人的糾結。

電影結束之前,鏡頭特寫落於 Antoine 和 Carole 年輕時一起在 Antoine 父親擺放的旅遊照片牆前合照上;鏡頭不斷拉進,卻不對著 Antoine 或 Carole 之中任何一人,反而是他們身後的照片,照片是巴黎聖母院,院前廣場上站著 Jacqueline,背著大側背背包,牽著 Laurent,好像在揮手,四人的前世今生又再度相遇。最後一個畫面又是開頭時飛機在空中爆炸的場景。雖然可能是導演虛晃一招,影片中沒有人死亡,但是也可能是在所有故事都結束以後某人的死亡,又或者前後呼應,只是想再強調一下本片的輪迴主題。

貫穿全劇的 Yeoman 意象。

有人說 Jacqueline 在電影裡為 Laurent 所做的一切都是母愛。包括 Jacqueline 從教堂取走 Laurent 想要的蠟燭,拿來給 Laurent 的生日蛋糕做裝飾、在學校 Jacqueline 替兒子威脅欺負他的 Sean。然後執念一直跟隨到她死後,隨著她轉世,甚至在第一眼她看見 Antoine 時便喜歡上他。Antoine 最初或許先是驚訝,感覺熟悉又陌生,後來在 The Cure 的音樂中,他以為他看見的是他的靈魂伴侶(soul mate),他以為他感受到的是愛情,但其實他所浸沐於內的,是自前世一路漫流至今生的母愛。網路上流傳一句話,說女兒是父親前輩子的情人,或許是因為父親對女兒的溫柔如對情人;而 Carole 對 Antoine 的溫柔,她撫摸他的鬢角、耳垂與嘴唇的動作,卻真像曾經的母親。

然而看完影片後反芻一陣,我卻開始覺得,Jacqueline 的感情已經不是母愛,而是對世界的抗議、她人生的責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Jacqueline 都堅持追逐她的夢想」,旁白如是說,她確實已經把 Laurent 視為她活在世界上的唯一依據,從對他人的愛演變成對自己的珍視:藉由 Laurent 的情感,Jacqueline 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Vero 出現,吸引 Laurent 目光的同時,其實也剝奪了 Jacqueline 生而為人的意義。這也是為什麼,Jacqueline 並不只是想殺掉 Laurent 和 Vero,還要自殺,因為沒有 Laurent,她便不能算是活著。但無論如何,她對 Laurent 的責任與執著,於轉世後,終於昇華,變成希望 Antoine 能獲得他想要的幸福。

Evelyne Brochu 飾演的 Rose,一直給人很無辜的感覺。她雖然喜歡 Antoine,卻也一直能體諒 Carole 的心情。這一幕事在片尾,Carole 跑去找 Antoine 和 Rose 時,Rose 與其說是因害怕而驚訝不如說是因為看懂了,領悟了,所以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Soul mate 是什麼?是共享一片靈魂的人嗎?雙生火焰是同一片火分開以後彼此追尋另一半的象徵,那麼 Antoine 一開始沒有追尋 Carole 嗎?Carole 又該追尋誰?如果 Carole 一直追尋的是 Antoine,但 Antoine 卻不是,那 Carole 是否一出生就注定是不完整的?Antoine 的父母在這部戲裡的角色沒有很重,要討論 Antoine 和他母親的關係不太可能,所以要說 Carole 吸引 Antoine 的原因是她的母愛氣質也不太對。儘管如此,Carole 跟 Antoine 之間的關係很明顯是互相扶持,正如 Carole 在劇中所說:「你倒下去了,我會扶你起來;我倒下去了,你也會扶我起來。」但是 Rose 對 Antoine 的感覺是平靜,是安心,她從 Antoine 那裡取得的是「為什麼我沒有早點遇到你」的歸屬感與安全感,而 Antoine 從 Rose 那裡得到的,他想追求的,是兩人的幸福。初衷便顯差異,兩種愛的本質顯而易見是不同的。

小女兒的書桌上放了一本關於倫敦的書,再次出現了英國衛兵。

關於輪迴的部分,Antoine 與 Carole 共同生活 20 年,加上前世的 7 年,算是已經補償前世那 25 年的時光給 Jacqueline/Carole。從遇到 Rose 開始,是 Antoine 償還 Rose 的序曲。Rose 一直對 Carole 抱著歉疚感,Carole 不知道是真心還是謊話,說 Rose 會是一個很好的朋友。Rose 的感覺可以說是身為第三者的自責,又有點像是媳婦搶走兒子而對婆婆產生虧欠感的樣子。Carole 的心情,則像是希望兒子能幸福,卻又捨不得兒子離開這樣的糾結。導演以情感,再次將前世今生揉合再一起,撚成一股分不開的線。

以中國占星來說,在星譜裡有一種關係叫「榮親」,即一方是另一方的榮,而反之是親。榮者意涵著情侶眷屬,親者代表前世是親戚,以血親為主。這樣的關係在占星解釋是很理想的婚姻狀態,為親的那方對另一方總是如父母那般呵護備至。Carole 對 Antoine 的愛讓我聯想到這個,但是關係解釋中,卻一直未提到榮那方能替親那方帶來什麼幸福。或許這種關係就像 Carole 和 Antoine 之間一樣,一方不求回報,一方卻感覺迷惘吧。

演員部分,我覺得 Vanessa Paradis 超級會演!雖然出身名模,但是在片中完全就是一個生活在貧民窟的樸實人母樣,一點 model 的感覺都沒有(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我本來以為她兩顆門牙中的縫是為了演戲才畫上的妝,之後才知道 Vanessa 本來就是這個樣子。老實說,這個牙縫讓 Jacqueline 的角色更真實。導演選角選得很好。Hélène Florent 的演技也很讓我驚豔。原本以為她應該算個大咖吧,表情和夢遊那幾段演得這麼好,感情用得這麼深,結果她居然是以演電視劇為主的,並不算有名。Evelyne Brochu 跟 Vero 也是超級像的,很容易讓人將她們的前世今生聯想在一起。整部片的畫面都偏灰藍,明度很低,昏暗不明的感覺卻與劇本相當搭配。

抱著剛出生兒子的 Jacqueline(Vanessa Paradis 飾)。

最後來講一下音樂,雖然對搖滾樂團完全不懂(誒),這邊還是想私心推一下 Sigur Rós。

Sigur Rós 這個瑞典樂團的音樂我是從他們拍的 MV 開始接觸的。他們的 MV 都有種超脫感,而且有點哀傷。這些如夢的 MV 一開始節奏都很緩慢,然後進入主題時開始加快,音調也拉高。最近的一部 MV 是 Leaning Towards Solace,與其說是 MV 不如說是微電影,場景非常非常美!最喜歡的歌是講關於死亡的 Ekki múkk 和也隱含著迷幻藥意味的 Fjögur píanó。Fjögur píanó 的 MV 裡,兩個現代舞者的肢體動作美得令人屏息。

總而言之,這部電影是我目前為止看過用最多隱喻來豐富故事的電影。或許導演就是編劇的關係,劇本的複雜縱橫交錯,奇幻迷離都被拍出來了,每一個畫面都是如此飽和,如此詩意,如此動人心弦,幾乎讓人忘記呼吸。

本站廣告收入將全數捐至 Wikipedia 。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